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4 少在这拍马屁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4 少在这拍马屁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裴伊月被吼的耳边嗡嗡作响。.

    她苦着脸,冤枉道:“我也没消失啊,是你自己窝在这,拒绝一切有关外界的消息。我在北城名声大着呢,是你自己不关注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电话呢,电话是死的?你不会打给我?”

    廖骞气愤不平,说完,也不指望跟她发泄了,起身就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白洛庭听着楼上吵架一样的声音,忍不住一直在看。

    廖骞从里面走出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车修好了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两手插着口袋,俨然一副“我根本没管”的架势。

    廖骞虽然只有一条腿,但是他在这生活了将近二十年,对这里的一切早就熟门熟路。

    一路下楼,那动作甚至比正常人的脚步还要快。

    裴伊月从里面跟出,就见他已经朝着白洛庭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廖老头,你要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裴伊月腿上不灵活,但下楼的步伐却一点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剩下最后三节楼梯,她突然单手在扶手上一撑,两腿一抬,轻轻松松的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那动作太快,白洛庭隐隐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廖骞回过头,怒气横生的瞪着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钻,长大了跳,你还不得了你!”

    裴伊月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,一脸郁闷的看着廖骞。

    “您答应过我,不找茬的。”

    真是嫁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啊!

    廖骞心里感慨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过不找茬,但我也说过要试试他,怎么,这就心疼了?他要是连我这一关都过不去,他凭什么娶你啊?老子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小丫头,是他说娶就娶的?”

    白洛庭看出来了,这丫头是在护着他。

    难怪她之前一点都不担心她师傅会针对他,原来是早就说好了条件。

    白洛庭伸手把她拽到身边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廖老先生既然想考我,那就考考吧,我相信老先生也不是那棒打鸳鸯的人,就算我考不过,也不可能真的让我们分开。”

    天真啊天真!

    裴伊月闭上眼,郁闷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廖骞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少在这拍马屁,我可不吃你这一套,过不了我这关你就自己滚回你的北城去,这丫头是不会跟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这老头还真是够疾言厉色的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他是为了裴伊月好,不然的话,他早就当场翻脸了!

    “行,您说吧,您要考我什么?”

    廖骞在这废车场内寻觅了一圈,最后视线还是落回了他刚刚在修的那辆车上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处理这辆车,把这辆车的性能改装的跟你外面的那辆一样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车根本就没开进来,他是怎么知道那辆车的性能?

    “廖老头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,他根本就不懂这个,你让他怎么修?”

    死丫头,求他的时候就叫师傅,用完了就叫他廖老头!

    廖骞磨牙。

    “不懂就没资格带你走,修不好就让他自己滚回去,你给我老实在一边待着,你要是敢帮忙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气的直炸毛。

    白洛庭还是第一次见她气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拉过她的手,轻轻握了握。

    “乖,没事,你去那边歇会,这里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这大话说的,还真是不怕闪了舌头。

    裴伊月皱着小脸,咬着牙,“交给你个屁啊,这老头说到做到,你要是真的答应他,你就要自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是多想跟他走?

    白洛庭忍不住失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分寸?

    他的分寸就是说大话然后把她留在这吗?

    裴伊月生无可恋的将身子一瘫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小时里,裴伊月一直沉浸在不敢相信的呆滞当中。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,为毛白洛庭会修车?

    哦不,是改装车。

    汽车的零件这里都是现成的,白洛庭只用了五十分钟,一辆车就被他改装好了。

    这车虽然外表看起来有些残缺不全,但内里有些零件仍旧是好的。

    廖骞的确是想试他,但却没有故意为难他。

    他规定一个小时,这就是一个小时之内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没想到,一个军阀家的小子,居然也会改车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身子探进驾驶室,启动了一下车子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果然动了!

    白洛庭一身优雅,即便刚修过车,身上沾染了一些污渍,却仍是不慌不忙的扯了扯袖口,把外套重新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走过来看了他一眼,而后拉着他到一旁去洗手。

    水龙头里的水很冰,而且是很老旧的那种,直接流到地上,连个洗手池都没有。

    白洛庭弯着腰洗手,裴伊月笔直的站在一旁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懂车?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勾了一下嘴角,没说话。

    洗完手,他直起身。

    高出裴伊月一个头的他,却像个孩子似的把湿漉漉的手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裴伊月把整包纸巾往他手里一丢,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懂车?”

    白洛庭笑了笑,“你之前不是也没说过你有个这么厉害的师傅吗!”

    他拿出纸巾插手,不疾不徐的动作下,心里却深深的缓了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他留了一手,不然的话,今天怕是要把媳妇儿交代在这了。

    潮湿的手微凉,白洛庭拉住裴伊月的手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可以跟我回去了是吗?”

    原本她的确是担心廖老头会出幺蛾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她知道了,原来会出幺蛾子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裴伊月一赌气,甩开他的手,直奔廖骞。

    “师傅,第一关算过了,应该还有第二关吧,好歹我也是你这辈子唯一的徒弟,你总不会这么轻易就把我送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廖骞诧异的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瞧着小脸阴的,看来是真生气了。

    廖骞同情的看了白洛庭一眼。

    原本他的确打算就这一关马马虎虎过了就算了,毕竟人家都结婚了,他也不好太为难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可是丫头自己开的口,他这个老头子还求之不得呢!

    “哎哟,都说这女人心海底针,看来我这小徒弟到底是成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廖骞拄着拐杖,一边咂嘴一边走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他低着眼睫想了想说:“小子,别说我老头子不饶你,现在是你自己得罪了小丫头,这后果你得自己担着。这样吧,你就开你自己的车,我呢就开你刚刚改装好的这辆,跟我比一场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一怔,下意识的看向他的腿。

    廖骞腋下的铁拐杖提醒似的在地上戳了戳。

    “怎么,觉得我这个残废比不过你?”

    白洛庭敛回视线,抱歉道:“对不起前辈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廖骞冷哼一声,转身,“既然你觉得不公平,那就你开这辆,走吧,别耽误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紧随的脚步从白洛庭身边走过,白洛庭一把拉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丫头,别闹了,你师父这样怎么开车?”

    裴伊月侧眸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管好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手一甩,一瘸一拐的跟上廖骞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两个腿脚不利索的人,白洛庭头疼的扶额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了解廖骞,但裴伊月的脾气他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今天要是不比,很有可能她就不跟他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他就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干脆假装不懂算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那样不会惹到她,就算廖骞不让她走,她自己也会要求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场的位子很偏,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个u形山道。

    白洛庭一个人开着那辆改装车,裴伊月压根就没搭理过他。

    另一辆车里,廖骞看了一眼她气呼呼的小脸,轻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看来是真的喜欢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低着头,嘴角抿的倏紧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小丫头片子,从来都把事放在心里,你可别学我,这么大把年纪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人相处,你要是真喜欢他,就别端着架子,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还是放开些比较好。”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