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67 生气就是吃醋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67 生气就是吃醋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之前在里面的时候她什么都不说,出来之后却跟她说她婆婆不对劲。 .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她突然约我见面,我本来就有点奇怪,我们的关系你也知道,二十年了,自从她把小莹抱走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。刚刚她的态度你也看到了,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奇怪。

    她当然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她不止觉得陈珏琴奇怪,就连她,裴伊月也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明明是情敌,一个人抢了她的老公,另一个抢了她的孩子,这样的两个人居然能坐在一起有说有笑,她也是胆子大才敢跟她们坐在一起,随便换一个胆小的,还不得吓的原地爆炸!

    只不过两人刚刚还谈笑风生,这么一会她就开始说陈珏琴有问题。

    在裴伊月看来,好像是她的问题更大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曹珍摇了摇头,眉心始终没有舒展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,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安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帮理不帮亲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两个人面前,裴伊月真的找不出谁有理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帮亲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身后的一辆车超了过去。

    曹珍一慌,方向盘突然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裴伊月身子一晃,被脚下的一道红光吸引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从车垫中捡起一颗细小的红宝石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掉的吧?”

    曹珍看了一眼她掌心那颗米粒般大小的宝石,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么贵重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狐疑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是你朋友的?首饰上少了这么一颗会很难看的,你还是放好吧。”

    曹珍再次看了她的手一眼,仍是没表现出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上车的时候不小心带进来的吧,我没什么朋友。”

    轻微的轰隆声不知道从哪传来的。

    曹珍发现不对劲的时候,裴伊月已经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停车,你的引擎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引擎盖哄的一声燃气。

    曹珍吓了一跳,猛地去踩刹车。

    然而她踩了几下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眼前的火光惊人,曹珍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刹车,刹车失灵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眉心紧紧一蹙。

    “想办法停车。”

    曹珍没有裴伊月的那种镇定,刹车失灵,眼前火光一片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早就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方法来停车。

    着了火的车子在马路上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裴伊月捏紧了手里的那一小颗红宝石。

    她现在终于相信曹珍的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可红宝石不是她的,也不是她朋友的,那么,今天跟他们一起出现,并且拥有细碎红宝石的人就只有陈珏琴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的项链是反着戴的,想必是没有发现吧!

    “陈珏琴,一定是陈珏琴,我就说了她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曹珍惊叫中看向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她为什么连你也害,你不是她儿媳妇吗,她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拧起眉,看了曹珍一眼。

    这种勾心斗角的事她实在不擅长。

    她把手里的红宝石塞进口袋,孰是孰非是以后的事,现在她要做的是让这辆车停下。

    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,抬起一脚,砰的一声,车门直接被她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曹珍本来就一脸惊色,在看到这一幕,脸色就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她,惊恐道: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眼前的火光已经遮挡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车在这么烧下去,迟早会爆炸。

    裴伊月侧身探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右手边的街口拐角处有个消防栓,既然刹车不灵,也只有这一个方法了。

    “踩紧离合器,坐稳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伊月突然握住方向盘猛的一转……

    路上出现一辆冒火的车,人人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周遭的空荡刚好可以让她们冲过去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。

    消防栓被撞断。

    大量的水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天寒地冻,着火的车子被消防栓里的水浇灭,车里的人相继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裴伊月在晕倒之前听到了手机的响声,可是她却没有来得及接听……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裴伊月坐在病床上,额角贴着一块纱布。

    右腿在撞击的时候有些撞伤,但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她晕过去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没休息好,等她被送到医院,人就已经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很久,虽然她不愿意相信,但这次的事陈珏琴的嫌疑的确最大。

    把车动到这种程度,很明显是冲着人命去的。

    也许她是真的恨曹珍抢了自己的丈夫,但是已经这么多年了,她也带走了曹珍的孩子,为什么她会选择现在来杀她?

    还有她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陈珏琴做的,又怎么会让她去坐曹珍的车?

    这些事没有一件能让裴伊月想明白。

    她头疼的揉了下额角。

    突然,病房的门被人撞开。

    白洛庭大步走进,急切的脸色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没等裴伊月开口,白洛庭已经来到她面前,手一伸,勾着她的头把她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我快被你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浓重的喘息在耳边呼喘。

    砰砰的心跳声那般明显。

    裴伊月感受得到他的着急和担心,但毕竟是刚吵过架,她还是有些抗拒他突然的亲近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推开他。

    白洛庭捧着她的脸看了看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纱布很刺眼,他隐隐皱眉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,你是想急死我才甘心吗?”

    凌乱的发丝下,紧蹙的眉心被裴伊月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今天老太太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看着他焦急的脸,裴伊月最终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拨开他的发丝,细弱的指尖在他眉心轻揉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撞伤头你就要拧眉,我要是真的死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话还没说完,白洛庭一把捏住她伸来的手,狠狠的堵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他一辈子都不想听见。

    他不允许那个字发生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一晚上短暂的分离,裴伊月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贪恋他的体温,他的气味。

    宽大的病服包裹着那瘦弱的身子。

    白洛庭不敢太过贪婪,他怕自己会弄伤她。

    然而,当那纤细的手臂攀上他的脖颈,那一刻的坚持终究还是会崩塌。

    热情的吻几乎要将她拆之入腹,在最后一刻,他还是及时制止了自己。

    离开她的唇,就见她红着脸,喘息凝重。

    白洛庭轻抚她的头,温热的呼吸伴随着轻柔的语气,像是要将她融化。

    “以后生气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,就算跟我吵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吵架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眨巴着眼睛,有点不理解他的话。

    她就是觉得吵架大多数人都不喜欢,所以自己才闷不吭声。

    现在他却说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吵架,但是我更不喜欢被你推开,我宁愿抱着你听你吵,最起码我会觉得你是在乎我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从不知道昨晚的他心里会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乎。

    她当然在乎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太在乎,她怎么可能生气?

    “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看着她,有些期待她后面的解释。

    裴伊月支吾了半天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要她像他一样随口说出那些不喜欢的事,她真的有点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要勉强自己,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她的为难,白洛庭也不想强迫她。

    他坐起身,裴伊月突然拉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晚上扶陈雪上楼,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吵架。

    更不想被他认为自己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要强,但是在他面前,她甘愿自己弱势一点。

    白洛庭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突然提到陈雪,他表示有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什么叫他扶陈雪上楼?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想说,你是因为吃醋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吃醋,是生气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很抗拒吃醋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即便她现在是在求和,她也不允许他这么说。

    看她一脸严肃的据理力争,白洛庭忍不住失笑。

    “生气就是吃醋,不然你为什么要生气?我想了一晚上都没想通你为什么生气,原来是我的小丫头学会吃醋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脸上的笑是因为他开心,但是看在裴伊月眼里就变了味。

    她蓦地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不是吃醋,我生气是因为你送她上楼还埋怨我受伤,你要是没有跟她拉拉扯扯的,我怎么会被你表弟打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本人完全不会开车,文中关于车的一切大家都不要在意啊~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