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5 你眼睛抽筋了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5 你眼睛抽筋了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和人相处?

    她的确不太会。

    裴伊月也想让自己放开些,可是事情那里是嘴上说的这么容易?

    她动了动嘴角,最终还是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您手下留情,他好面子,别让他输的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廖骞笑了一声,转而又不待见的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瞅你那点出息,又想折腾人家又舍不得,赶紧给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开门下车,刚好白洛庭的车停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他摇下车窗忧心忡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还在生气?”

    裴伊月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生气,但又像廖老头说的,她舍不得。

    她不看他,嘟囔着说: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关心,意思就是不生气了?

    白洛庭笑了笑,还好这次气消得快。

    他把手伸出车外,轻轻拉了一下她藏在袖口里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没赢过你师傅,你还会不会跟我回去?”

    裴伊月也没指望他会赢过她师傅。

    至于回不回去,那问的不是废话吗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墨迹完了没?”

    廖骞坐在车里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赛个车又不是生离死别,至于这么磨磨唧唧的吗?

    裴伊月手一抽,“走吧,我在这等你。”……

    巨大的u形弯道,这里是裴伊月以前经常练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那一手旋转甩尾的好绝技就是在这炼成的。

    两辆车已经相继在她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再往前就应该是弯道了,不知怎么,裴伊月突然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是怕他输吗?

    不,不是怕他输,而是怕他神神叨叨的又赢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绝对是个没有底线的。

    突然,两到刺耳的摩擦声回荡响起。

    裴伊月眉心一紧,脚步忍不住上前。

    她没见过白洛庭飙车,虽然之前叶彦杰说过他的车技不错,但是跟她师傅比,她并不觉得他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赛道上,两辆车以同样的速度旋转在极大的弯道上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正规的赛车道,路上时不时的会出现山体落下的碎石。

    廖骞本也没想着跟他太认真,毕竟他那小徒弟交代说不要让他输的太难看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白洛庭的开车技巧和手法,廖骞却不由得震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旋转车身的技巧乍一看像是那丫头的手法,可是仔细一看,他却比那丫头要有规划的多。

    车身旋转两圈之后,倏然一个甩尾,笔直的朝着另一边的山道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极度圆润的甩尾动作,廖骞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二十年前的绝技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没人可以揣摩,更没人还可以看透。

    可是他,这个年轻人,他居然做到了……

    两辆车相继回到起点,然而白洛庭的车却在廖骞之前。

    裴伊月有点意外,又有点像是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是他先回来的……

    车停稳,白洛庭从车里走出。

    他走到廖骞的车旁,帮他的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前辈。”

    廖骞看了他半晌,而后把拐杖支出车外,撑着身子挪出唯一的一条腿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廖骞问的是什么白洛庭很清楚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一个前辈,他是打心底里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在国外的几年我经常研究您的开车手法,我也曾自己试过很多回,但是都没有成功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洛庭看了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眼,廖骞似乎也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见识过这丫头不要命的开车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廖骞说的一点都没错,裴伊月的开车手法的确是用命博的。

    当年他看中这个小丫头,就是因为她的大胆。

    在廖骞的观点里,喜欢赛车的人必须有一颗强大的内心,因为只有内心强大,才不会惧怕任何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小丫头,就是他在这世上见到的最大胆,最不要命的一个。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走来,白洛庭伸手把她搂到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的确见识过她开车,不过我当时并没有把您和她联想到一起,直到刚刚我才突然想明白,其实您的技巧跟她有很大的相似之处,只不过丫头胆大,擅自将您的技巧修改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廖骞赞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错,够聪明,也够幸运,配的上我这小徒弟,不过我还有句话要提醒你,你今天既然从我这把小丫头片子带走,就给我守好了她,但凡她有一丁点差错,我都不会放过你,我相信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眼眸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什么……他并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回想来到这之后发生的一切,白洛庭眉心倏然一抖。

    是那句“黛丫头”!

    廖骞当时的确只是脱口而出,因为他没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之后裴伊月说他是白家的人,他就感到了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再后来,他观察过白洛庭,他似乎对这个称呼一点都不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能让一个人对一件事不好奇,除了不上心之外,另一个原因就只能是他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看他对裴伊月紧张的程度,不上心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那么除此之外,就只剩下一个原因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站在两人之间,却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。

    白洛庭放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吧前辈,我一定会守好她。”

    廖骞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看向裴伊月,“老头子我虽然少了一条腿,但也不是不能动,有什么事尽管找我,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和白洛庭走了,廖骞还是一个人回去了那个破旧的废车场。

    曾经裴伊月给他买过一套公寓,可是他却受不了那种密闭的空间,更受不了周围没有车的生活。

    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,裴伊月也不强求他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只要他过的开心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之后白洛庭的确问了一些廖骞的问题,比如他的腿、他的生活、他为什么会放弃赛车……

    然而这些问题,裴伊月都没有给他一个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说,而是她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他的腿是被人用车轧断的,但这个人是谁,他却从来不肯跟她说。

    裴伊月知道他是怕她去报仇。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她的身份,但并不代表他支持她做的事。

    他说过,他的后半生只想安安稳稳,不想再惹是生非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的宴会是中午,这种高官聚集的地方,郑文秀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失去崭露头角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身白色的长款礼服,尤为衬托陈雪的一脸娇柔。

    郑文秀看着自己的女儿能在众人当中亮眼,更是比谁都高兴。

    以她女儿的资质,即便不嫁给华夏做高贵的男人,这些年轻的官门也是争着抢着的。

    感受着那些注视的目光,陈雪笑的更加灿烂了。

    她跟每个人点头打着招呼,恨不得所有人都能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刑天柯来这样的场合向来都是以西装出场,而今天她却破天荒的穿了一件黑色的礼服。

    出身军人的她身姿挺拔,即便穿着礼服也带着一丝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穿成这样,第一小组的那些人就惊艳了。

    老鬼和李大嘴带着一行人把她围住,上上下下的打量。

    “我去,阿珂,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你,你抽什么邪风穿成这样?”

    老鬼也不会说句好听的,开口就咧咧出内心的震惊。

    李大嘴摸着下巴,凑近刑天柯问:“你这是想开了,准备对老大下手了?”

    刑天柯眼一横,忽的一拳打在他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嘴,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

    李大嘴捂着肚子生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听那声音,就跟要咳出血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咳,你这女人,难怪没男人要,穿着礼服还能挥拳头,真特么够了。”

    老鬼哈哈大笑几声,哥俩好似的勾过刑天柯的肩头,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还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我说阿珂,你下次还是别这么穿了,穿得像个女人我都不习惯了,这要是让老大看着,还不得吓着他?”

    刑天柯穿成这样是被逼无奈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浑身不自在,被他们这么一说,她更是想马上就走。

    一旁,女军医吴美丽伸手推了老鬼一下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都一边待着去,我们阿珂这么穿怎么就不好看了,怪不得你们一个个的都娶不到媳妇,就你们这张嘴,活该打一辈子光棍。”

    这衣服是吴美丽硬拉着她去买的,她可是劝了好久刑天柯才肯穿。

    这帮老爷们,没眼光就算了,居然还在这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围在这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蓦地,刑天柯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听着白洛言越走越近的脚步声,她真的很想就这么跑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阿珂?”

    白洛言站在她身后,诧异的叫声是那么的不肯定。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刑天柯心里尴尬的要命,但却不得不转过身。

    她看着白洛言尴尬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大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眉梢不自主的一挑,似乎跟老鬼他们有着同样的反应,但好在他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不怎么会说话,也没老鬼他们话多。

    夸女人……他真的不拿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跟老鬼他们一样,全都看惯了她穿正装的样子,现在这样的打扮,他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吴美丽在一旁扶着头,咬牙嘟囔:“好看就好看,呃什么呃啊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刑天柯脸有点红,听着吴美丽的嘟囔声,她更觉得难为情。

    毕竟,她自己都看不惯她现在的穿着。

    老鬼笑眯眯的看着白洛言,期待的问:“老大,二少和裴小姐今天会不会来啊?”

    上次一起吃过饭,老鬼跟他们也算是认识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本来就是来养眼的,眼前这些人每年都能看到,看都看腻了,要是能看到个不一样的,那才不枉费这一年一次的宴会。

    “小庭刚刚给我电话,说他们已经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鬼一乐,期待的目光忍不住的往外飙。

    刑天柯脸上没什么表情,李大嘴在她身后捅咕了她几下,使劲的朝她使眼色。

    刑天柯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眼睛抽筋了?”

    李大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子眼睛没抽筋,脑子抽筋了!

    “孺子不可教。”李大嘴恨铁不成钢的咬牙。

    刑天柯其实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可让她穿成这样去跟在她老大后面,她实在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,二少和裴小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鬼兴奋一声,看向白洛言,激动的眼神像是在问他能不能过去打招呼似的。

    白洛言目光凝着走进的人,有点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知道老鬼为什么会对她满怀期待了。

    的确,在场的所有女人,就算穿着再华丽,都及不过她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红色的修身礼服勾勒出她极为纤细的腰肢,黑色的西装披在肩头,看起来又让她多出一丝干练。

    大波浪的墨色长发从一边的肩头倾泻而下,单边的流苏耳环尤为亮眼。

    身旁,白洛庭小心翼翼的勾着她的腰,就像是在维护一件宝贝。

    裴伊月的到来让在场的女人全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像刑天柯这种单纯来参加宴会的人倒是不觉得怎样,但是像陈雪那种来比美的人,顿时就暗下了脸色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起来晚了…哈哈哈哈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