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伊月晃晃荡荡的从洗手间出来,不小心撞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头没抬,甚至连句抱歉也没有。

    正准备走,被她撞到的人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是裴小姐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脚下有些不稳,被他这么一扯,更是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眉心微皱。

    迷离的眼带着微醺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这个人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,但这会儿裴伊月实在懒得去想他是谁。

    林风齐扬起嘴角笑了一下,诡异的笑容让人看着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不记得我了吗,上次在你妹妹的珠宝店我们见过,我是古宸的表哥。”

    纤长的眼睫随着垂眸的动作,仿佛两把小扇子似的遮住了她的眼底。

    裴伊月扭动着手臂,抽出自己的胳膊。

    挣脱时身形有些不稳,靠在了身后的墙上。

    她淡漠的提眸看了林风齐一眼。

    古宸的表哥?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她觉得有问题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正要走,林风齐脚步一侧,再次拦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他笑脸盈盈的看着裴伊月,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她走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我们可以认识一下,好歹你妹妹也是我表弟媳,你我也算是亲戚。”

    “亲戚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低着头,嘴里喃哝一声。

    她的样子明显就是醉了,林风齐勾起的嘴角渐渐淡了下去,转而换上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裴伊月喃哝的话没完,厌恶的声音再次从她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喜欢乱攀亲戚。”

    低垂而微醺的眸,瞥了一眼他插在口袋里的手。

    话落的同时,裴伊月倏然扼住他的吼,转身绕进身后那个没人的包厢。

    漆黑的眸如厉鹰一般锁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即便她的眼中带着一层氤氲的酒气,但仍旧遮挡不住那股慑人的凌厉。

    “说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林风齐靠着墙壁,头微扬,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他的手被裴伊月捏着,而他手里的针头,此刻正抵在他自己的下颚。

    他似乎能感觉到针尖与他肌肤的触碰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女人现在可是喝高了的,只要手稍稍一抖,他今天恐怕就要死在这了。

    迎着走廊上的灯光,林风齐清楚的看见裴伊月的眼中带着阴鸷的杀气。

    胸腔的起伏加重,但他并没有表现出太过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黛,这都能被你发现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眉心一紧。

    手里的针头由上至下轻压,针头微弯,但却没有扎进肉里,但只要她稍稍动一下角度,这根针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刺进去。

    林风齐默默的吞了口口水,不敢在跟她兜圈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k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仿佛是在提醒裴伊月,她不能杀他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知道,她想杀谁,从不在意他是谁的人。

    死在训练场的人哪个不是k的人,他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毫无情感的一声,不包含一丁点人类的本性。

    冷漠的声调仿佛在告诉他,她今天即便杀了他,也不需要跟任何人交代。

    林风齐整个身子一僵,只觉得从脚跟开始一阵冷气网上窜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知道,那些人为什么一提到“黛”的名字又敬又怕了。

    他想往后躲,可奈何人已经抵在了墙上,没有再后退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没有敌意,别杀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服软,也是林风齐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醉醺醺的,但却一出手就把他制服了。

    林风齐自知不是她的对手,当然,他也不想跟她这样的人成为对手。

    裴伊月另只手的手臂横压在他胸前,她眯了眯眸子,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林风齐头再次向后躲了一下,生怕她一个手抖把握不好尺度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一直在国外,k叫我回来去盯着古家,我来北城不是为了跟你作对,我只是对你好奇,所以才……对不起,是我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酒气健在,脚下已经开始打晃。

    她一把夺过林风齐手里的针头,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,你既然是来查古家的,就离我远点,别再让我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,裴伊月都不打算今晚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他既然说自己是来查古家的,那就说明他一时半会都会留在北城。

    想查他,她有的是时间。

    林风齐见识了黛的能力,不敢多留。

    他离开后,裴伊月脚下踉跄一步,跌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手里的针头,这会儿也没心情去研究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头晕的厉害,她索性就靠在那闭上眼,没一会,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过久,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皱了下眉,却没醒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白洛庭踹门而入。

    看着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人,他简直快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他气冲冲的走过去,曾岚姬刚想劝他别动粗,然而话还没出口,那满脸怒气的人却突然放慢了动作,在裴伊月身边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轻轻勾起散在她脸上的发。

    急切的喘息还没有平复,轻柔的语调就已经从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迷迷糊糊的皱眉,推了一下白洛庭的手。

    “唔,我不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不回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把人抱起,其间裴伊月似乎睁开眼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看清了他是谁,她心里的防范也慢慢的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走到门前,白洛庭瞪着曾岚姬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离她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曾岚姬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人讲不讲理啊,是你大老远把我叫来的,现在又让我离她远点,也不知道是谁哄不好自己的媳妇儿,今儿要不是我,你就慢慢等她跟你走吧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没错,他现在能把人抱走的确是对亏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这风险也太大了点吧,一转眼就把人给弄丢了,好在她没出什么事,这要是出了事,他还能说出谢字吗?

    他肯定会扒了她的皮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裴伊月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。

    浑身的酸软的她,就好像是经历了二次世界大战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她隐约还记得一些,尤其是某人不依不饶的折腾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有毒?开什么玩笑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暴躁的声音引的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看着站在窗前听电话的人,裴伊月不由得开始回忆昨晚某些失去的片段。

    白洛庭吼过之后才反应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大,下意识的回头,刚好看到床上的人醒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晚点再说吧,我现在有事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忧心忡忡的走到床边,伸手把躺在床上的人往怀里一捞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?”

    宿醉的头,加疲惫的身子,让裴伊月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她靠在他的怀里,单手护着胸前的被子。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问怎么了,昨天你回来的时候裤子上别着一根针头,我今天早上才发现,我拿去给傅里看了一眼,他说那上面有毒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针头?

    想了半天,裴伊月才想起昨晚见过林风齐的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针头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不知道才最可怕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不怕她知道不说,怕的就是她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根针头是横插在她裤子上的,白洛庭就觉得后怕。

    他抚着她的脑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再乱跑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她自认记忆力比较好,他们两个还在吵架这事,她还没忘。

    白洛庭扶着她的肩,看了看她没有什么血色的脸。

    “是你说不要回家的,所以我们就来这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酒店,裴伊月来这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,她对这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她的确不想再回那个所谓的“家”,他们家的人实在是让她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她很累,她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妈应该快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白洛庭似乎也有些不愿意提到陈珏琴。

    他淡淡的说:“嗯,说是明天回来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点了下头,没有太大的情绪,也没有提起监控视频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叶彦杰那边呢?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,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没去找过他?”

    “找了。小月,我知道你不相信阿杰,但是感情这种事别人帮不上忙,让他们自己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抽出自己的手,对于他的话丝毫不做考虑也犹豫。

    “叶彦杰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,他即便是真的喜欢雨菲,又能喜欢多久?雨菲还小,如果有一天叶彦杰对她腻了,你有想过她该怎么办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话让白洛庭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劝不动她。

    “雨菲是我妹妹,这件事我不会放着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呢?你就舍得把我一个人丢下不管?”

    白洛庭有些吃味。

    她谁都想管,唯独不想管他。

    裴伊月不看他,脸上却不由得露出一股怨气。

    “你跟叶彦杰一样,我懒得管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扭向一边的脸,白洛庭知道她还是放不下陈雪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她嘴上说着不是吃醋,可是从她的种种行径来看,这根本就是打翻了醋缸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裴伊月扭着头,不吱声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不拆穿陈雪,是因为他们一家人全都不安分,之前你问过我关于外婆的事,其实外婆并没有生病,也没又头脑不清楚,她是被人长期下药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一怔。

    愕然的眼透着惊恐。

    “什,什么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为什么,所以我跟大哥一直在调查,我们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外婆已经被药物控制了,后来我们偷偷把外婆的要换掉,她才会像现在一样时而清醒时而糊涂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对裴伊月来说实在是太惊讶了。

    她刚要说什么,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空白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的感觉跟那天在宴会上好像,只不过这次的时间比较短,转瞬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在头上揉了揉,又问:“所以你怀疑是你们自己家的人做的?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广泛,我怀疑的只有陈雪一家,更确切一点,是郑文秀和陈雪。”

    说的明白一点,白洛庭的二舅是个没什么能力也没什么担当的人,他们一家子全都靠郑文秀张罗着,再加上陈家老爷子的帮衬。

    二舅是个没注意的,陈栋年纪又小,两个女人默默的搭了个戏台子,在陈家大闹特闹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裴伊月觉得自己的小肚鸡肠真的是够了。

    他默默承担着这么大的事,而她却计较着他跟陈雪。

    “那个,那你现在查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低着头,觉得自己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还敢查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见他在笑,裴伊月脸唰的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笑,有什么好笑的,是你自己不说,我误会很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笑声不断,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捏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学会强词夺理了?嗯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  金融慈善家  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  夜市王  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