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刚刚真应该把枪留着,打在你手上让你试试疼不疼。”

    整个客厅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除了白洛庭走下楼的声音,没人在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郑文秀吞了吞口水,搂着陈栋的肩膀往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没了她的聒噪声,大厅里终于安静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走下最后一节楼梯,停下脚步,看向陈魏。

    棕色的眼是他愤怒时的表现,而那冷若冰霜的表情更是说明他的心情差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就没打算带小月来这,给你们带来麻烦,实在抱歉,明天一早我就会带小月离开。另外,在埋怨别人的同时,你最好先管好自己家的人,别让我再听到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,你们不配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仿佛将整个陈家都打入了冰冷的湖底,并且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白洛言不安的皱眉。

    “小庭,外公不是这个意思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意思我听的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不听白洛言的辩解。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一个佣人,“给我药酒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在等药酒的功夫,陈珏琴走过去关切道:“小月伤的严重吗,要不要叫人来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的冷漠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   陈珏琴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小庭啊,妈上去看看她好不好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佣人拿过药酒递给白洛庭。

    白洛庭看了陈珏琴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她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转身上楼,陈珏琴一把拉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牵强的笑意不再是高雅大方,反而显得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孩子,这样好不好,再陪妈在这待一天,就一天,明天过了,后天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微微侧眸,没有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看着陈珏琴期待的目光,他也不忍心去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和小月住酒店,到时候和您一起回北城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妥协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陈珏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们住酒店,我现在就去给你们订。”……

    裴伊月泡在浴缸里,一头墨发挽在头顶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,受伤的手搭在浴缸边缘,手背上的淤青比刚才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她自认自己不是小肚鸡肠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陈雪对她来说也算不上是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怎么,她就是心烦。

    这种烦闷甚至想让她暴躁。

    突然,砰地一声。

    浴室的门被撞开。

    裴伊月一惊,愕然的看着闯进来的人。

    白洛庭回到房间之后发现人不见了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她一丝不挂的坐在浴缸里,他默默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拧着眉,羞愤达到了最高点。

    她身上什么都没穿,就浴巾都被她放在水池边上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她并不愿意被他看到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白洛庭是谁?

    他向来是以自我为中心。

    他原本倒是想出去的,可是听到她这么一吼,他反倒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他提步走进,就见裴伊月眉心越拧越紧。

    走到浴缸旁,他居高临下,看着水中艳丽的涟漪。

    半晌,他蹲在浴缸旁,凉凉的说:“你的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没见过的,有必要怕我看吗?”

    说话时,他拿起她紧紧握拳的手,药酒倒在掌心,帮她轻轻揉搓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在跟我生什么气,你受伤又不是我害的。”

    类似自言自语的话显然是在服软。

    可是裴伊月却越听越烦躁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这样不顾她的羞臊,觉得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样子,她更加觉得抗拒。

    蓦地,裴伊月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。

    她不看他,冷冷的说:“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隐隐皱眉。

    微缩的瞳孔似乎带着一丝不耐烦。

    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把她的脸转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别再跟我闹,我心情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性格是那种生气时你即便是哄都未必有用的,但若你跟她来硬的,她一定会逆流而上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青了大片的右手蓦地一挥,手背刚好打在白洛庭的手上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被挥开的手,白洛庭凝息一叹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直接把她从浴缸里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羞怒袭上心头,裴伊月心中的烦闷顿时被怒气掩盖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湿哒哒的,随便一甩,手臂就从白洛庭的手里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快速的从浴缸里走出,抓起浴巾在身上一裹。

    细弱的肩头因为气愤而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漆黑的眸下透露着深深的敌意。

    她身体里那种自我防范的意识是从小培养出来的,不管面对的人是谁,她都不允许对方触碰到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而今天的白洛庭,就是在挑战她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白洛庭隐隐皱眉。

    他见不得她受伤,可是她却总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不反对她强硬,她可以对全世界的人都端出强硬的架子,可是她却偏偏把这种抵抗用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出去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视线淡淡一垂,其中的厌恶与抗拒是那般的明显。

    白洛庭长这么大,向来都是被人追捧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?

    他咬牙,手里的药酒砰的一声放在她身后的洗手台上。

    “懒得管你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浴室里再次剩下裴伊月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喘息是那么的安静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心情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更难受了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好像心里的一切都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身旁的药酒。

    也许他的关心,她永远都享受不起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此时,北城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晚上都在拿着手机刷朋友圈,结果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小不点,该不会是忘了吧?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一晚上都拿着手机啊。”

    看他一晚上都愁眉不展的摆弄手机,叶朵文终于忍不住好奇。

    她探头去看,叶彦杰却把手机直接锁屏,还不忘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,看你的电视。”

    看着叶彦杰上了楼,叶朵文嫌弃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吃了炸药了?不看就不看呗。”

    十二点的钟声响起,叶彦杰再次刷了一边朋友圈。

    终于,那只蓝色的叮当猫的头像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你!

    唯一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下面是那张圣诞节晚上跟她一起拍的合照。

    叶彦杰看着那一个字静默了半晌,突然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他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猜到了,所以他这一晚上才会如此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猜错,他怕她想要的不是他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出现之后他才知道,原来,他也会怕……

    裴雨菲发完朋友圈之后,不安的捧着电话一直祈祷叶彦杰发来信息。

    电视里的春晚都快结束了,可她的手机却仍是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他是没看到吗?

    还是他不想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她?

    脸上的失望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愈发浓重。

    她起身,落寞的跟裴俊海道了一声晚安,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床边,裴雨菲低着头,眼睛一直盯着毫无动静的手机。

    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。

    她要放弃吗?

    他会不会是因为忙,所以还没看到?

    纠结中,手机屏幕开开关关。

    最后,她心一横,发了一条信息出去。

    心脏扑通扑通的跳,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。

    突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裴雨菲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竟然是叶彦杰打来的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的手有点哆嗦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是打来拒绝她的?

    该来的总会来,更何况是她自己走出的这一步。

    裴雨菲深吸一口气,滑动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她虽然个自己打了气,但声音一出口,还是露了怯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咬着唇,听到叶彦杰的声音,心跳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然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家楼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蹭的站起。

    “楼下?”

    她跑到窗边往下看了看,可是天太黑,她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对,你们家楼下,你要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亢奋的一声,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跑出房间,裴雨菲脚步顿了一下。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娱乐怪才  叫兽来袭:撩宠萌妻  重生闪耀香江  绝色玄灵师:邪君的腹黑妃 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  神级修理术  创业谜底  天下无妞不识君 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