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8 期盼着第三者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8 期盼着第三者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裴伊月坐在床上,手里拿着刚刚挂断的电话,低着头陷入沉思。%d7%cf%d3%c4%b8%f3

    累了吗?

    她这几天除了在陈家那晚没睡好,之后在医院住了两天,每天都是一直在睡,怎么可能还会累?

    突然,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蒙小妖发来的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——“妞,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眼角一抽,回都懒得回她,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白洛庭买了些吃的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正吃着,裴伊月的手机又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洛庭顺手拿起看了一眼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——“妞,傅里说怀孕初期也有何能晕倒的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慢慢抬头,看她的眼神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你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饭喷出。

    裴伊月掩着嘴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又是蒙小妖是不是?她又在那胡说八道,怀什么孕,哪那么容易怀?”

    这话白洛庭就不愿意听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钳住她的下巴,勾唇坏笑道:“怎么就不容易怀了?看来是我还不够努力,不然的话你这会儿也应该有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有毛动静啊!

    裴伊月瞪了他一眼,推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说想过二人世界,现在就期盼着第三者降临了?”

    白洛庭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孩子怎么能只终结到第三者呢,第四者,第五者,第六者,我回去就想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毛病吧?

    裴伊月好想把手里的灌汤包扣在他脸上啊。

    她一脸正经的看着他说:“白洛庭,你还是去找个母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,我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抽抽了两下,“我大公无私还不行吗,我乐意免费奉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回到北城是中午。

    傅里说突然晕倒有可能是劳累过度,于是裴伊月就使劲睡,反正睡觉是她的长项。

    她从昨天吃过饭后就一直睡,睡到早上,上了飞机之后继续睡。

    白洛庭真的害怕她在这么睡下去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未免她回家继续睡,也未免她真的出了什么问题,下了飞机白洛庭直接带她去了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傅里原本今天不上班的,接到白洛庭的电话他也只能过来。

    蒙小妖听说是裴伊月要来做检查,她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做了个核磁共振,证明她身体没什么问题,蒙小妖不放心,非拉着她去做孕检。

    裴伊月被她闹的没办法,把她拽到一边说了几句,蒙小妖这下老实了。

    可是蒙小妖老实了,白洛庭却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还是去检查一下吧,万一真的怀了呢?”

    裴伊月被他们说的有些难为情,她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过年的前两天大姨妈刚走,怀什么怀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别墅,偌大的房子就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佣人们全都回家过年了,现在真的遂了某人的愿,变成了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要上楼,白洛庭一把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去睡?”

    裴伊月摸了摸肚子。

    有点饿。

    她仰起头,“可以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嘴角一撩,搂着她的腰慢慢的收紧手臂。

    “这不早不晚的,吃哪门子饭啊,要不咱们先做点正事,造一个小电灯泡出来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他,心里有点叫苦。

    孩子这事在他这怕是翻不过去篇了。

    原本她倒也没想过孩子的事,可是现在被他这么一说,她倒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孩子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存在。忆年谨仅于此

    但是她不知道,白洛庭也是想到了她所想的,所以才想要个孩子来困住她。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在他胸前一抵,抗拒道:“我真的饿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松开一只搂着她的手,勾了一下她额角的发。

    一声轻叹,几乎是没有叹息出声,但裴伊月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她的无奈她不想说,但是她也不想让他默默的承受一切。

    她两手环上他的腰,低头靠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真的还没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笑着抚了抚她的背,“好了,我不强迫你,我们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洛言打了电话给白洛庭,说他们会晚两天才回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不得不承认,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家的确很安静,也很美好。

    没有太多杂乱的事困扰,这正是她所期盼的生活。

    裴伊月带着朱迪出去走了一圈,回来刚好看到白洛庭从楼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“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朱迪摇着大尾巴跟在裴伊月身边一晃一晃的走进。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抬头四处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这别墅里有监控录像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自己家安那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也是,谁没事会在自己家安个监控,偷窥自己吗?

    可是隔壁的别墅就安了。

    见她自己在那琢磨什么,白洛庭轻笑,“想什么呢,出去一趟冻傻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才不是冻傻了,她只是突然想到曾岚姬的话。

    她让她小心陈家那些人裴伊月可以理解,但是让她小心陈珏琴,她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曾岚姬以前来过你们家吗?”

    突然提到曾岚姬,白洛庭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被她这么一提,他也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眯起眼,坏笑着问:“我怎么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曾岚姬是我前女友?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的重要吗,这又不是秘密。”

    见她说的理所当然,白洛庭笑的更甚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这么上心的,居然还去调查那么久以前的事,嗯?”

    暧昧的语调"chi luo"裸的,毫不遮掩。

    裴伊月嫌弃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那点破事谁不知道,还用得着我查吗,你就说你这么多年换过多少女人,曾岚姬说你们是假交往,那那些女人呢?也是假的?”

    曾岚姬是假女友这件事,裴伊月到现在还是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她后来回头想了想,蒙小妖说他有段时间女朋友换的很频繁,既然换人这么快,曾岚姬为毛就是假的?

    看着她满脸的鄙夷,白洛庭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好笑的说:“你不是不会吃醋,你只是喜欢吃那些陈年老醋,新酿的你还嫌不够醇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头一扭,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吃你个头,你说,曾岚姬以前有没有来过你家?”

    白洛庭点了下头,“有。”

    有?

    那就是说,曾岚姬说的话不一定是假话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白洛庭一眼,而后又郁闷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白洛庭还以为她是因为曾岚姬不高兴,安抚道:“别胡思乱想,我跟她真的只是朋友,是不是她那天跟你乱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做声。

    她那天的确说了挺多的,尤其是说她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别听她胡说,她这个人就这样,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她让我小心你们家的人也是胡说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抬起头,就见他脸色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的确有些复杂,不过我们以后不去就好了,至于这边,等哪天你想搬了,我们立刻就搬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第n回跟她说搬家的事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不了解,现在,她好像明白了他总是想搬出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,是想让她远离这些是非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两天裴伊月特别喜欢带朱迪出去闲逛。

    白洛庭想,反正家里连个佣人都没有,他也不怕她出什么事。重生之大汉天子

    房间里,裴伊月趁着白洛庭去煮饺子的时候打开了电脑,手里的优盘是从隔壁别墅拷贝过来的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之前她在院子里溜朱迪的时候发现,隔壁院子里的监控正好对着他们家,鬼使神差之下,她真的跑到隔壁家去要了这段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是从她嫁进来的第二天开始一直到现在的。

    她本打算慢慢看,却没想到,刚看了个开头,就让她震惊了。

    临近黄昏,一个人影进入了视频的影像当中。

    监控毕竟是隔壁的,距离相对比较远,看的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从那身形和衣着上来看,她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是谁。

    让裴伊月不敢相信的是她怀里抱着的白猫。

    雪白的毛是那么亮眼,即便隔着监控她也能感受到它的柔软与乖巧。

    看着抱着猫的人狠狠的将猫摔在地上,裴伊月搭在桌面上的手倏然一紧。

    她是用刀刨开了猫的身子,而后又若无其事的将鲜血淋漓的猫放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裴伊月突然回想起那天猫死在她床上的景象。

    突然,门开了,白洛庭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一怔,反胃的感觉却抑制不住的外溢。

    她蓦地合上笔记本电脑,喘息中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洛庭大步走来,放下刚刚煮好的饺子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被她合上的笔记本,狐疑的蹙眉。

    裴伊月的动作再快,却来不及拔掉上面的优盘。

    她到底看什么把自己吓成这样?

    白洛庭忍不住心里的疑惑,伸手去开电脑,却被裴伊月一把按住。

    她惊恐的看着他,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脸色都变成这样了,怎么可能没事?

    白洛庭不信她,也不管她让不让他看。

    他挪开她的手,掀开合上的电脑。

    监控录像中刚好是陈珏琴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把视频往后倒了倒,深邃的眼狠狠一缩。

    “你是从哪弄到的?”

    他的反应裴伊月琢磨不定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那件事会是陈珏琴做的,她更没想好这件事要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她撇开视线,不去看电脑中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去隔壁邻居那拷贝的。”

    难怪她昨天问他有没有监控。

    白洛庭把电脑重新合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,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这件事是白洛莹做的,而她也一直都在为曹珍的事同情陈珏琴,他真的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低着头,神色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一想到刚刚看到的画面,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微微弯下身子,扶着她的肩,看进她的眼。

    “小月,我们搬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透过他的眼睛,裴伊月仿佛可以看到他心中的无奈。

    是啊,那是他的母亲,即便他知道她做了这样的事,又能怎样呢?

    除了远离,他也是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“你妈不喜欢我对吗,那她喜欢的人是谁呢?是陈雪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只是随口一问,而白洛庭放在她肩头的手却突然一紧。

    裴伊月微微偏头,看了一眼他的手。

    半晌,她淡淡勾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难怪那天在宴会上陈雪拉着他跟陈珏琴有说有笑,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原来,怪异的就是陈珏琴的笑容。

    裴伊月动了一下肩头,试图躲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白洛庭手一紧,没由着她挣脱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此刻的抗拒由心而发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从没像现在一样觉得自己这么蠢过。

    他知道陈雪怀的什么心思,也知道陈雪的为人,但是他却一直都在默认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