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82 灌醉把你卖了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82 灌醉把你卖了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白洛庭郁闷的皱眉,却没有打断曾岚姬的话。

    曾岚姬冷哼着笑了笑。

    白洛莹越是气的发抖,她越是战斗力爆棚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她那么烦她呢?

    “啧啧,我还真是替你媳妇儿担心,你说你们家前是狼后是虎的,就她那小身板招呼的过来吗?要不以后我不走了,留下来帮你们当个灾啥的?”

    这俩人一见面就掐,白洛庭也不指望能消停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白洛莹一眼,问: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里是她家,她回来本来就是应该的,现在却被问回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白洛莹瞪了曾岚姬一眼说:“回来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去拿?”

    只用两句话,白洛莹就能看出他在帮谁。

    心有不甘,她再次说:“二哥,小月姐不在吗?”

    “你嫂子离家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接过话,仍是一脸的笑媚横生。

    白洛莹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离家出走?所以你就把这个女人带回来了?”

    白洛庭没想过跟她解释什么,他冷冷的看着白洛莹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咯咯一笑,再次坐到了白洛庭身边。

    她长腿一叠,趾高气昂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,不关你的事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。”

    白洛莹被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曾岚姬,你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端了端肩,“我就算再不要脸,也好过你吧,白洛莹!”

    曾岚姬知道她的身世,所以每次叫她名字的时候,白洛莹都会感觉到一股鄙夷在其中。

    看着白洛莹被气走,曾岚姬身子一挪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白洛庭无语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爱跟她斗嘴?”

    “我呸,就她也配?我说你们家这点破事还真是没玩没了啊,怪不得你们家小心肝要离家出走,这换谁能受得了?”

    曾岚姬一脸嫌弃的朝着楼上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不到一瞬,她突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上次我跟你媳妇交代的时候忘了把白洛莹也交代一下了,作为本小姐的继承人,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她就这么被这些饿狼吃了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说走就走,白洛庭就连嘱咐她一句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白洛庭也知道,他就算嘱咐了也是白说。

    就她那自傲的性子,根本不会管他都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临水公寓。

    裴雨菲被关在这两天了,她时不时的去抠抠电网,爬爬窗户,想方设法的从这逃出去。

    蒙小妖靠着沙发,看她每一刻安生。

    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吧,这栋房子是全封闭的,除非你化成灰从排气孔飘出去,不然你是不可能逃得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把这小家伙放在这,总得有人看着和喂食。

    正好傅里也放完假回医院上班了,所以她只好担任起饲养员的工作。

    被关了两天,裴雨菲的确是有点闹心,不过好在她会自我调节。

    这栋房子里稀奇古怪的玩应儿实在是太多了,她就是不想注意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小妖姐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呀,这房子应该不便宜吧,还有你这屋里的东西看起来好像都挺高级的,你哪来的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蒙小妖翘着脚,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抢银行喽!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相信,切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她坐在吊椅上晃啊晃的,伸手狠狠的在玻璃上敲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要是把这玻璃打碎,是不是就能出去了?”

    蒙小妖有点犯困,闭上眼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啊,这玻璃是防弹的,你要是能把它敲碎,我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越来越无力的话音,裴雨菲欠起身子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果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蹑手蹑脚的站起,走到电脑桌前,拿起蒙小妖的手机。

    正准备偷偷摸摸的回房间,蒙小妖突然又懒懒的说:“没用的,这栋房子里的信号都被我切断了,你拿我的手机顶多就能玩玩单机游戏,其他什么都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小嘴一嘟,狠狠的跺了一下脚。

    “哼,奸诈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已经是曾岚姬第二次约裴伊月出来了。

    来之前曾岚姬想了很多说辞,生怕她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她没想到,她这么好约,二话不说她就答应见她。

    她现在真的是有点心疼白洛庭的智商了,这么乖的小媳妇儿他都搞不定,这辈子他也就只能当他的老婆奴了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对我会不会太放心了点?你明知道我对白洛庭心怀不轨,就这么舍得几天不回去,难道你就不怕我趁机对他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裴伊月虽然还在跟白洛庭保持冷战,但心情明显比前几天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轻轻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是第二次找我了,你要是真的想做什么悄悄的做就好了,又何必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轻声一笑,“脑回路挺正常的吗!不过我这次找你是想跟你说,我刚刚去别墅的时候看到白洛莹了,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比陈雪麻烦多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垂着的眼睫依旧,神色不变,看起来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曾岚姬轻扬了一下眉梢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弱弱叹息,“好麻烦,他们全家都很麻烦,我最讨厌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是呢,我也讨厌麻烦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件事才找我的吗?”

    曾岚姬单手托着下巴,盯着她看了一会。

    那一眨不眨的眼,看的裴伊月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我脸上有东西?”

    曾岚姬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有一种叫做单纯的东西在你脸上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抖了一下眉心。

    “哎,算了,既然你嫌麻烦,那就不去管他们了,我带你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玩?

    裴伊月诡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曾小姐很闲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挺闲的,所以你就陪我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酒吧式的夜总会,很吵,也很嗨。

    刺眼的灯光一闪一闪的,晃的人睁不开眼,更看不起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裴伊月上次喝醉打人的视频曾岚姬也看了。

    接触了几次,不管怎么看她都是一个乖乖女,她真的很像见识一下她暴力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来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裴伊月皱着眉,一脸的抗拒。

    曾岚姬拉着她的手不松,一直往里走。

    经过吵闹的人群,曾岚姬回过头,扯着嗓子喊着说:“来嗨啊,你不是心情不好吗,这里是放松的最佳场所。”

    放松?

    裴伊月深刻的记得她上次来这样的地方放松之后是什么后果,她哪里还敢放松?

    曾岚姬可不是那种光说不练的人,尽管裴伊月对喝酒有所抵抗,但最终还是没有抗拒的了曾岚姬的诱惑。

    怪也怪最近发生的事太多,裴伊月真的已经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喝了几杯之后,她也不再用曾岚姬劝,自己就给自己倒起了酒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一个不显眼的卡座上,微暗的灯光时不时的会扫射在裴伊月的脸上。

    杯子里的酒很烈,裴伊月感觉自己还没喝多少头就已经昏昏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喜欢白洛庭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对这件事一直都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她若真的喜欢他,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来找她。

    她不回去,她不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跟他独处。

    闻言,曾岚姬看了她一眼,端着酒杯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假的?”

    裴伊月低垂的头半天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真的喜欢他,为什么还几次三番的帮他来找我,你应该巴不得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几次见面闷不吭声,现在居然跟她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是醉了。

    曾岚姬把手里的杯子跟她的杯子轻轻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喝了一口酒,裴伊月也跟着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是帮他找你的,我这不是为了把你灌醉然后偷着卖了吗。”

    一阵轻笑声。

    曾岚姬诧异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会笑啊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的笑意不散,她看向曾岚姬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你人挺好的,白洛庭不喜欢你是他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还真是气人,什么叫他不喜欢我,你就这么肯定他一点都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裴伊月笑声渐大,几乎是一点迟疑都没有就点头。

    曾岚姬被她逗笑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该不会是真的喝多了吧,干嘛一直傻笑?”

    漆黑的眸,在闪烁的灯光下显得晶莹无比。

    潋滟的笑意更是抵达深邃。

    裴伊月微微侧眸的动作,在这幽暗中仿佛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邪肆与魅惑。

    沾染了酒精的唇浮着一层光泽,她动了动嘴角说:“我喝多了不是刚好可以被你卖掉吗,这样我就不用回到白洛庭身边,也不用去面对他的那些妹妹们了。”

    听似玩笑的话,曾岚姬却从中听出一丝疲惫与辛酸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白家的那些人,十几年如一日,跟他们一起勾心斗角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

    “你就没想过跟白洛庭搬出去自己住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边的笑意淡了淡,脑袋一垂,似乎真的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“搬出去那些就不是他的家人了吗?搬出去就能摆脱他们了吗?除非他不姓白,否则,搬的再远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曾岚姬看了她半晌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你太不了解他了,他对你可是时时刻刻放在心尖上的,你们早晚都会搬出去,因为他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曾小姐?”

    黑暗中,不知道是谁走过来叫了曾岚姬一声。

    曾岚姬说到一半的话被打断。

    身旁的沙发有轻微的弹起,裴伊月迷迷糊糊的,也没抬头去看,但却知道是曾岚姬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吵闹的音乐声无休无止,裴伊月突然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她自己嘀咕了两句,也不管曾岚姬有没有听见,之后就晃晃荡荡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曾岚姬给熟人打过招呼之后,一回头……

    悲催的事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靠,人呢?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包和手机都在沙发上放着,但人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真是要死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别墅里,看看时间,已经十一点多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睡不着,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。

    他拿起手机,试探的给裴伊月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,白洛庭还来不及激动,就听那边一阵吵闹。

    他蹙了下眉,问: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白洛庭,我把你媳妇儿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曾岚姬的声音,白洛庭蹭的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曾岚姬?你怎么会跟小月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刚的确是在一起,不过一转眼她就不见了,那个,她,她喝的有点高,不会出什么是吧?”

    白洛庭磨牙声透过电话,曾岚姬越说声音越小。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吗,我这还不是为了帮你,谁知道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去找?”

    白洛庭冷喝一声,打断她的废话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到,你先去找人,她要是出什么事,你就等着陪葬吧!”

    听着电话被挂断,曾岚姬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陪葬……

    这男人,果然除了他的小心肝,对谁都是翻脸无情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小爷掐指一算…唔,曾岚姬差点说出的事,一定是件大事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