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63 不就是道歉吗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63 不就是道歉吗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沉寂中,突然响起咔哒一声。 ..

    裴伊月转头看去,就见陈栋举着枪,对着她。

    “坏女人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来不及回神,陈栋扳机一扣,一颗塑胶子弹直接打在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这气枪虽说是玩具枪,但却力道十足。

    裴伊月手上没有任何遮挡物,一个塑胶子弹扫过,手背隐隐犯疼。

    她皱眉,看着陈栋。

    “没人教过你这东西不能对着人打吗?”

    陈栋瞪着她,冷哼。

    “我就打你。”

    这小男孩的敌意不知道从哪来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懒得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正要走,陈栋对准她又是一枪。

    裴伊月身子灵巧的一侧,躲过那一枪,动作快的惊人。

    陈栋愣了一下,不死心的再次上膛。

    “陈栋!”

    突来的一喝,裴伊月隐隐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门前,就见白洛言一脸怒色,大步朝着陈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一把握住他手里的枪,恼道:“你在干什么,怎么能用这种东西打人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陈栋使劲扯着被白洛言抓着的枪,却怎么也抢不过他。

    白洛言一把抢过他的枪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怒,怒的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陈栋毕竟还小,而且他知道白洛言是干什么,要说不怕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枪,没敢捡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着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她是坏女人,我就是要打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打谁?”

    阴冷的一声,在白洛言之前开口,那悠悠然的声音却透着一股阴郁。

    声音传来的方向是门口。

    而开口的人,正是刚好出来的白洛庭。

    陈栋身子一转,蓦地站直。

    他怕白洛庭,比怕白洛言要明显的多。

    白洛言回头看了一眼裴伊月,刚才陈栋打中她的手,他刚好看见。

    “小庭,看看她的手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大步走下台阶,直奔裴伊月。

    他拉过她的手看了一眼,手背上已经紫了一块。

    他蹙眉,看了一眼面色淡然的裴伊月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多能忍?

    居然这样都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温柔的声调与对着陈栋时有着极大的反差。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垂眸,没说话。

    白洛庭转身走到白洛言身边,捡起地上的枪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看了陈栋一眼说:“这个世上能对人开枪的人只有两种,一种是军人,但是很明显,你不配,另外一种就是杀手,不巧,你们家不允许出这样的人物,所以,你这辈子没有资格再碰枪。”

    说完,白洛庭手一甩,气枪直接扔进篝火的火堆中。

    “我的枪!”

    陈栋一脸惊愕,看着火堆大叫。

    白洛庭不理他,语气仍是冷的惊人。

    “别让我再看到你碰枪,不然的话,我打断你的手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恐吓对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来说的确是有点重。

    可是裴伊月却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十岁的时候,杀人已经是活命的本钱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她面对的也只是这小小的恐吓,那么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陈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洛言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,哭什么?”

    相比白洛庭,白洛言还是心软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话陈栋根本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白洛庭扬声一喝。

    极大的吼声是连裴伊月都没有听过的。

    陈栋吓的一哆嗦,嘴一闭,立马敛去了哭声。

    “去道歉。”

    外面闹的这么大动静,里面的人全都听说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走出,陈雪也在他们当中。

    看着陈栋忍着哭声一抽一抽的,也没人敢上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去道歉,马上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大发雷霆这样的事,只在白家发生过两次。

    一次是多年以前。

    另一次就是出现死猫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陈家这些人,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他发火。

    陈栋提着灌铅的脚步,一步一步的仿佛比上刑场还要痛苦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他便停下脚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不去看裴伊月的脸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栋蓦地抬头,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没错,话是裴伊月说的。

    责罚这种不受训的孩子,她比白洛庭拿手。

    陈栋眼睛通红,却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。

    他嘴角发抖,蠕了半天,大声吼道:“对不起,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不是道歉的态度,你是想让你父母在这重新教你一遍怎么跟人道歉吗?”

    一个有爸有妈的孩子,居然是这样的教养。

    裴伊月这些话就是说给站在那的二舅和二舅母说的。

    她在教育陈栋,但同时也在教育他们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目光看的都是一脸平静的裴伊月。

    她那凌厉的话令人难堪,但却又找不出任何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栋,快点给小月嫂子道歉。”

    陈雪跑过来,拉了一下陈栋的手。

    陈栋紧抿着嘴,握着拳,死都不肯再说一声对不起。

    陈雪没办法,只能尴尬的看向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小月嫂子,小栋还小,我替他跟你道歉好吗?”

    “他还小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反问。

    “教养这种东西,难道不应该是懂事之后就应该学会的吗?你是想说,他这么大,还不懂事?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想过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她刚才跟白洛庭在楼梯上拉拉扯扯的,她就心烦。

    这两天下来,大的小的一个个全都跟她过不去。

    她也是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的脾气一上来,恐怕他们谁都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别欺负我姐,你不就是想让我道歉吗,我道歉就是了,对不起,我不不应该打你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诡异的沉默伴着寒风。

    大过年的,气氛却如此僵硬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裴伊月冷沉的眼始终没有起色。

    “好,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这句“原谅”很生硬,就跟陈栋不情不愿的道歉一样。

    陈栋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觉得被人原谅也是一件这么难受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,小庭,快去看看小月伤的严不严重,别在这站着了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开口打破这里的尴尬。

    所有人当中,除了陈栋,就属裴伊月年纪小,两张紧绷的脸面面相窥,就像两个吵架的孩子。

    白洛庭没说话,走过去,拉着裴伊月进了屋。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离开的背影,白洛言再次想到刚才她闪躲子弹时的速度。

    眼眸不由得眯起。

    刚刚那么近的距离,就连他都不一定能躲过陈栋的那一枪,可是她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是偶然吗?

    还是她真的有这样的能力?

    房间里,裴伊月的手背淤青了一大块,可是她却不叫疼。

    白洛庭有些气。

    “骨头都被打断了,你就不能叫一声?”

    裴伊月头瞥向一边,一言不发的,看起来也像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在跟你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蓦地,裴伊月手一抽,狠狠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管。”管你的表妹去吧!

    白洛庭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却不敢太用力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闹什么脾气?又不是让你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但又不想说自己生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扶陈雪上楼,他就应该在白洛言之前出来。

    他要是早点出来,陈栋哪有机会打她?

    说来说去还不都是怪他。

    一张生气的脸,就差把“生气”两个字刻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看她伤成这样又不肯说话,白洛庭有些心烦。

    他起身,什么都没说,直接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郑文秀搂着自己的儿子,心疼的一个劲的抱怨。

    “那么大个人了,不过是挨了一下打,能有多疼,居然还跟小孩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大过年的闹出这样的事,陈魏心里也有些埋怨。

    再加上她原本对裴伊月也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郑文秀的抱怨一声接着一声,他最终忍不住一声重叹。

    “才来了两天就闹出这么多事,弄的鸡犬不宁的,看来也不是个懂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懂不懂事,好像还轮不到你们来议论。”

    没人发现白洛庭在楼上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这冷冷的话一砸下,所有人都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洛庭一步一步的从楼上走下来,眼睛紧锁着郑文秀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