“抱歉,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的这声“忘了”终于刺激到了裴雨菲的小宇宙。

    早在几个月之前她就一直在跟他要生日礼物,而且还是在"qing ren"节这样的日子,他怎么可能忘?

    裴雨菲大步上前,两手齐用,摩猛地拉开坐在叶彦杰怀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拉扯时,裴雨菲脚下跟那个女人的高跟鞋不小心绊在一起,叶彦杰下意识的伸手拉住她的胳膊,而那个女人却是踉跄的好几步,差一点就摔倒。

    叶彦杰的动作是出于本能,然而在她站稳后,他立马就松了手。

    叶彦杰皱起眉,似乎有些厌烦,“裴雨菲,你来这闹什么?这里不适合你,快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的那一瞬,裴雨菲的小脑袋已经抵在了他胸前。

    缠绕在他腰上的那双手,让叶彦杰身子不由得一绷。

    嘤嘤的哭声伴着哽咽抽泣,说出的话已经不在调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除非你跟我一起走,你答应过我的,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

    叶彦杰身侧的手两只早已握成了拳。

    低垂的眼睫下,遮挡的是别人看不见的难过与心疼。

    他慢慢抬起手,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开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过身旁的女人,动作可以说是大到粗鲁。

    女人穿着高跟鞋,被他一扯,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叶彦杰斜眸看了一眼怀里的人,嘴角一扯。

    “小不点,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天之后我突然发现,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口味的,要身材有身材,要脸蛋有脸蛋,而你,我只能说太乏味了,刚开始我的确觉得你挺有意思的,可是长时间的面对一个女人,根本不是我的性格,而且你……好像也算不上女人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瞟了一眼女人的胸,似乎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拧紧的小眉头恨不得把这个女人夹死了。

    她再次伸手推开那个女人,而后恶狠狠的瞪着叶彦杰,好像在说“你再碰她,我就跟你没完”。

    不知道叶彦杰是不是被她的小眼神吓住,他果然没再去碰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裴雨菲袖口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两把泪,信誓旦旦的说:“谁说我不是女人?过了今天我就是了,还有,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绩优股吗,你凭什么说我身材不好,说不定过两年我身材比她还好,你到时候后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约间,叶彦杰抽了一下眼角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白洛庭,却因为她的话喷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白洛庭呛了一下,咳嗽的声音却引来裴雨菲的一个怒瞪。

    叶彦杰轻声一笑,腿一叠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拿起酒杯晃了晃,说:“既然你这么有自信,那就过两年再来找我吧,现在我只能跟你说,我玩够了,对你不感兴趣了,请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有一种名叫耻辱的东西,是裴雨菲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朝后退了一步,眼泪再次翻滚而下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要我了是吗?”

    叶彦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眼中没有色彩,更没有情感,有的,只是那十足的冷漠。

    裴雨菲嘴角一扬,甜甜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然而那伴随而下的眼泪,却像是灼烧了某人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我姐,你要你亲口说不要我了,我就对你死心。不过我想告诉你,你会后悔的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倔强的人就这样跑了出去,叶彦杰捏着玻璃杯的手隐隐发抖。

    “这下你们满意了?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站在门前,淡淡的一声感谢。

    她承认自己可能有些残忍,但是为了雨菲,她只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裴伊月跟着跑掉的裴雨菲离开。

    包厢里一度安静。

    蓦地,叶彦杰一口喝下杯子里的大半杯酒,回手猛地一甩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玻璃杯在角落摔的粉碎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溢出的酒挂在嘴角。

    手背拭掉嘴角残留的液体,他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老白,这是我这辈子,第一次恨你!”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上回到酒店,白洛庭以为裴伊月今天不会回来,然而他一进门,就看到她坐在沙发上出神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坐在她身边,轻拥着把她带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陪陪那小家伙?”

    “她说想要一个人待着。”

    拆散裴雨菲和叶彦杰,是裴伊月觉得必须做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解决之后,她不但没有安心,反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对于自己所做的事从来都不质疑。

    可是她也知道,不会质疑自己的人,那是黛,她要想真的成为裴伊月,她就要变的更像正常人。

    在她的思想中,对与错一向都是她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但今天,她却在叶彦杰的眼中看到了心痛。

    他拒绝裴雨菲的时候是那么的决绝,可能也只有那个小丫头没看出来,他拒绝她时甚至比她还要难过。

    白洛庭轻轻拍了拍她的肩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是对是错没人可以给出正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虽然他亲眼看到了叶彦杰的痛苦,但是他也不能说这就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小月,以后他们的事不要管了好吗,让他们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事情做到这个地步,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,她也不想让裴雨菲恨她,以后他们怎么样,就看他们的缘分吧。

    裴伊月站起身,突然,她再次出现失去意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身子一跌,白洛庭一把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短短的几秒,裴伊月慢慢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她蹙着眉心,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,最近总是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有些不安,“明天我们再去趟医院吧,好好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她并不觉得去医院能检查出什么来,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裴伊月刚睡醒就接到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裴森明打来的,让她马上去老宅,说是有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以往打电话给她的都是丁芳华,今天确实裴森明打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,但直觉告诉她,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白洛庭刚去联系了傅里,回来就见裴伊月坐在床边出神。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站起身,“我们先去趟老宅,我爸刚打电话过来,说有事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?”

    跟裴伊月的感觉一样,白洛庭也觉得裴森明打电话给她有点怪异。

    看了裴伊月一脸未知的表情,白洛庭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,先去老宅,之后再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停在老宅院子里的车还真不少,看样子是所有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刚进门,裴伊月就发现张海的脸色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走进后裴伊月才知道,脸色不对劲的不只是张海,而是所有人。

    每个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些怪异,就连裴雨菲的表情都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看起来年纪应该跟她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“爸,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叫我爸。”

    裴森明冷冷一声,语气似乎比以往更加恶劣。

    裴伊月皱了下眉,下意识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年轻女人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,你们叫我来,应该不是为了让我在这看你们的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预感没错,今天叫她来肯定是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三婶张君兰冷哼一声,嘲笑道:“瞧瞧这趾高气昂的样,还真把自己当裴家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裴心语蹙着眉,厌烦的看了张君兰一眼。

    她走到裴伊月身边,为难的问:“你,到底是不是我姐啊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皱起眉,奇怪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裴心语似乎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毕竟她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裴伊月的存在,现在,居然又冒出来一个人说自己是裴伊月!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站在裴森明身边的女人,说:“她说她才是裴伊月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:“……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 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  韩娱之我是安娜  跪下,我的霸气老公 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 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  热辣新妻:总裁大人给点力!  娱乐怪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