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69 打错电话了吧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69 打错电话了吧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看着那如米粒大小的东西被她这么完好的放着,白洛庭默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之前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之前裴伊月买的那条项链他仔细看过,上面的红宝石的确跟这颗很像。

    他虽然肉眼分不清真假,但是应该不会这么巧,曹珍的车里刚好有这么一颗东西吧!

    他走近裴伊月,直视的目光像是想看透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是想自己去查,还是想为陈珏琴隐瞒?

    这件事如果真的是陈珏琴做的,那么她让她坐上曹珍的车,那便是其心可诛。

    他不能容忍!

    裴伊月靠坐在床上,镇定的神情丝毫没有被他渲染。

    “我没跟你说,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白洛庭,是曹珍告诉你红宝石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有的时候,她的镇定真的让白洛庭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裴伊月眼眸微缩,狐疑中她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曹珍太奇怪了,这颗红宝石我之前问过是不是她的,她却一脸陌生,为什么当着你的面她又突然说起红宝石的事?而且,今天你妈的项链是反着戴的,并没有露出红宝石的那一面,她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裴伊月之前的确怀疑陈珏琴。

    但如果真的是陈珏琴想要害曹珍,又为什么让她上了曹珍的车?

    白洛庭让他妈送她去酒店,如果是路上出了事,陈珏琴逃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她那么疼儿子,不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是曹珍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说不知道的时候,眼中带着一丝清冷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又想找人去看一眼那辆车,你能帮我吗?”

    这是裴伊月第一次开口让他帮忙。

    也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动用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白洛庭不知道自己是该觉得荣幸还是开心。

    他轻轻动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要我亲自过去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摇头,“不用,只要能让他去看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拿起床边的手机,号码是手拨的。

    她的手机里并没有存这个人的号码,但是这个号码她却记得如此熟悉。

    白洛庭眯了眯眸子。

    突然问:“这人是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裴伊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男的,今年五十多岁,怎么,你该不会连他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吧。”白洛庭下巴一昂,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光听这岁数,白洛庭就满意了。

    微扬的嘴角带着笑,他坐在她面前,认真的看着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久才被接通。

    对方懒懒的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师傅,是我。”

    师傅?

    白洛庭眯起眼,觉得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声音消失了两秒,随后,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打错电话了吧,我家小徒弟早就从良了,不认我这个师傅了,我这个老头子现在是孤家寡人,早就没徒弟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早就料到这老头会抱怨,但是,现在也不是听他抱怨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廖老先生,既然您连徒弟都没了,那现在您一定很清闲吧,有没有时间帮我去看一辆着火的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着火的车?车都着火了还有什么好看的,你要害死老头子我呀?”

    老头子的牛脾气一上来,裴伊月真的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低垂的眸稍稍动了动,流转间,勾出一抹诡异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撅起嘴,鼻子一吸。

    白洛庭睁大了眼睛,见鬼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师傅,人家让人欺负了,您要是不帮我,就来医院替我收尸好了,我出了车祸,这话要是传出去,您如果不嫌丢人,那就这么着吧!”

    这哽咽的小调,哪里还是白洛庭认识的她?

    裴伊月眼一抬,警告他别出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电话里的人骂骂咧咧道:“小丫头片子,老子教的那点本事你趁着这两年全都还给我了是吧,你跟我玩了两年失踪,现在一出来就让我给你收尸,你是想气死我?你现在在哪?让我帮你干什么,快点说!”

    她就知道这老头嘴硬心软。

    裴伊月奸计得逞,嘴角深深一扬。

    “一辆车头起火的车,现在应该在交警大队,你直接过去,找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说大哥的名字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就说白洛言,会有人让你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廖老头在电话里哼哼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有男人了,臭丫头,也不带来给我看看,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无奈的笑了笑,“以后有机会,您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裴伊月身子一瘫,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白洛庭朝着她手里的电话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师傅?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猜啊。”

    漆黑的眸中有着一股顽劣。

    裴伊月眼底笑意潋潋,故意勾起他的好奇。

    白洛庭嘴角一撩,拉起她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叫这个人廖老先生,五十多岁,又让他去看车。之前我见识过你开车的手法,很厉害,所以,你这位师傅该不会是二十年前的车神,廖骞吧?”

    发生在裴伊月身上的事,白洛庭总觉得不会是小事。

    这个廖骞消失了将近二十年,虽然说起来有点夸张,但白洛庭还是大胆的猜测了。

    听他猜的这么准,裴伊月似乎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她乖张的歪了歪头,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就是喽。”

    车神廖骞,三十年前出现在各大竞技场上,十年的时间名声响便世界各个国家。

    然而在二十年前,他突然在竞技场上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在哪,更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消失。

    那个高傲的车神,白洛庭虽然没见过,但也听人说过。

    他的脾气很古怪,他不喜欢跟人说话,因为他跟任何人都说不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他对车不只是痴迷,而是执着,或者说,是依恋。

    没人能理解他对车的感情,也许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没人能够走进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消失这么多年,也没人知道他在哪。

    如果说,裴伊月的师傅真的是这位车神,那么,他只能说太意外,也太惊讶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裴伊月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接起电话,就听那边云淡风轻的哼哼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电话里包含一些风声和嘈杂,想必是他人还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该不是这就看完回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呢,你还打算让我住在那?”廖老头有点不待见,说话也没什么耐心。

    好久没跟着老头吵嘴了,裴伊月有些心累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车起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水箱里的水被人换成汽油,引擎磨损加上汽油自然就着火了,我说你这个丫头,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也要问我?”

    这件事的确用不着问,只不过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她没办法自己去验证。

    交给交警大队去调查,她又觉得不安心。

    毕竟京都这样的地方,她见识过太多**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勾结出来的结果,那并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那车门呢,有没有被撬过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提车门?”

    裴伊月话被打断,电话里的人怨声连连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你一个小姑娘,不要总是那么粗鲁。那车门是你踹下去的吧,连门上的轴都踹不见了,你让我去哪看车门?你说你怎么总干这样的事,那车着火你就让它着呗,烧完了那点汽油自然就灭了,也不知道你急个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皱起眉,问道:“您刚刚说,烧完了汽油自然就灭了是什么意思?车要是一直烧下去,难道不会引起爆炸吗?”

    “爆炸个屁,只是车头着火而已,又不是油箱起火,前后隔着那么远,而且水箱里的汽油也没多少,顶多烧个三五分钟,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?”

    不会爆炸,只是一场虚惊?

    裴伊月眼眸微缩,冷冷的扯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师傅,假设以这辆车的状况,从市中心开到西环路,有没有可能不出差错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要车开的慢,引擎的摩擦减小,自然就没什么问题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