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们以后不吵架了好吗?”

    许久,裴伊月的回答就像沉入了大海,无声无息……

    “小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正要出口的话,因为这声对不起而溃散。

    他轻笑,笑声中透着一种安心。

    “早上看你睡得沉就没叫醒你,看来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早知道她睡一觉就会消气,他一定会坐在床边等她醒来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晚上不见,他已经开始怀念抱着她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整理好从房间里出来,突然看到老太太一个人坐着轮椅经过。

    老太太身边通常都会有人陪着,裴伊月四处看了看,却没看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朝她招了招手,神秘兮兮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外婆,您怎么一个人出来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拉着她的手笑了笑,然而这样的笑意裴伊月一看就知道她又犯病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跟你说啊,你别跟小庭生气了,他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刚刚看陈珏琴的反应,好像并不知道她跟白洛庭吵过架。

    她本来还在奇怪,他一晚上没回房间,是怎么做到没被人发现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老太太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小丫头啊,你听我的,跟小庭一定要好好的,小庭很喜欢你,他昨天都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神秘兮兮的样子,裴伊月真的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他们都说她脑子不正常,喜欢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可是她知道她跟白洛庭吵过架,这听起来又不像是胡话。

    裴伊月蹲在老太太面前,“外婆,他跟您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掩着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拉过裴伊月受伤的那只手,心疼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昨天在我床边坐了一夜,唠唠叨叨的还以为我睡着了,其实我在装睡,他都没发现,你说他笨不笨?”

    在老太太床边坐了一夜?

    难怪那些人都不知道他们吵架的事,原来他没去别的房间睡,而是在老太太房里待着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轻轻摸着裴伊月手背上的淤青,喃喃道:“他心疼你只知道忍,瞧瞧这手,多好看,伤成这样他怎么能不心疼,好孩子,你的好日子在后头,你们一定要好好的,不能被人挑拨,这个世上坏人太多了,你们身边的坏人也太多了,一定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在这呢?该吃药了!”

    郑文秀急匆匆的跑来,看起来像是找了老太太有一会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背对着她,在听到她叫声的那一刻,脸色变的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刚刚还是神采奕奕的老太太,这会儿就呆愣愣,嘴里念念叨叨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文秀跑过来,拉着老太太的轮椅往后一拽。

    裴伊月的手脱离老太太的手心。

    那一瞬,老太太似乎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裴伊月站起身。

    郑文秀不待见的瞪了她一眼,什么都没说,推着老太太就走了。

    郑文秀的态度裴伊月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老太太最后看她那一眼,却让她觉得有些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离开陈家,裴伊月跟白洛庭约好了半个小时后在酒店见。

    然而在裴伊月上车之后,陈珏琴突然说让她陪她去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裴伊月心里有些急,但又不好意思拒绝。

    陈珏琴带裴伊月来了一家咖啡厅,在她们来之前,已经有人先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坐在那的人,裴伊月一愣。

    瞳孔微缩,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陈珏琴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体面大方,即便她此刻面对的是曹珍。

    曹珍仍旧一身朴素,而陈珏琴的华丽恐怕是她这一辈子都没办法比的。

    曹珍站起来,笑意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她看向裴伊月,“裴小姐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尴尬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真想找人问问,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正室约小三见面,这是要撕逼吗?

    那带她来干什么?她可是不会帮忙的!

    “裴小姐喝点什么,咖啡可以吗?”

    曹珍常住京都,在这她也算是尽尽地主之谊。

    她主动跟裴伊月开口,像是想要缓解场面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不喝咖啡,牛奶好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曹珍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向裴伊月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该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是什么?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看懂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陈珏琴微微眯了眯眸子,突然拉住裴伊月的手,笑着问:“小月,你该不会是有好消息了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一脸懵逼……

    她抽了抽嘴角,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们误会了,我只是不喝咖啡而已,喝果汁又觉得有点凉,所以才要了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纷纷松了口气,裴伊月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她们是以为她怀孕了,所以紧张吗?

    现在又因为她没怀孕,所以松了口气?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反应啊?

    “小莹……最近还好吗?”曹珍开口。

    身为母亲,孩子虽然不在身边,但始终还是会惦记。

    陈珏琴看起来没什么敌意,温和的笑脸始终端着。

    “她挺好的,不过这次没跟我们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白洛莹为什么不来,曹珍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她不是陈珏琴生的孩子,陈家即便知道她的存在也不会欢迎她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白家过的是大小姐的生活,在外人面前也是高高在上,但总归她还是见不得人的。

    正所谓笑里藏刀,绵里藏针,说出的话都是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同样是女人,裴伊月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同情谁了。

    两人这次见面纯属闲聊。

    裴伊月甚至搞不懂她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项链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摸着脖子上的项链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小儿子买给我的,儿媳妇帮忙挑的,我也觉得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曹珍似乎找错了话题,听完陈珏琴的话,她脸色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毕竟儿女的孝敬她这辈子都体会不到。

    看着陈珏琴提到孩子时一脸幸福,她终究还是觉得心里酸酸的。

    陈珏琴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就在裴伊月跟曹珍尴尬的坐在那的时候,白洛庭的一个电话解救了她。

    她走到一边,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人呢?”

    裴伊月掩着听筒,小声说:“我跟你妈在外面,估计还要等一会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?在哪,要不要我去接你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别来了,我和你妈在咖啡厅,她约了曹珍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安静了一瞬。

    白洛庭似乎也没想到陈珏琴会突然约曹珍见面,而且还带上裴伊月。

    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独自坐在那的曹珍。

    “你妈去洗手间了,还好你打电话来,真的好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去接你吧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人在一起的场面,白洛庭就是想都能想象的出来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针锋相对这么多年,或许早就习惯了,可是他的丫头不一定习惯啊!

    “别,你还是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他那张嘴,除了坏事还真没什么别的本事。

    看着陈珏琴从洗手间走出来,裴伊月急忙说:“你妈回来了,我不跟你说了,晚点见面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这趟洗手间去的有点久。

    回来她没有再坐下,而是看着曹珍略显为难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,我刚刚接了个电话,家里出了点事,要我赶紧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听到陈珏琴说家里出事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妈,出什么事了,我跟您一起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是什么大事,你刚刚再跟小庭打电话吧,他肯定等你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陈珏琴看向曹珍,“不好意思,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儿媳妇去国际酒店,我这边实在是走不开,让她一个人走我又不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国际酒店在市中心,曹珍刚好也顺路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的车就在楼下,我会把她安全送到的,你有事就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走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本是想说她自己可以打车过去,曹珍却硬要送她。

    曹珍的车只是普通的大众。

    她虽然跟了白立成这么多年,但日子过得也并没有太过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车里,沉默中曹珍突然说:“你婆婆今天有些不对劲,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 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  韩娱之我是安娜  跪下,我的霸气老公 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 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  热辣新妻:总裁大人给点力!  娱乐怪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