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6 多年的假女友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6 多年的假女友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看着白洛言朝着他们走了过去,老鬼急不可耐的跟上。

    李大嘴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裴伊月本人,说实话,他也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“阿珂阿珂,你情敌来了。”

    刑天柯拳一扬,李大嘴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情敌?”吴美丽诧异的看向刑天柯。

    “你别听他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刑天柯蹙眉,郁闷瞪着跑掉的李大嘴。

    也是怪她抽了风才会把这事告诉这个嘴上没有把门的人。

    老鬼的热情裴伊月上次已经领教过了。

    这次再见面,她也不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老鬼眼底闪着光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裴伊月,也不顾忌站在她身边的白洛庭,开口就称赞道:“裴小姐,你今天穿的也太好看了,你好歹也给别人留点余地啊!”

    裴伊月尴尬的笑了一下,抬头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这衣服是他选的,而且接受赞赏这种事,她向来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白洛庭微微勾唇,看了一眼走来的刑天柯。

    “邢小姐今天穿的也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闻言,刑天柯脚步明显的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裴伊月要是觉得别人夸她尴尬,那么刑天柯听到这样的话,就要比她尴尬十倍。

    裴伊月顺着白洛庭的视线看去,的确,今天的她跟之前很不同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裴伊月鬼使神差的看了白洛言一眼。

    那不言而喻的小眼神,白洛言竟是一下子就看懂了。

    他轻轻垂下眼睫,“进去跟外公打个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突来的失落还没等裴伊月找出原由,白洛庭就已经带着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白洛言不但没有跟上他们,反而朝着另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跟陈家人简单打了招呼,白洛庭没有多留。

    这里认识白洛庭的人不多,裴伊月也少了很多跟人招呼的麻烦。

    她来这不过是想看看白洛言都跟什么人来往,也想看看他们这军政的宴会和普通宴会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。”

    一道优雅的女声,即便是叫着白洛庭的全名,但裴伊月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久违与热情。

    她回头,果然看到一个笑靥如花的女人朝着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女人笑起来落落大方,她拢了拢身上的披肩,转眸看向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之前听说你结婚了,我还有点不太相信,现在看来是真的了,怎么,找到你的青梅竹马了?”

    她的话听起来像是老朋友之间的随意,但仔细回味,又仿佛带着一股挑衅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白洛庭的女伴不是她,听到这样的话,恐怕脸上不会太好看。

    白洛庭大大方方的把裴伊月往怀里一搂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找到了,你呢,还不打算结婚吗?”

    曾岚姬端了端肩,遗憾的说:“我只想跟你结婚,可是你娶了别人,你让我嫁给谁啊?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是说的毫不顾忌。

    不过看白洛庭的样子似乎习惯了,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他看向怀里的人,介绍道:“她是曾岚姬。很久以前认识的人。”

    很久以前?

    的确挺久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么苍白的介绍自己的前女友,真的好吗?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她,只是轻轻点了下头,并没有太多的热情。

    曾岚姬脸上的笑意没变,丝毫没有因为白洛庭的“简介”而感到任何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小月吧,久仰大名,我对你可是如雷贯耳,不过,我跟白洛庭可不只是认识这么简单,我跟他以前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以前是男女男朋友,他跟我说过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曾岚姬挑了下眉梢,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她似乎有些意外,或者说,是惊讶。

    白洛庭看了一眼怀里的人,同样也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跟她说过曾岚姬的事,他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看着两人的表情,曾岚姬一眼就看出他们之间似乎有些误会产生了。

    她笑声肆意,抱起双臂,“交代的够彻底的呀,不过你跟她说这事,就不怕她吃醋?”

    吃醋?

    白洛庭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到想让她吃醋,可是我媳妇儿不吃酸,我能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你媳妇儿不吃酸,那还不是因为你酿的醋不够醇?当年为了掩人耳目你让我跟你假装交往,这样的醋谁要吃啊,要不你试试跟我来真的,看看她到底会不会吃酸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假交往?”

    她看向白洛庭,白洛庭却只是撇嘴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想当年我忍辱负重,人人都说我惨遭抛弃,到现在都找不到对象,可他倒好,转眼就结婚了,唉,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。”

    这话越说裴伊月越懵。

    假交往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“当年他为了找你可没少费心思,不过现在看你们在一起了,也不枉费我当年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的性格白洛庭还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随她说,是因为他知道她不会乱说话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的确是要好好谢谢她,当年要不是她肯假装他女朋友,他那会有那么多时间去安心找人。

    虽然最后他的寻找还是一无所获,但最起码,他尽力了。

    曾岚姬突然拉住裴伊月的手,把她从白洛庭的怀里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陪我走走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刚要上去抢人,曾岚姬回头伸手一指,“别跟着我们,我不会吃了你的小心肝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腿还没完全好,毫无防备之下,被她扯的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白洛庭皱了下眉,提醒道:“她腿上有伤,你小心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,老婆奴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没耐心的嗤了他一句,转而拉着裴伊月就走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一眼她拉着自己的手,倒也没太抗拒。

    女人最好的谈话地点就是洗手间,只不过,初次见面就在洗手间里聊天,看来这话题的口味也不会太轻。

    曾岚姬早在离开白洛庭视线之后就松开了裴伊月的手。

    洗手池前,哗哗的流水打在她白皙的手上。

    她眼不抬,甚至没有从镜子里看过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并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站在一旁,没动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对于曾岚姬的话,她也没太多的惊讶。

    毕竟这世上不喜欢她的人太多了,她没办法做到让人人都喜欢。

    不过像她这种直接说出不喜欢她的,似乎还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曾岚姬甩了甩手上的水,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裴伊月并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她既然问了,她也不好意思说不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喜欢他,而他却喜欢你。在你还只是一个名字的时候我就争不过你,现在你回来了,我就更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的坦荡裴伊月很欣赏,相比那些暗地里搞小动作的人,她更喜欢跟她这种有什么说什么的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决定不跟你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曾岚姬如释重负似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转身看向镜子,整理着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身边除了我还有大把的敌人,我又何必跟着趟这趟浑水。其实我早就想通了,就是有点不甘心,总想着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他心里那么重,我跟他认识这么多年,却硬是没有把你从他心里挤走,这种落败感你是不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见裴伊月没有反应,曾岚姬整理头发的手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从镜子里看着裴伊月,勾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白洛庭说你不会吃醋,你这性子也太冷静了,我好歹也算你半个情敌好吗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嘴角微微一弯。

    那淡淡的笑意被曾岚姬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她不乐意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笑?你到底是不是女人?”

    曾岚姬郁闷的要死。

    她可是专门来气她的,她不生气也就算了,居然还笑?

    裴伊月敛了敛嘴角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?”

    曾岚姬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裴伊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跟我说这些,也谢谢你当年没有把我从他心中挤走,更谢谢你当了他那么多年的假女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确定这些话是用来谢她,而不是刺激她的?

    曾岚姬无语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?

    回到宴会厅,裴伊月脚步缓缓一顿。

    不远处,陈雪两手拉着白洛庭的胳膊,跟他有说有笑,丝毫不吝啬那副做作的面孔。

    曾岚姬看她不往前走了,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她轻嗤一声,满是鄙夷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说什么来着,他这一家人还真是乐此不疲,我虽然不喜欢你,但我更不喜欢她们,不自量力的人永远都是那么没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有些烦人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话音淡淡,似乎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可是,无奈?

    这是她该有的反应吗?

    曾岚姬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清隽的小脸还真是冷静的可以。

    一声微弱的叹息,曾岚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她们这一家子人各个心怀叵测,你小心着点,不然哪天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可不是嘴上说的,就你这一副对什么都不上心的样,怎么斗得过她们这帮精打细算的老狐狸?”

    说着,曾岚姬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推了一把,“快去把你老公看好,你就算不想要,也别扔给她们那群饿狼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轻笑,她转过头看着曾岚姬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这声谢谢相比之前那句,由衷了许多。

    曾岚姬斜眼瞪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句谢谢我收下了,之前那句就免了。对了,再多提醒你一句,小心陈珏琴。”

    曾岚姬的性格算得上是雷厉风行,说完这句话,她也没再多解释什么,直接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裴伊月也知道,她今天并不是来参加宴会的,可能就只是为了来跟她说这些话吧!

    只不过,她为什么让她消息白洛庭的妈妈?

    裴伊月转过身,再次看了一眼站在那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陈雪拉着白洛庭的手仍是没松,而陈珏琴此刻正跟他们站在一起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裴伊月慢慢挪动脚步,一边走,一边想着曾岚姬的话。

    突然,眼前闪过一片的模糊,脑子里空白了一瞬。

    她脚下一软,刚好一个经过的服务生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托盘里的酒因为搀扶她而不稳,砰地一声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姐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玻璃杯碎掉的声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

    白洛庭转身,蓦地甩开陈雪的手,硕大的步伐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裴伊月身边。

    他把裴伊月从服务生的手里揽过,紧蹙的眉几乎皱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脑中空白的瞬间仿佛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半晌,她抬头看向白洛庭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可能是伤还没好,头有点疼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扶着她站好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靠在他的怀里点了下头,仍是觉得脑袋里有个地方空空的。

    “矫情!”

    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声嘀咕。

    裴伊月听清了,白洛庭听的更清楚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,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郑文秀,阴鸷的眸逐渐变淡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结束了~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