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9 我媳妇儿跑了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9 我媳妇儿跑了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她问过他理由的。%d7%cf%d3%c4%b8%f3

    可是他却不愿意告诉她。

    现在她懂了,原来他是在默认她们所作的一切,而这一切,从头到尾都跟她无关。

    裴伊月目光变淡。

    然而那淡淡的失望却让白洛庭不安。

    “曾岚姬有一句话说错了,不自量力的人不是陈雪,而是我。”……

    裴伊月想要离开,没人拦得住她,即便这个人是白洛庭,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听着楼下车离开的声音,白洛庭闭上眼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许久,他拨通曾岚姬的电话。

    还没等对方开口,阴冷的声音便从口中踱出……

    “曾岚姬,你马上给我来北城,我媳妇儿跑了,你要是不给我找回来,你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裴伊月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很久,她却一直坐在吊椅上看着窗外出神。

    蒙小妖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从昨天到现在,她一句话都没说过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她心情不好,如果没猜错,应该是跟白洛庭有关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她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“妞,陌生号码,不是白洛庭,你接不接?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做声,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我帮你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裴伊月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蒙小妖咬了一口苹果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手指在屏幕上一划……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请问这是裴小姐的手机吗?”

    蒙小妖开的是免提,从电话里赫然出现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,是,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曾岚姬,可以让裴小姐接电话吗?”

    坐在吊椅上的人轻轻动了一下眉心,她转过头,看了一眼蒙小妖面前的电话。

    蒙小妖咔嚓一声咬了一口苹果,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她一边嚼着嘴里的苹果一边念叨,“曾……岚……姬……?曾岚姬?”

    蓦地,她瞪大了眼看向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她说她是曾岚姬,那不是白洛庭的前女友吗?”

    电话还在通着。

    蒙小妖这扯着嗓子的嗷嗷声被电话里的人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一声轻笑从电话里传来。

    曾岚姬不慌不忙的说:“裴小姐,见个面吧。”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正好是午饭时间,曾岚姬约她在一家餐厅见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两个人的耐性都是极好。

    直到吃完,曾岚姬没有说她这次来的目的,而裴伊月也一句都没问过。

    饭后,服务员把餐盘撤掉,换上了甜品和咖啡。

    “给她那杯换成奶茶,谢谢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朝着服务员说道。

    服务员出去后,曾岚姬朝着面无表情的裴伊月轻轻扬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不喝咖啡?”

    “是白洛庭让你来的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。

    曾岚姬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感慨道:“白洛庭他算不上是个细心的人,我们认识这么久,他从来不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,更别说是咖啡这种小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帮他当说客的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之所以答应出来见面,是因为她对曾岚姬这个人并不反感。

    至于白洛庭,她一点都不想听她帮他说话。

    曾岚姬端了端肩,“如果我说不是他让我来的,你信吗?你知道这男人有多缺德吗,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,他居然威胁我,害得我连夜赶过来,连觉都没来得及睡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淡漠让曾岚姬的话变成了独自的抱怨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这个被白洛庭心心念念的小月月是一个温柔的跟水一样的女人,现在看来,她好像有所误解啊!

    “实话跟你说了吧,其实我几年前就已经结婚了,只不过又离了,所以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说的火热,却被裴伊月冷冷打断。

    曾岚姬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我?你是说你们吵架不是因为我吗?那他叫我来干什么,这个疯子!”

    曾岚姬怒了。

    她火急火燎的赶过来,还以为是那天她的话惹了事,现在跟她说不是因为她!

    转念间,曾岚姬突然从暴怒的情绪转变为八卦。

    她好奇的问:“那是因为什么?你都离家出走了,一定不是小事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她半晌,像是在犹豫要不要跟她说。

    毕竟她是白洛庭找来的人,说到底,她还是会帮着白洛庭吧。

    曾岚姬多精明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垂下眼睫不吱声,她伸手点了点桌面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让我帮你分析分析,怎么说我跟白洛庭也当过那么多年的男女朋友,你的事我应该可以参谋,大家都是女人,我不会帮他坑你的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把奶茶端进来再次离开。

    裴伊月单手旋转着杯底,静默的神色似乎有点小纠结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和陈雪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裴伊月话还没说完,曾岚姬仿佛听错了什么似的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裴伊月抬头看了她一眼,“上次你提醒我小心白洛庭的妈妈,是因为你早就知道她不喜欢我吧?”

    这话题听起来好像找不到可以值得他们吵架的重点。

    曾岚姬糊里糊涂的点了下头,而后又紧忙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他妈只要是个女的就不喜欢,不只是你,当年我也吃了不少她的暗亏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裴伊月仿佛寻到了一个可以跟她述说的理由。

    心里那扇防范的大门,终究是被撬开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那陈雪呢?”

    曾岚姬不懂,她为什么屡次提到陈雪。

    这跟陈雪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陈雪怎么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蹙眉,平淡的脸上终于绷不住,露出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“他跟陈雪之间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曾岚姬不可思议的看了她两秒,随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紧抿着嘴角,拧着眉心,就像那种“宝宝委屈,但宝宝不说”的赶脚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陈雪?你是说他那个表妹陈雪?”

    曾岚姬笑的夸张。

    裴伊月却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。

    曾岚姬笑声收不住,她一边笑一边说:“我还以为你们为了什么大事吵架呢,原来是因为陈雪!有没有搞错,你如果随便换一个人,我还会帮你斟酌一下,但是这个陈雪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可能?”

    裴伊月被她笑的有点毛,整个人也淡定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原来也觉得不可能,可是事实证明,白洛庭就是在刻意隐瞒陈雪的事。

    她几次问他,他都不说,如果真的没什么,他干嘛藏着掖着?

    曾岚姬见她急了,也不继续劝,反而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也是,这事谁说的准呢,自古这表哥表妹的就暧昧不清,他们要是想背着你做点什么,那还真是防都防不住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有点心塞。

    连她都这么说了,那就说明这不只是她自己的猜测了?!

    曾岚姬见她自己在那生气,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是因为吃醋了,所以才离家出走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,我才不是吃醋。”

    吃醋,他也配?

    他爱跟谁好就跟谁好,关她什么事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也不会有将来,趁早断了她的念想更好。

    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,曾岚姬索性也不劝了,反而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我改主意了,我决定不帮白洛庭把你劝回去了,反正这事是他自己惹出来的,就让他自己反省去吧,我也好几年没来过北城了,你陪我逛逛,晚上我带你去好地方嗨皮一下,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诡异的看着曾岚姬。

    这女人心得多大?

    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有心情去玩吗?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,你自己好好玩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裴伊月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曾岚姬快她一步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不许不去,看在咱们这么微妙的关系上你也得去,要不然我就去找白洛庭陪我,你觉得呢?”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