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伊月咬着唇,小脸羞的通红。..

    她嘴上说着自己不吃醋,但做出这事,实在是丢人。

    白洛庭提在她下巴上的手稍稍用力。

    嘴角勾起的坏笑不减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离不离家出走了?这么冤枉我,你打算怎么补偿我?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怎么补偿?”裴伊月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白洛庭伸手在自己的嘴上点了点,顺便凑近了些。

    索吻,还真是他的作风。

    裴伊月探起身子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,抬头,却见他皱着眉一脸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种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凑近,唇瓣在她嘴角上斯磨。

    裴伊月身子往后一躲,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伸手揽住她向后的身子,不死心的说:“教了你那么多次,还不会?”

    裴伊月承认,在他的带领下自己每次都会沦陷。

    可是这跟她主动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“要我再教你一次?”

    白洛庭勾着她的腰,把她用力往前一带。

    白皙如雪的肩背整个暴露在空气当中。

    裴伊月背脊一挺,伸手抵了一下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开口,语气近乎哀求。

    “换一个不行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勾唇坏笑,“好啊,不过我就怕换一个你更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这话并没有很露骨,但裴伊月的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个更加惊悚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用抢答的速度来说的这句话,白洛庭被她逗笑。

    轻软的唇倏然落下,白洛庭似乎有些愣怔不及。

    温润的舌尖探出,在他唇瓣上轻蠕。

    白洛庭嘴角上扬,似乎对她慢慢进行试探的态度很满意。

    他张口迎接她送来的小舌,那小心翼翼的动作,惹得他忍不住的想要化被动为主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裴伊月实在是没办法做的手到擒来,短暂的亲吻过后她便想要退出。

    白洛庭似乎感觉到她想要离场,可是,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擅自离家出走的丫头。

    横在她腰上的手用力一勾,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到了腿上。

    原本由裴伊月带领的进攻被反击,在她口中强取豪夺。

    疲惫的身子渐渐瘫软在白洛庭的怀里。

    两人急促的喘息交杂,仿佛下一秒就会出现崩盘的状况。

    突然,裴伊月头一垂,躲开他无休无止的纠缠。

    喘息间,她弱弱的说:“不要了,我身上好痛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轻笑。

    不安分的大手停在她的背上,只有拇指的指尖还在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把你所有的痛都能像现在一样说出来,我会更高兴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知道他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老太太那时候对她说的那些话,她也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“手痛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轻勾唇,拉起她还残留着淤青的手背放在嘴边轻吻。

    “头也痛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搂过她的头,吻了吻她受伤过的额角。

    许久,裴伊月突然转身,搂住他的脖子,把脸埋在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永远这样吗,可以吵架,但是不要分开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像是某种不详的预警,预示着她心里最恐慌的一幕。

    白洛庭不懂,但却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他收紧手臂,搂紧了怀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们不会分开,即便你想,我也不会允许你这么做,别忘了,我找了你十六年,怎么可能再放手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裴伊月找了叶彦杰,之后回到临水公寓,却把裴雨菲给放了。

    裴雨菲和蒙小妖两个人面面相窥,有点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“伊月姐,你真的让我走啊?”

    裴雨菲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她之前那么哀求都没用,这一晚上,她到底是怎么自己想通的?

    裴伊月把手机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想走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一把拿过手机。

    点开看了一眼,无数个未接电话……

    她偷偷瞄了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电话一直没关机,看来她是知道叶彦杰一直在找她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送裴雨菲回家后,小丫头连门都没进,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来到跟叶彦杰约好的地方,远远的就看到他的车停在那。

    裴雨菲跑过去,拉开车门,忽的一下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姐没打你吧?”

    闻言,叶彦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放心,她未必打得过我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有点不太相信,怀疑的小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,她为什么不关我了?”

    车里有股烟味,裴雨菲一进来就闻到了,即便叶彦杰那边的车窗是开着的。

    叶彦杰云淡风轻的端了端肩,“可能是被我们感动了呗。”

    蓦地,裴雨菲两手在他手上一抓。

    叶彦杰顿了一下,随后反手将她微凉的小手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叶彦杰,我们私奔吧!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,叶彦杰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他松开她的手,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了,饿了吧,我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有点怪,但裴雨菲又说不出来他哪里怪。

    一路上叶彦杰都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裴雨菲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,眼睛却始终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分手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半晌,裴雨菲突然蹿起,整个人挡在叶彦杰面前,狠狠的在他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怔,蓦地勾过她的腰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另一只扶着方向盘的手轻微的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稳住了车身,叶彦杰蹙眉看了一眼怀里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“笨蛋,很危险的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裴雨菲伸手在他脖子上一搂,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不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搂着她的手始终没有收回,他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开心,见到你我怎么会不开心?”

    也许从她的逻辑出发,感情就只有开心和不开心两种,但是对于叶彦杰来说,却远远不是。

    看着她认真的脸,叶彦杰被迫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,哪里都行。”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陈珏琴和白洛言从京都回来,发现家里只有佣人在。

    陈珏琴朝着楼上看了看,问:“小庭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之前给白洛庭打电话已经说了今天会回来,陈珏琴还以为一进门就能见到人呢,结果却又是空荡荡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,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可能是吵架了,这几天二少奶奶都不在家,刚刚二少爷是回来过一次,不过他说,他和二少奶奶往后不会在家住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珏琴脸色倏变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往后不会在家住了?”

    陈珏琴的脸色有点吓人,陈华一下子没敢出声。

    白洛言隐隐皱眉,“你说他们吵架了?知不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二少爷留下个东西让我交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看着陈华从口袋里掏出的优盘,白洛言狐疑的接过。

    陈珏琴淡淡看了一眼白洛言手里的东西,没在意。

    当初裴伊月口口声声跟她保证不会搬走,可是这才过了多久?

    她果然不应该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白洛言回到房间,打开电脑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视频中那道熟悉的身影时,他惊讶的仿佛连呼吸都停住了。

    他匆匆下楼,直奔坐在客厅的陈珏琴。

    “您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陈珏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皱眉看了白洛言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洛言有些痛心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他的家人为什么每一个都会变得让他这么陌生。

    想到这段时间以来陈珏琴对裴伊月的和善,白洛言就打心底里觉得恐怖。

    “妈想知道小庭为什么会搬出去吗?”

    陈珏琴抬头,似乎有些迫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妈知道小庭有多在乎小月吗?”

    提到裴伊月,陈珏琴没说话。

    然而她轻蹙眉心的动作,却让白洛言感到心寒。

    “之前小月床上的那只死猫,是您放的吧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闻言一怔,突然站起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胡说八道,小庭搬出去正是因为他知道了这件事,他交给陈姨的优盘里是一段视频,刚好录到你摔死那只白猫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身子一僵,蓦地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慌乱中,她仍旧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什么视频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您当然不知道,您如果知道,早就把视频处理掉了。妈,您到底为什么要这做这样的事,小月哪里得罪您了,您怎么可以这样对她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知道事情已经暴露,她就算再狡辩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紧绷的嘴角溢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爸从这个家里搬走是为了曹珍,小庭从这个家搬走是为了裴伊月,裴伊月也曹珍之间有什么区别?她们想把我的老公和儿子全都从我身边抢走,难道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听着曹珍的话,白洛言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您怎么可以能这么想,小月是嫁到我们家的,您可以当做自己又多了一个孩子,为什么会觉得她是来抢走小庭的?”

    陈珏琴的冷笑逐渐变得有些癫狂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笑了半晌,肩头的松动仿佛震颤到白洛言的心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陈珏琴的笑声敛起,轻飘的语气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“孩子?你是觉得我帮曹珍养了白洛莹一个还不够是吗,我凭什么还要让别人来当我的孩子?我不需要,我谁都不许要,我只要你跟小庭在我身边就够了,你爸已经不属于这个家了,我不能再让别人把小庭抢走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压抑了太久,陈珏琴眼中的泪无声无息的滑落。

    在白洛言的印象当中,她永远都是自高自傲、笑脸迎人的母亲,可是现在他才知道,那一切一切平静的外表,全都是她掩饰出来的假象。

    她会伤心,会难过,但是却从没有人理解过她。

    她做的这些在别人看来也许全都是错的,但是对她自己来说,她只不过是想要守住某些她觉得会失去的东西。

    白洛言走过去坐在陈珏琴身边,揽过她的肩头轻轻的拥着她安慰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不会失去小庭的,只要您别再做这样的事,他永远都会是您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2月14号"qing ren"节,曾岚姬很不识时务的来当了一个三千瓦的大灯泡。

    裴伊月倒是不介意她在这,但是白洛庭却恨不得把她从窗户上丢出去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,杭子速又拍广告了,好帅有木有,我最喜欢他了,天啊,怎么能长得这么帅,不愧是国民小鲜肉,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坐在沙发上拿着ipad看视频,曾岚姬也蹭在她旁边一起看。

    但是裴伊月没想到,她看到杭子速的广告会有这么大反应。

    简直吓死她了!

    “啊,不行了,太帅了,我要是能认识他就好了,摸摸小手也好。”

    摸小手?

    裴伊月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那小子挺怪癖的,不喜欢别人碰他,估计不会给她摸。

    见曾岚姬一脸花痴,裴伊月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点了下头,附和道:“嗯,是挺帅的,本人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说完之后,就感觉对面一阵阴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她抬头,果然……

    白洛庭那脸黑的,就像掉阴沟里了似的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 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  韩娱之我是安娜  跪下,我的霸气老公 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 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  热辣新妻:总裁大人给点力!  娱乐怪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