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61 人心隔着肚皮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61 人心隔着肚皮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白洛庭拉过她的手,放在手里把玩。 .

    他不急不忙,口气依旧淡淡:“下去干什么?你难道忘了你刚刚假装摔倒还是被我抱上来的,你现在就这么下去,岂不是让人怀疑?”

    她的手很软,很细,摸起来没有一丁点粗糙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真的怀疑这样的一双手,是怎么做到拿枪杀人的。

    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将她的手握住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一眼两人的手,突然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难道就一点都没怀疑过这东西是我放的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头不抬,始终看着他们是指交缠的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裴伊月问这句为什么的时候,语调及其平静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内心却如倒海翻江,动荡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相信她?

    他明明已经猜到她不是这么简单,为什么仍是不带一点防备?

    沉稳的目光终于看向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许久,裴伊月视线一撇,躲开与他视线的纠缠。

    “人心隔着肚皮,别这么轻易相信别人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淡淡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白眼一翻,“嗤,这宅子里的人对你来说都不是别人,还不照样出了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的抱怨,白洛庭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带你来这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郁闷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你们家太奇怪了,每个人都奇怪,还有白洛莹的事,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想到白洛莹的事她就郁闷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事她居然现在才知道。

    从白家到陈家,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态度怪怪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又是个胡言乱语的。

    两个舅舅一家子表面上谄媚的要命,实际却从陈凯身上就能看出本质。

    表面道貌岸然,背地里却是满心龌龊。

    整个陈家,唯一一个实实在在的,恐怕也就只有那个陈栋了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不止一次的瞪她了。

    还真是年纪小不懂的掩饰。

    见她眉心一抖一抖的越拧越紧,白洛庭伸手在她眉心揉了揉。

    “既来之则安之,别再皱你的眉头了,都要夹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声音不重,但却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陈魏推开门,正要走进,脚步蓦地一顿。

    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个人,他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还坐地上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还以为出了这样的事,大家都会跟上来看看热闹。

    然而,进来的人却只有陈魏和白洛言。

    白洛庭身形不动,长腿一曲一直的挡在路中间。

    陈魏没办法走进,只能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毕竟是长辈,裴伊月也不好意思一直坐着,而且还是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正要起身,白洛庭拉着她的手不但没松,反而用力把她往下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再次跌回地上,屁股摔的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小声埋怨。

    白洛庭没理她。

    白洛言刚才进来没顾上裴伊月,这会儿看她坐在地上,才拾起之前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小月,你刚刚在外面没摔倒哪吧,要不要找医生来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没事,谢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从刚刚她起身的动作来看,她明显就没什么大事,陈魏看着她,微微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找到人了吗?”白洛庭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白洛言点头,脸色却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周姨说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轻扬了一下眉梢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对这个结果不满意。

    白洛言看了裴伊月一眼,像是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“人送走了,应该能问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之后,裴伊月深深的感觉到,白洛庭就是一个国宝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他明明只是个外孙,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待遇?

    陈魏进来只是想看看白洛庭的伤。

    见他没事,他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休息一下吧,这件事让小言去查,我们不打扰你们了,晚饭的时候我再来叫你们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饭白洛庭没有下楼跟大家一起吃,而是叫人把他们的饭菜端了上去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裴伊月把餐具送下楼,顺便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好巧不巧的又遇上了陈凯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她面前一拦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跟他碰撞,裴伊月脚步一侧,却不巧刚好给了他机会,让他把她推向墙壁。

    陈凯的手抵在裴伊月身后的墙上,嘴角一撩,邪肆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,你这个小狐狸精倒是有两下子,连我都敢耍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惊不慌。

    手里的水杯稳稳的端着,里面的水甚至没有大幅度晃动。

    她抬眸,直视陈凯眼中的愤恨。

    “看来表哥是对我刚刚的手下留情不太满意,想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陈凯嘴角的笑意变得狰狞。

    他伸手捏向她的下巴,然而却在碰到她的那一瞬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收回手,顺带着把另一只撑在墙上的手也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手段够狠,不过我在想,白洛庭知不知道你的真面目,还有,今天那个玻璃锥子,会不会是你故意放进去的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清隽的小脸与那嘴角的阴冷很是不协调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以他对我的信任,就算我想杀他,需要用这样的方法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笑脸,陈凯不由得背脊发凉。

    他暗自吞了口口水,朝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屑一笑,转身离开的同时,凉凉的说:“你表弟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的房间很多,路也是曲曲折折。

    好在裴伊月记性好,不然这左拐右拐的她肯定找不着门。

    房间门前,陈雪站在那,脚下轻踱。

    整个陈家裴伊月看来看去,好像也就只有她没什么攻击力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开口问。

    陈雪吓了一跳,蓦地转身。

    看到是她,陈雪尴尬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月嫂子,我,我没什么事,我就是有点担心小庭哥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走过来,也没想太多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拿着水杯,另一只手直接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站在桌前,听到开门声,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看到陈雪,他没说话,而是直接把目光转到了裴伊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表妹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目光在裴伊月的身上凝了一瞬,见她毫无防范的把陈雪放进来,他似乎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白洛庭晚上没有下楼吃饭,大家都以为他伤的很重,可是陈雪没想到,他居然跟个没事人似的站在这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前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心没肺的招呼。

    白洛庭微微拧了一下眉。

    陈雪走进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洛庭,“小庭哥,你不是受伤了吗,不躺着休息可以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脸上的表情掩饰的很好。

    心里的那点疑惑也在裴伊月的随意下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“小伤而已,小月帮我处理过了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走到他面前,把水杯递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白洛庭接过水杯,另一只手在她腰上一勾,亲昵的态度完全无视陈雪的存在。

    裴伊月感觉到他的故意,但却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白洛庭喝了口水,而后把杯子放在身后的桌子上,空闲的手勾了一下她耳边的发。

    “这宅子很大,乱走很容易迷路,下次想逛的话就让小雪陪你,不要自己一个人走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有点懵。

    平白无故的他这是在说什么呢?

    “我没有一个人走啊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轻扬了一下眉梢。

    “哦?小雪说你想一个人走走,所以她才回来找我们的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睁大了一双眼,又萌又无辜。

    “哪有?明明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刚想说什么,就见白洛庭嘴角勾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那狐疑的笑意仿佛是再说:笨丫头,你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没有说完的话遏在的口中。

    裴伊月终于明白白洛庭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之前她就觉得奇怪,陈雪不过是去送个子弹,为什么白洛庭会那么巧跟她一起来。

    当时只顾着对付陈凯,她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现在听白洛庭这么一说,原来如此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