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62 不可描述的事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62 不可描述的事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白洛庭笑,是笑她笨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早就看穿了,可是没想到,她居然开门让陈雪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丫头也不是时时刻刻都那么聪明嘛!

    两人的心照不宣,完全没有避讳站在那的当事人。

    陈雪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她那一个小小的谎话按理来说根本不会被拆穿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知道裴伊月怕冷。

    更不知道她怕冷对白洛庭来说,一直都是他最上心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小月嫂子,我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头一转,一张极致的笑脸奉上。

    “别在意,他就是这样,一点点小事也放在心上,今天的确是我自己说想一个走走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话不是为了给她脸面,而是觉得她跟陈凯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敢跟陈凯硬碰硬,是因为她知道他那样的性格,就算真的说出什么来也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而陈雪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外表实在是太柔弱了。

    就连她都差点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陈雪咬着嘴角,不知是感激还是委屈。

    在裴伊月笑容的欢送下,她终于走了。

    关上门的那一刻,陈雪脸上的娇柔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握再门把上的手紧了紧,就听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,裴伊月脸上的笑意逐渐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她一把推开白洛庭的手,无语的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都是些什么人,个个都有毛病,我又没招惹他们,干嘛一个个都来找茬?”

    好像自从他们结婚之后,白洛庭好久都没有见过她这么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他轻笑,抱着胳膊就这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自己笨,还怪得了别人?”

    裴伊月赌气的往身后的床上一坐,嘟囔道:“难怪你不愿意来,这也太糟心了,我们还要在这待多久啊?待太久我可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受不了,而是忍不了。

    她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,弄死几个。

    白洛庭走到她面前,俯身,两手在她身侧一撑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不是觉得,还是我们两个的二人世界比较好?回去后要不要搬出去?”

    千方百计勾引她搬家,安的什么心?

    “不搬,我们回去这些人又不会跟回去,为什么要搬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样都不松口,白洛庭单手在她腰间一揽,俯身将她压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他从她的耳垂吻到脖颈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最敏感的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裴伊月身子一颤,伸手推他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你别闹。”

    温热的手从她毛衣下面伸进,轻抚着她平坦的小腹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,你真的一点都不想每天只有我们两个人,不管在哪都可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突然忍不住笑出声,不知是被他痒的,还是被他的话逗的。

    她隔着毛衣去抓他的手。

    她抬眸瞪他,嘴角却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要搬出去就是为了方便你耍流氓?你是觉得我傻吗,你想耍流氓,我还要依着你?”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昂了昂下巴,正要起身,白洛庭突然深邃一笑,再次把她压下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觉得你不依着我,我就没办法对你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说完,他低头封住她的唇,不给她任何还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裴伊月挣扎了几下,嘴里唔唔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很少这样不老实,白洛庭松开她的唇,想听听她到底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裴伊月羞红了脸,气呼呼的瞪了他半晌。

    突然,手一伸,指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去锁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的阴影她可不想经历第二次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妈,我好像惹小庭哥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,陈雪低着头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郑文秀关上门,走过去在陈雪胳膊上扯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过多少回了,不要在他面前出差错,你怎么就这么没耐心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你要是在这样胡来,谁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陈雪紧抿着唇,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“帮我,帮我,你们全都说在帮我,他们现在都已经结婚了,我还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个不争气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郑文秀在她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结婚了又怎样,现在的一切不能代表将来,你这么好的条件,哪里比那个女人差?他们难得来住这么久,你把握好机会,你现在要做的是取得她的信任,而不是处处跟她作对,看准时机再出手,别总是乱来。好日子在后头,是不是你的就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就是除夕夜。

    老太太白天还算清醒,始终拉着裴伊月说话,倒也给了她一个不用面对那些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老太太有些开始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一会说家里的妖魔鬼怪太多,一会又说让她小心别让人抢走了宝贝。

    裴伊月哄不住了,最后还是佣人上来给老太太吃了药,看着她睡着裴伊月才离开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天已经彻底的黑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燃起来篝火,乒乒乓乓的炮竹声在在外需喧嚣着。

    裴伊月从来没有过过这么热闹的年,即便身旁的这些人个个心怀不轨,但最起码好在还有白洛庭在。

    白洛庭从后拥着她,握着她的手,看着满天绽放的烟火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她此刻的开心,这可能也是她来到这唯一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了。

    白洛言一整天都在处理周姨的事,回来的时候连晚饭都没赶上。

    白洛言从车里走出,看了白洛庭一眼,显然是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白洛庭在裴伊月耳边说了几句,裴伊月点了点头,而后看着他跟白洛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白洛庭进了屋,陈雪也有些待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月嫂子,外面太冷了,你要不要也进去?”

    裴伊月摇了摇头,“我还想在看一会,你要是冷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雪等的就是她这句话,招呼打过之后,她忙不迭的回屋。

    陈凯见人都走了,自己在这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离开前,他故意经过裴伊月身边,邪笑道:“不跟进去,你还挺放心啊!”

    裴伊月听的出他的话是提醒,但是她却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放心的,难道有狼会吃人?”

    见她说的这么不在乎,陈凯无奈的摇了摇头,像是在感叹她的天真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没有狼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里面有虎,而且还是只母老虎。好心提醒你一句,不要太相信男人,男人总是无情又多情,小心后悔。”

    陈凯也走了。

    转眼间,篝火旁就剩下裴伊月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里倒是不冷,可是看着天上不断绽放的烟花,她却觉得没有刚才好看了。

    不能否认,陈凯的话扰乱了她。

    她倒是不怕白洛庭会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,可是她却莫名的心烦。

    犹豫了许久,她还是决定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白洛言跟他说的话应该是关于昨天那个玻璃锥的事,正好她也想知道。

    客厅里,一群长辈在那有说有笑也是热闹。

    正准备往里走,就见白洛庭下楼的时候刚好遇上陈雪上楼。

    陈雪也不知是脚软还是绊倒,整个人朝前一扑,白洛庭刚好扶住她。

    那较弱的小身板靠在白洛庭身上,倒是半天都不自己站起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想要迈进的脚步就这样停住。

    她现在要是过去,是不是有点不识趣?

    视线无意间瞟向一边,却刚好遇上一脸坏笑的陈凯。

    他朝着楼梯的方向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裴伊月再次看过去的时候,白洛庭已经侧过身扶着陈雪上了楼。

    昨天裴伊月想了一晚上都没想明白,陈雪为什么要说谎。

    刚刚听了陈凯的话,又看到了这一幕,她好像突然懂了。

    之前白洛庭总是嫌她身边男人太多,现在也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转身走了出去,陈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般女人看到这一幕,难道不应该上去捉奸吗?

    她居然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再次出来,裴伊月突然觉得冷了很多。

    是因为白洛庭不在的关系?

    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再次抬头,却已经没了看烟花的兴致。

    她走到篝火旁,灼热的火光打在她清隽的脸上,映的她的轮廓更加分明。

    她捡起地上一根燃过的烟花棍,伸在篝火里烧着。

    思绪慢慢渐远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