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3 你这个死孩子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3 你这个死孩子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裴伊月点了点头,好像是再说他的话有道理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她只是偶然的机会遇到的廖骞,那时候她并不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她也是长大之后,查了多手资料才知道自己的师傅是个这么牛逼闪闪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话说,你是怎么做到让他收你当徒弟的?之前看你车开的很疯癫,我倒是没想到你是廖骞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车开的很疯癫?

    裴伊月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没求他收我当徒弟,是他死乞白赖的要当我师傅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实话,可是说出来之后,白洛庭却小小的震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看了她一眼,见她又是那一脸的淡定不虞。

    白洛庭突然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这不只是娶了个媳妇儿,他这是捡了一块宝啊。

    人人都抢,最后却成了他独有的。

    想想还真挺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车跟着导航一路开到一个废车场,白洛庭表示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连贯十年的车神……住的地方难道不要高大上一点?

    车开到一半就被一堆废铜烂铁堵住。

    两人下车往里走,越是走近,砸铁的声音就越是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腿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,走路多少有点跛脚。

    白洛庭扶着她,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有点诧异。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指了一下前面的破房子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那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前面的房子,哪里除了个屋顶,甚至连大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代车神啊,真的住这样的地方?

    走近后,更让白洛庭吃惊的是,他以为自己来到这以后会看到一个意气风发的老头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看到眼前这个身穿褴褛,只有一条腿,手里拿着大锤子叮咣砸车的人时,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老头!”

    裴伊月微微扬起嘴角,叫唤的语气不算恭敬,但却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闻声,廖骞扬锤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右边腋下的拐杖稍稍挪了一下位子,左脚跟着侧了半步才转过身。

    他嘴里叼着一根烟,烟雾寥寥而上,他有些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凹陷的燕窝深深一眯,手里的锤子砰地一声丢在了车头上。

    空闲的手拿下嘴里叼着的烟,温怒的脸却没有坚持过三秒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你还知道来?”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挣开白洛庭的手,一瘸一拐的往里走。

    廖骞眯了眯老眼,看了一眼她的腿。

    “你的腿是怎么回事,踢车门劲使大了是不?”

    廖骞看起来要比一般五十多岁的人显老,黝黑的皮肤带着深陷的褶皱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皱纹却挡不住他皱眉时的动作。

    裴伊月走过去,拿掉他手里的烟扔到地上,脚尖轻轻捻灭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看你一个人一瘸一拐的怪孤单的,来陪陪你吗。”

    廖骞手里的拐杖倏然抬起,在她受伤的腿上轻轻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王八蛋,拿老头子开涮是不是?你要是想陪我,就把腿弄断,别在我面前拐来拐去的,看着碍眼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跟在裴伊月身后默默的走进。

    然而廖骞就像没看见他似的,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腿,白洛庭心里有太多问题想问了。

    车神消失二十年,不但没了腿,而且还过的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转过身,看到的正是白洛庭一脸的凝重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这时候在想什么,但是她却没有解释,或许,之后她也不会解释。

    她拉住他的手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我师父,不要打个招呼吗?”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的笑脸,白洛庭觉得可能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裴伊月还没出生,她怎么可能知道车神是谁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,说不定只是巧合。

    白洛庭提眸看向廖骞,正想开口,廖骞突然拄着拐杖转身。

    “黛丫头,跟我上楼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很听话,从来都没有这么听话过。

    看着她跟一条腿的廖骞顺着一道铁楼梯上了二楼夹层,白洛庭却愣愣的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黛丫头……

    他没有听错,他叫的的确是黛丫头,原来,她真的是他大哥要找的“黛”。

    也许是在熟悉的人面前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廖老头这么叫她,她竟是一点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楼上,廖骞停了一下脚步,看向楼下愣怔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眼前那辆车开不动了,想办法给我修修,别光杵在那,干点活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这老头,到底还是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走进那连门都没有的小隔层,裴伊月四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懂了,你为什么非要住在这里,天寒地冻的,舒服吗?”

    廖骞坐在一个狭窄的小床上,床上几套厚厚的被子堆在那。

    他拿起火柴,刺啦一声划燃,眯着眼,点上嘴里叼着的烟。

    烟雾在这狭小的空间几乎挥散不去,但他似乎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朝着一旁的红色塑料凳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“坐吧,你这手长脚长的,我怕你再踩穿了我这屋子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凳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小时候来的时候经常坐的呢。

    裴伊月拿过小凳,就跟小时候一样,坐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廖骞已经很多年没有跟她这样面对面的说话了,眼前的她虽然长大了,但还是会让他觉得跟她小时候没区别。

    他扬头看了看这间屋子,笑了笑说:“这很好啊,你也知道我离不开车,只要是有车的地方,我都能活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又是何必呢,您想要车,不管是什么车我都能给你弄来,为什么一定要住在这,都这么多年了,要是哪天这里被拆了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拆了再说呗,这不是没拆吗!”

    廖骞揉了揉鼻子,朝着楼下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你是从哪掏腾出来的,傻里傻气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失笑。

    她拉着小凳子朝前挪了挪,小声说:“他可不傻,人精着呢。”

    廖骞嫌弃的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年无声无息的,倒是变得开朗了不少,都会笑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笑脸倏的一敛,扭过头,不吱声。

    这老头嘲讽人的本事真是多少年如一日,一点都没变。

    廖骞嫌弃的咂了咂嘴,“诶呦,真是能耐了,刚刚还花枝乱颤的,我不过是说了他一句不好,立马就给我甩脸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。”

    跟这老头生气,那是早晚要被气死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才没那么笨跟他置气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,我不说了行了吧,不过丫头,他到底是干什么的,知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?”

    半晌,裴伊月轻轻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他是北城白家的二儿子,正宗的军阀世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,廖骞腾的一下站起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不是疯了,你这不是找死呢吗!”

    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,平静的目光静谧的就如同以往的她,丝毫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紧迫。

    楼下,听到这么大声的叫喊,白洛庭忍不住朝上面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毫无阻碍的视野,刚好跟站起的廖骞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拉了廖骞一下。

    他一条腿站的本就不稳,她这么轻轻一扯,很容易就让他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廖骞惊讶未退,压低了声音,仍是一脸温怒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孩子,你是不是被人打傻了,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吗,居然还敢跟军门的人来往,不行,你不能跟他在一起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无辜的抓脸,也不去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直到他说完了半天之后,她喃哝的说:“我们都结婚好几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廖骞嘴角抽搐的频率,裴伊月下意识的朝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她讨好的笑了笑说:“师傅,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,您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了是吧?”

    廖老头平静的语调下,裴伊月隐隐的感觉到一丝危险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他突然吼道:“结婚了你也不知道告诉我,连杯喜酒都不请我去喝,你还有没有把我当师傅?死丫头,一消失就是两年,我还以为你死了呢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