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70 不过关就换人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70 不过关就换人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该问的裴伊月都已经问了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眼中已经是清明一片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麻烦师傅跑一趟,我这边还有点事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欸臭丫头,你给我等一会!”

    裴伊月刚要挂电话,就听电话里的人扯着嗓子大喊。

    她把电话重新放回耳边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廖老头被她气够呛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过河拆桥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出车祸了吗,你在哪家医院,老头子去瞅瞅你去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两年廖老头真的挺想她的。

    以前他是独来独往惯了,可是后来,认识了一个十岁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胆子大,做事狠,最重要的是她喜欢车。

    当年是他死皮赖脸的要收她做徒弟,当时小丫头可是一百万个不乐意。

    不过也怪不得她不识货,谁让他早在她刚出生的那会儿就退出江湖了呢!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白洛庭一眼。

    她倒不怕他们见面,但是那老头一向不喜欢跟人相处。

    这万一见了面……

    结果她还真说不好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改天去看您吧,这里人多,您不是不愿意见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改天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不愧是他的小徒弟,果然了解他。

    一句话就让他动摇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想了想,说:“等我出院就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的,你要是不来以后就再也别找我,我可是会真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他每次都拿生气威胁她。

    可是到最后,每次都是他先服软。

    裴伊月轻笑。

    “好,一定去。”

    得了她的保证,廖老头的声音也欢愉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乐呵呵的说:“记得把你身边的男人也带过来给我瞧瞧,要是我觉得不好,立马换人,我廖骞的徒弟配的人一定得是这天底下最好的,一般货色都给我一边去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偷偷瞥了白洛庭一眼。

    心想,这俩人都这么嘴上不饶人,要是真的让他们见了面,会不会打起来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带他一起去的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虽然听不到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,但是却隐约感觉到他们在说他。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挂断电话,他有些着急的问:“刚刚是在说我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他一眼,端了下肩。

    “他说要我把你带去给他审核,不过关就换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换人?

    白洛庭抽了几下嘴角。

    本想暴怒,可是一想到那时她师傅,也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根,“你师父还真是会说话!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虽然上了岁数,但口齿还是伶俐的,最重要的是他还喜欢找茬。”

    这话算是给他一个心理准备吧。

    当初结婚的时候,他可是顺风顺水的。

    现在遇上这老头,怕是他有的苦头吃了。

    “曹珍的事你还想不想听了?”

    见他自己在那低头琢磨,裴伊月觉得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白洛庭抬起头,忧郁的眉心不展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,总的来说,这件事跟你妈无关,应该是曹珍一手策划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洛庭再次来到曹珍病房的时候,里面的人已经吵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没有关,他直接走进。

    说是在吵架,但实际上叫嚷的人就只有陈珏琴一个。

    白洛言站在一旁,弄不清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而曹珍只顾着委屈,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跟陈珏琴争吵的人是白立成,但是很明显,他连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,是说我做了这些事来害你是吗?白立成,你就这么相信她的话?”

    白立成站在病床边,始终安抚着委屈落泪的曹珍。

    对于陈珏琴,他可谓是绝情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,除了你还有谁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?”

    “恶毒?”陈珏琴冷笑。

    “白立成,如果换做二十年前,我的确有可能会想要杀了她,但是现在,你觉得你在我眼里还有这样的价值吗?就算我今天真的想要她的命,那小月呢,她是我儿媳妇,我为什么要连她都害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立成似乎并不认为裴伊月可以作为她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然而话还没出口,他却看见了刚好走进的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小庭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没有丈夫庇护,但是她有儿子。

    看到白洛庭,她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一张脸委屈到极致。

    “小庭,这件事真的不是妈做的,你相不相信妈?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轻拍了拍陈珏琴的肩膀,像是安抚。

    随后,他走进,来到曹珍的床边。

    “珍姨,你好一点了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的关心让曹珍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问的事她的伤,还是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抹了一下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小庭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点了点头,而后拉过一旁的椅子,自顾自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,咱们就说说今天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曹珍一愣,含泪的眼不由得看向陈珏琴。

    “小庭,你现在是要帮你妈脱罪吗?”

    “珍姨这话是在说笑?我妈本来就跟这件事无关,何来的脱罪之说?”

    白洛庭的性格,除了曹珍,每个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件事差点害了两个人,白立成不想就这么轻易的算了。

    “小庭,我知道你想维护你妈,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,我们还是走正当途径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看了他一眼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是这么想的,我已经给警局打过电话了,他们的人马上就会来,不过我现在想说的是,警察来带走的人不会是我妈,而是谋划这次事件的……珍姨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曹珍一怔,蓦地朝他看去。

    含泪的的眼底尽是愕然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怎么会是我,我是受害者,是你妈想要了我的命,你怎么能为了给你妈脱罪信口开河?”

    激烈的叫嚷声,哪里还能看得出她以往的娇柔?

    这么多年,也许只有这一刻的她,才是她本来的面目吧!

    白洛庭长腿一叠,静静的看着那撒泼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车被人动了手脚,差点死掉的人明明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,甚至连一点外伤都没有。”白洛庭淡淡的打断曹珍的叫嚷。

    那一刻,曹珍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却因为白洛庭的话感到不解。

    “小庭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白洛言问。

    他一向不喜欢曹珍,发生了这样的事,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从进门开始,他父亲就跟曹珍一起指责他的母亲,他想帮忙还口,但却因为不了解情况而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已经找人去交警大队看过你那辆车,的确是被人动了手脚,我只能说你的手法很精明,但是并不等于能够瞒天过海。车头起火只是因为水箱里被人换成了汽油,但如果真的是我妈做的,她应该把汽油灌满整个水箱,而不是一点点,至于刹车,谁都可以动,你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曹珍紧抿着唇,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哭了一下午的她,眼睛已经有些充血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,是我故意弄坏自己的车来害我自己吗?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害你自己,你是想陷害我妈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曹珍一脸惊恐,使劲摇头。

    她抓着白立成的手,眼泪对于白立成来说是她最好的武器,尤其是在这种时候。

    “立成,他疯了,他怎么能这么诬陷我,我是受害者,他们怎么能反咬一口?”

    白立成纠结的皱眉。

    他看了白洛庭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后者却是那么的坦然。

    “小庭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抬眸,勾起嘴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您不相信我的话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相信吗?

    整个白家,就连老爷子都不敢质疑他,他又怎么敢?

    白洛庭从口袋掏出被裴伊月捡到的那颗红宝石,放在床头的柜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到我妈脖子上那串项链的背面是红宝石的,但是你错就错在跟小月说你没有这么贵重的东西,珍姨,我忘了告诉你,小月的记性很好,她跟我说,上次你跟我爸出现在咖啡厅的时候,带的就是这么一对红宝石的耳钉,她没说错吧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