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7 不会怀孕了吧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7 不会怀孕了吧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白洛庭阴鸷的瞪着郑文秀。

    不只是因为她刚刚说的那句“矫情”,而是因为他早就忍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二舅母有心情在这诋毁别人,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为自己脱罪,周姨昨天已经招了,原本我是打算晚一点回去在处理这件事,现在看来,你也是等不到那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郑文秀瞪大了眼,脚一软,踉跄着后退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,这事跟我无关,我什么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她的辩解对白洛庭来说已经是无关痛痒的废话,他理都没有理她,拥着怀里的人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白洛言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这事放在陈家处理就是家事,但是拿到外面来说,就不再是家事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看来她的那句话是真的触怒了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二舅母,你用周姨的家人来威胁她做这件事,我们全都已经知道了,你要是还有其他话要说,就去跟周姨当面对质吧!”

    陈雪蓦的上前,拉着白洛言,眼中闪烁着惊慌的泪光。

    “小言哥,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,我妈不会做这样的事的,你是不是误会了?”

    说到底,郑文秀好歹还是他的舅母。

    看着陈雪眼眶泛红,白洛言总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们会继续调查的,如果不是舅母做的,她自然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如果是她做的,她这辈子都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打开车门,白洛庭小心翼翼的将人送进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她做的吗?”裴伊月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白洛庭帮她系好安全带,顺带着在她头顶揉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别管这件事了,我们先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有些急,说完人就已经退出了车内。

    关上车门,他绕到另一边,刚坐进车里,裴伊月抬手搭在他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去医院,我只要回去睡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看了她半晌,这会儿她看起来似乎也没那么虚弱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大过年的,路上没什么人,车也不多,白洛庭车开的很快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很久,忍不住心下的好奇,又提起了刚刚那件事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二舅母的事就这么说出来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,本来就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动声色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应该知道她指的不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半晌,白洛庭淡淡一叹,空出一只手来拉住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说什么,我只是想知道你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平静的眼眸下带着某种肯定,她知道白洛庭一定有事瞒她。

    也许这件事跟她无关,但她实在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,我什么都没做,就是跟大哥一起去审了审周姨。”

    这话裴伊月当然不信,但她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。

    白洛庭看了她一眼,见她敛回了视线看向一边,他稍稍紧了一下拉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有些事他不想说,是因为他不想让她一起烦心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那些烂事,事虽不大,但说起来也是糟心。

    他自己有的时候都懒得去管,跟何况是让她介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天回北城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说什么,只是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原本是说好跟陈珏琴一起走的,现在这件事一出,他们怕是也不会这么快走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现在是一天都不想在这多留,从来的第一天就没发生过好事,再待下去,天知道会发生什么。……

    北城。

    傅里难得轮上几天连休,本来说这几天约上白洛庭两口子出去玩玩,谁知他们突然去了京都。

    度假的计划泡汤,两人只好留在家里蜗居。

    傅里当上了蒙小妖的御用厨师。

    厨房里切菜炒菜的声音不停,蒙小妖像只树懒似的从后搂着他的腰,走到哪跟到哪。

    “傅里,网上说,会做饭的男人最有魅力了,我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小嘴要是说起好话来,谁都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傅里笑了笑,掀起锅盖看了一眼锅里的鱼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就是说,我除了做饭,其他都没有魅力了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你哪都有魅力,会做饭只不过是加分而已。”

    突然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蒙小妖懒懒的转头看了一眼,一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谁啊?大过年的还有人来给你拜年啊?”

    傅里也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他这平时都没人来,这时候会是谁来?

    他拍了拍蒙小妖的手,“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蒙小妖不情不愿的松开手,一身连体的黄色比卡丘睡衣懒懒散散的朝门口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没听到回应,蒙小妖索性打开门锁,把门往外一推。

    看着站在门前的人,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转身,没事人似的一边往回走一边说:“傅里,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敏一脸愕然的站在门前,看着蒙小妖穿成这样晃荡在傅里家,瞬间就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宋小蒙,你怎么在这?你知不知道这是哪,你要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蓦地,蒙小妖脚步一顿,拿起桌边的杯子就朝她脚下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闭嘴,这又不是你家,你凭什么跟我大呼小叫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大动静,傅里急忙从厨房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关敏,他微微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他拉过暴怒的蒙小妖轻轻安抚,“进去帮我看着火。”

    蒙小妖临走前狠狠的剜了关敏一眼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女人,她一点都不想跟她客气!

    关敏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,转身却是气的哆哆嗦嗦的。

    她指着蒙小妖,脸色气的泛白。

    “傅里,她为什么会在你这?你是思瑶的未婚夫,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关敏的疾言厉色,傅里平静的脸色极为坦荡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伯母,我跟宋思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们之间的婚约由她取消,如果她不愿意的话,我出面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傅里此刻的冷静无疑是在刺激关敏发飙。

    她就说宋思瑶这段时间哪哪都不对劲,让她找傅里回家吃饭,她就左一句他忙右一句他忙的推辞,今天要不是她来看看,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呢!

    “你就是为了那个小贱人是吧,她是怎么勾引你的?你别以为她也姓宋你就能从她身上捞到好处,我不怕告诉你,我们宋家就宋思瑶一个继承人,这个小野种我死都不会让她进宋家大门的。”

    傅里脸上原有的一点恭敬,全都在她说完这番话之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小贱人?

    野种?

    是谁允许她用这样的词汇来侮辱他的女人?

    傅里刚要开口赶人,蒙小妖再次从厨房蹿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手里拿着锅铲,一甩一甩的,嘴角还挂着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“哟,我倒是不知道宋家现在轮到你当家了,我这个小贱人回不回宋家,你觉得你真的说了就算?我劝你还是别惹我,否则那天我一高兴,回去拿回属于我的所有东西,到时候就怕你们连毛都不剩。”

    关敏被她气的大气直喘,她还就不信了,就凭她也能端了整个宋家?

    “思瑶也是瞎了眼,一心想把你这个小白眼狼接回家,我就知道你这次回来没安好心,你抢你姐姐的未婚夫,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?”

    蒙小妖嘴角一撩,明明穿的那么可爱,却跟比卡丘要进化**似的。

    她走到关敏面前,一手扛着锅铲,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戳了一下关敏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报应?如果老天开眼的话,我想遭报应的人一定不会是我,至于谁最后遭到报应,咱们就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!滚!”

    戳在关敏肩头的手猛地一推。

    关敏一个趔趄朝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好,你给我等着!还有你,傅里,你跟这种人在一起,早晚会毁了自己,我倒要看你以后怎么在这北城混下去。”

    乓的一声,蒙小妖手里的锅铲顺着关敏的耳边飞过砸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蒙小妖耐心耗尽,死死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再不滚我就让你死在这!”

    之前摔的第一个杯子,是蒙小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而这次,要不是她手法不准,关敏的脑袋准给她砸裂了。

    “疯了,你真是疯了!”

    关敏惊恐之下,一边往外走,嘴里还不忘嘟囔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关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蒙小妖深吸一口气,转身,又是一张极致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傅里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她这样压制自己的情绪,让他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他大步上前,长臂横过她的肩头轻轻一折,将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开心就说出来,不要自己忍着。”

    话落的一瞬,一滴灼热的泪打在了他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傅里蹙着眉心,没说话,只是把她搂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我恨他们。”

    傅里下巴在她头顶摩挲,另一只手从她腹上横过。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帮我毁了宋家。”……

    京都酒店。

    裴伊月趁着白洛庭出去买吃的,给蒙小妖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久都没人接,裴伊月正准备挂断,那边终于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“妞。”

    这气喘吁吁的一声让裴伊月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蒙小妖在她眼里那可是一个懒得要死的家伙,别说是运动,就算是让她动一下都费劲,她真想不到能有什么事把她累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喘成这样?”

    蒙小妖呼吸一顿,干笑几声,而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裴伊月眉心一抖,看了一眼墙上的钟……

    四点……她该不会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傅里那?”

    她的隐藏属性是柯南吗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蒙小妖吓了一跳,光着脚正往浴室跑的她突然在门口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傅里急切的声音传来,裴伊月大概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大白天的,这俩人还真是有心情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拉门声,蒙小妖呵呵呵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妞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,你不是说只去三天吗,这都几天了你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来不是更好,免得耽误你们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蒙小妖一噎,“才,才没有,我们什么都没干。”

    干没干什么裴伊月就不明说了,她只是觉得这两个人精力也太好了点。

    不过想一想,要不是因为她受伤,白洛庭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逗你了,我打电话给你是有正事。我今天有点不对劲,有一瞬间眼前模糊,头脑一片空白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这种症状裴伊月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发生,不知怎么的,她一会想起当时的感觉,就觉得心里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她当时还是有意识的,只不过整个大脑就像不听使唤了似的。

    电话里,蒙小妖自己嘀咕了几句之后,拉门一开,朝着傅里问:“眼前模糊,头脑一片空白是什么病啊?”

    裴伊月一听,揉了一下太阳穴。

    就知道这样的问题不应该问她的。

    “这种症状分很多种,有的是睡眠不足,有的是疲惫过度,应该不严重,多休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比起蒙小妖这个半吊子,傅里的话还是能起到让人安心的作用的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,你就是累了,多休息,然后赶紧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应了一声之后,电话里再次传来的傅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,他的声音不是隔着距离远远传来,而是他直接接过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之后还是让二少带你来医院看看吧,这样的症状分很多种,你这样说我也确定不了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每次来京都都要去一趟医院?

    裴伊月默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的电话,裴伊月低着头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突然,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蒙小妖发来的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——“妞,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