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68 因为我冤枉啊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68 因为我冤枉啊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没错,她是生气,绝对不是因为吃醋。 ..

    她又不是他,才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做出那么丢脸的事。

    看着她气呼呼的脸,白洛庭笑的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说出了她生气的理由,但这个前提还是因为他扶了陈雪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,他也没有送她上楼啊。

    他只是扶了她一下,顺便侧个身,给她让了条路而已。

    这丫头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他送陈雪上楼的?

    白洛庭伸手在她下巴上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笑道:“下次看到这样的事,一定要看完了在离开,不然我可是很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目光中仍旧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喜欢看我扶她,你为什么当时不上来阻止,自己生闷气,很好玩?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吱声,自己却回想了一下当时不去阻止的理由。

    她不去是因为当时陈凯的挑衅,但更多的却是,她并没有怀疑过白洛庭跟陈雪之间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一个陈雪而已,她并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白洛庭紧了一下捏再她下巴上的手,提起她的脸,让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自己在那乱想,想什么就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说出来?”裴伊月头一扭,赌气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冤枉啊!我昨天根本没有扶陈雪上楼,我的确是扶了她一下,但只是一下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狐疑的眼神并不是很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毕竟那她是亲眼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不信你可以去问大哥,他跟我一起下的楼,他能为我证明。”

    为自己的清白求证,白洛庭一点都不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反而裴伊月却觉得因为这样的事去问别人,那是她脑子坏了之后才会干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说,我才不要问。”

    她问不问都好,反正这事白洛庭一点都不心虚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今天怎么会坐曹珍的车,我不是跟你说了让妈送你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蹙眉,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今天的这些事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弄错了呢,如果不是陈珏琴做的这些,那岂不是冤枉了她?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裴伊月闭上眼,揉了揉额角。

    白洛庭见状蹙了下眉: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要不要叫医生?”

    裴伊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,就是伤口有些疼。我坐曹珍的车是因为你妈说家里有事要先走,因为顺路,所以才让曹珍送我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脸色转变的明显,但裴伊月却不知道他是因为哪句话而起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后来路上曹珍跟我说你妈不对劲,说着说着车就起火了,在之后她发现刹车失灵,就变成现在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至于她在车里捡到红宝石的事,裴伊月并没有说。

    白洛庭叹了口气,心疼的摸着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应该把你交给别人,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垂着眼睫,喃哝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小的抱怨像是在撒娇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外婆到底是什么病,我看她的样子,也不像是神志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突然问到我外婆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他,犹豫着要不要把之前老太太说的那些话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外婆的事你别操心了,好好养伤,我去看看曹珍,你先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走出去,裴伊月没有拦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所谓的看一定不只是看看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可是他去曹珍那,即便问出什么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曹珍肯定会说这件事是陈珏琴做的。

    事情只会越问越复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陈珏琴,她想杀我,立成,你要帮我做主,我已经够忍让了,二十几年我连自己女儿的面都没有见过一次,她为什么还要来对我做这样的事,立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哭了,这件事我会给你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嘤嘤的哭声透过门板就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白洛庭站在门外,眸光黯淡不明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他轻敲了两下门,敲门声很温润。

    白立成看到走进来的人是他,轻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月还好吧?”

    白洛庭没说话,只是轻轻点了下头,随后目光就落向了曹珍。

    曹珍的哭声早在白洛庭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收敛了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,从外表上看似乎一点伤都没有。

    跟裴伊月比,她还真是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曹珍似乎感觉到他的打量,吸了吸鼻子,说:“今天还好有裴小姐在,不然的话我可能真的就死在那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刻意。

    白洛庭微微眯了眯眸子。

    “珍姨,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曹珍拉紧了白立成的手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白洛庭的语气不算差,但在曹珍的印象里,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么严肃的样子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她把今天发生的事全都说了一遍,倒也没加什么个人情绪。

    白洛庭抱着胳膊,直到听她说完,他才问:“刚刚我在门口好像听到你说这件事跟我妈有关?”

    闻言,曹珍委屈的将脸撇向一边。

    眼泪忍不住滑落。

    “小庭,虽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不相信,可是我真的想不到除了你妈还会有谁对我做这样的事。你妈好端端的约我见面,见了面也没什么重要的事,只是闲聊,我并不觉得我们之间是可以闲聊的关系,让裴小姐受伤,我真的很抱歉,这明明只是我一个人的事,该在这场车祸中死掉的人是我,是我连累了裴小姐。”

    见她自己委屈还不断的埋怨自己,白立成终究是不忍心。

    他握紧了她的手,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小庭,这件事还是让陈珏琴来说清楚吧,如果真的是她做的,我想我们需要走法律的途径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平淡的目光没有一丁点的反应。

    不管是自己的父亲和这个女人的亲昵,还是白立成说要走法律途径惩治陈珏琴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他早已麻木了这些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需要调查,珍姨虽然是受害者,但也不能空口无凭的就说是我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见白洛庭三两句话就要摆脱掉陈珏琴的嫌疑,曹珍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在咖啡厅,我看到你妈带了一条红宝石的项链,刚刚车发生事故之前,裴小姐在我的车里也捡到一颗红宝石,当时我还奇怪,我的车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,现在想想,会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曹珍没有把话说到最后,但也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没再说什么,但是那双眼却比之前多了一丝紧致。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曹珍却默默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白立成,委屈的泪痕还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立成,要不这件事还是算了吧,看小庭的样子,好像不是很相信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如果今天来的人是白洛言,曹珍的这些话一定会全都被当成屁话。

    可是白洛庭……

    她看不透他在想什么,但是依照他对裴伊月上心的程度,十之**会为她的话考虑。

    白立成紧了紧她的手,心疼道:“不行,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一味的忍让,可是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,这一次,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再受委屈。”……

    回到裴伊月住的病房,白洛庭的神色显然比出去之前严肃了不少。

    白洛庭走之前让她睡一会,可是发生这样的事,她哪里睡得着?

    “这么了,曹珍醒了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走过去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小月,你是不是在曹珍的车里捡到一颗红宝石?”

    红宝石的事只有她跟曹珍知道。

    当时她捡到红宝石的时候,曹珍是那么的泰然自若,完全没有把那小小的物件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现在她为什么会对白洛庭说?

    “她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白洛庭蹙着眉,目光幽深。

    “东西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问过裴伊月事情的经过,可是她却完全没有提过红宝石的事。

    以她对事物观察的敏感度,白洛庭不相信她没有想到陈珏琴。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指了一下外套。

    白洛庭起身走过去,在口袋的暗格里摸了摸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