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曹珍苍白的脸,白洛庭站起身。 .

    他看向白立成,“之前您说要走法律途径,我特别赞成,这次无辜受到牵连的人是小月,我不希望这件事草草了事,我要看到结果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白立成只顾着惊讶,哪里还能听得进白洛庭的话。

    他紧蹙着眉心,不敢相信的看着曹珍。

    “真的……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曹珍低着头,一边落泪一边失笑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的计划很完美,尤其是当陈珏琴让裴伊月坐她车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失败和成功之间往往都只差这么一步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算我说不是我做的,你还会相信我吗?立成,我是个女人,我也希望自己的家庭是完整的,这么多年,你对我很好,可是你对我再好你也是别人的丈夫,我从来没有跟你要过什么名分,但我也会奢望你能主动替我想想,我的女儿养在别人身边,而她,却打着友好的旗帜来跟我耀武扬威。”

    曹珍抬起头,满脸的泪却不见她眼中有丝毫后悔。

    “当年你说跟她结婚是无可奈何,但是你们却有了两个儿子,立成,你是真的没有爱过她吗?还是说,一直以来你只是在骗自己?”

    曹珍的话说完后,病房内一阵安静。

    诡异的气氛中,只有白洛庭一人置身事外,当着那个悠闲的旁观者。

    陈珏琴自认那颗心早已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听到曹珍的话后,似乎还有着那么一丝期盼。

    她看着白立成,仿佛是在等他的犹豫,或者,仅仅只是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然而,她却再次失望。

    内心的高傲不允许她像任何人低头。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说:“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,不怕告诉你,白立成这些年不跟我离婚,并不是因为他还顾着这个家,他只是顾着他自己的名声,还有我们陈家对他的帮衬。你做出这么多事,不过是为了想要回小莹,可是你又知不知道,我早就跟小莹说过你的存在,是她自己不想认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原本说好第二天回北城,可是裴伊月这么一受伤,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一早,白洛庭接了白洛言的电话,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中午,白洛庭没回来,陈雪却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月嫂子。”

    病房门前,裴伊月端着一杯热水,拖沓这脚步正往回走。

    听到叫声,她回头,看了一眼匆匆走来的陈雪。

    “小月嫂子,你怎么自己出来了,我听姑姑说你出了车祸,你应该在床上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陈雪接过她手里的热水杯,想要去搀扶她,却被裴伊月微微侧身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谢你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疏远毫不隐藏。

    她在白洛庭面前挑拨离间被拆穿,裴伊月真的不懂,她还有什么脸以现在这副人畜无害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陈雪伸出的手落空,含笑的脸微微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一脸柔弱的样子看起来让人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上次我在小庭哥面前乱说话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样直白的回答根本不是她预料的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,后者脸上的淡漠,似乎一点都没为她的回答而感到难堪。

    之前在陈家,裴伊月也许还会因为她姓陈而隐忍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她们所站的地方,已经不再是陈家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那种懂的时时刻刻用虚伪来掩饰自己的人,更何况,她现在是真的讨厌她。

    陈雪眼中的娇弱渐渐疏散,她勾起嘴角,露出一丝狰狞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裴伊月,你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转变,裴伊月一点都不惊讶。

    她的冷漠不同于陈雪的笑脸,然而跟陈雪的冷笑相比,她毫无面色的表情似乎更加令人慑寒。

    陈雪垂着眼睫,没了矫揉造作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比之前真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真可惜,原本我还想跟你好好相处的,不过现在看来,怕是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突然上前去拉裴伊月的手。

    裴伊月眉心一蹙,下意识的将手一甩。

    陈雪顺着她的力道朝后一跌。

    手里的玻璃杯啪的一声碎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陈雪手腕按在碎玻璃上,整个手背也被开水烫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急切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嗖的从裴伊月身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雪,这是怎么回事,你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陈雪手腕被碎掉的玻璃杯划破,血流在碎玻璃上,有点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郑文秀扶着陈雪,一脸惊慌。

    陈雪咬着嘴角,眼泪瞬间流下。

    “不怪小月嫂子,她不是故意推我的,她可能心情不好,妈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狠狠拧了下眉。

    正要说什么,身后,一只手突然勾在了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裴伊月回头,看到白洛庭,心里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也太会装了。

    郑文秀扶着陈雪站起,她瞪着裴伊月怒道:“你这个女人也太狠了,我们家小雪到底哪得罪你了,居然下这么狠的手,你还有没有人性?”

    蓦地,白洛庭阴冷的眸子狠狠的朝着郑文秀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郑文秀一个哆嗦,陈雪赶忙拉住她。

    脸上的泪源源不断,虚伪的娇柔再次被她运用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妈,你就别怪小月嫂子了,她真的不是故意的,是我不好,明知道她受伤心情不好还来烦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起那张足够委屈的脸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小庭哥,你也别怪她,她真的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可以忍受屈辱和磨难,但却忍受不了这种冤枉。

    她蓦地上前,“陈雪,你够了。”

    陈雪低着头,露出一丝惊恐。

    郑文秀把自己的女儿护在身后,“小雪都已经受伤了,你还想干什么?小庭,你看看你媳妇儿,打了人还这么嚣张,真当我们陈家没人了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没说话,伸手把裴伊月拽回身边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看着郑文秀,说:“我替小月跟你们道歉,先带小雪去包扎吧,其他的事晚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庭哥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扶着裴伊月正要走,陈雪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要不是裴伊月刚刚亲眼见到她的强势,恐怕她真的要被她的演技给骗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侧眸看了她一眼,搂着裴伊月的手却丝毫没有松懈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半晌,陈雪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先带小月嫂子回去休息吧,你多陪陪她,她可能真的是心情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没说话,直接推开门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重新关起,郑文秀也带着陈雪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廊拐角处,陈栋一动不动的站在那。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姐姐,不应该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裴伊月坐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个陈雪,真的很厉害,她简直快要把她气死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看着她气呼呼的脸,突然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上次跟你说不要自己摔倒,看来你是真的听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紧了一下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是我推她的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只要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一脸不在乎的坐在她面前,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裴伊月一把推开他放在头上的手,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推她,是她故意来拉我,我只是甩开她,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她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你不相信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相信你,我只是觉得你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裴伊月皱起眉,她听不懂他的话。

    白洛庭拉起她的手,轻轻揉捏。

    他嘴角的笑意淡淡,但却不同于往常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就是,她掩饰的那么好,居然被你给发现了,你不假装继续看不懂也就算了,还跟她硬碰硬,今天还好受伤的人是她,不然,我怕我会忍不住要了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愣愣的看着他,有点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半晌,她问:“你,你早就知道了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快穿之救赎男配  重生军嫂在七零  六零小娇妻  神级美食主播  建设盛唐  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