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听说,你小的时候曾经走失过,那么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?”

    “在孤儿院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说话的同时淡淡的垂下眸。

    这样的谎话说出来,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,可是她却不得不这么说。

    如果她连孤儿院这层保护都失去了,那么,她剩下的童年就只有阴暗和悲惨。

    这样的过去她不愿意回忆,更不愿意拿出来与人分享。

    看到裴伊月情绪上的变化,白洛言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“外公,还是说点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陈魏厉目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也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他再次看向裴伊月,问:“你在外面吃了这么多年的苦,既然回家了,为什么不多在父母身边待几年,这么快就嫁人,你父母难道就不会舍不得吗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看向陈魏。

    她承认自己情商不高,但是这么明显的话她还是能听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不喜欢她嫁给白洛庭。

    沉寂的墨眸透着淡漠,对于这些不支持他们在一起的人,裴伊月心里总会莫名的出现一丝抗拒。

    “外公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冷冷一声从后闯入。

    他收起手里的电话,走到裴伊月身后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冰冷的视线对着陈魏,没有尊敬,反而是那般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那一瞬,陈魏的脸上似乎多出了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是想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刚刚白洛言开口打断他的话,他却没有理会,而现在,他却因为白洛庭的一句话而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周遭的气氛安静的诡异。

    这里明明还有这么多人,但是偏偏却没有一个人讲话。

    裴伊月再次领教了这里的诡异。

    她看了白洛庭一眼,总觉得这些人的怪异都是来自于他。

    “我跟小月的事是我们自己的事,您还是别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的嚣张在陈家愈发的放大。

    以前裴伊月只知道他不把外人放在眼里,现在她才知道,原来家人他也是用同样的态度对待。

    从屋里走出,裴伊月被外面的冷讽吹得缩了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白洛庭紧了一下她的手,一路往前走。

    像是恨不得直接走出大门离开似的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家的人都好奇怪。”

    蓦地,白洛庭脚步一顿,猛地回头。

    裴伊月吓了一跳,差点撞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不带你来这,是你自己要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“天降埋怨”也来的太突然了,裴伊月表示自己有点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她答应来这,是因为这是他外公外婆家,她哪知道他们家的人一个个都怪里怪气的?

    “那你提前跟我说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白洛庭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也想说,但这又哪里是他说得清楚的。

    突然,陈栋跑了出来,急促的脚步声直奔着他们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庭哥哥,教我打枪。”

    他手里的枪是刚拿到的新年礼物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把枪已经很久了,可是家里人却说他年纪小,一直不买给他。

    这回还是陈雪趁着过年买来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把玩具枪,但每个细节都做的很逼真,远远看去,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假枪。

    陈雪跟在陈栋身后走来,缓慢的步伐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地上覆了一层雪,看着那较弱的人从雪上走过,让人有种想要过去扶她一把的冲动。

    陈雪走过来,看着他们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小庭哥,你就教他吧,不然的话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她的手在陈栋的脑袋上搓了搓,一看就是个宠爱弟弟的好姐姐。

    白洛庭之前的确答应过陈栋教他打枪,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裴伊月一眼,像是在犹豫。

    陈雪似乎看出了白洛庭犹豫的理由,她伸手挽住裴伊月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小庭哥,小月嫂子借给我一会好不好?她第一次来,我带她到处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话都说了,就算白洛庭不愿意,裴伊月也不好驳了她面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们才第一次见,这手上的亲密,裴伊月还真的有点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自来熟,更不喜欢跟陌生人有太多的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胳膊,转而握住白洛庭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里这么大,我正好也想到处参观一下,你去教你弟弟打枪,一会我再回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偌大院子被大门进来的一排卵石路分割,裴伊月和陈雪走去的方向有一片矮松整整齐齐的列出一条条的甬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裴伊月对参观这里真的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大冷天的,她宁愿躲在暖和的屋子里,也不愿意在这寒风中来回溜达。

    可是相比寒风,她更不愿意坐在一堆陌生人中间。

    突然,矮松林里闪过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陈雪伸手在口袋里一塞,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哎呀,瞧我这记性,我忘了把子弹给小栋了,小月嫂子,你先自己走走,我把这个给他们送过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从口袋里掏出的一颗塑胶子弹,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陈雪转身跑开,裴伊月狐疑的眯了眯眸子。

    她的脚步很快,跟刚才的细弱步伐相比,有很大的出入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“果然一家子都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嘟囔一声,自己继续往前闲逛,没走两步,突然一道声音拦住了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弟妹吗,怎么一个人在这?”

    裴伊月转身,就见陈凯在矮松林后收起手机,勾起嘴角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指了指身后。

    本想说她是跟陈雪一起走到这的,可是一回头,空荡荡的院子哪里还能见到人?

    她收回伸出去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随便走走。”

    陈凯走出来,朝着她身后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没看到有谁跟着,他的脚步走的更大胆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陪你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一家子都是怪人,躲得了这个躲不了那个。

    裴伊月也很无奈啊~!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裴家在北城也算是首屈一指,你又是裴家的大小姐,喜欢你的人应该不少吧?”

    能把话问的这么直白,恐怕也就只有这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陈家人能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的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凯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着她冷隽的侧脸,目光久久没有移开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长得不错,难怪他会看上你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微微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她是看在他之前对白洛庭客客气气的份上,所以才答应跟他走走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这会儿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说出口的话,句句都包含嘲讽。

    看了看四周,裴伊月突然发现陈凯带她走的地方越来越偏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有些不对劲,突然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正要转身,陈凯一把抓住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走嘛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他的手,裴伊月眉心一紧。

    身子倏然一侧。

    陈凯被她的力道一甩,手一滑,莫名的就松开了。

    陈凯愕然一瞬,反而对她的反应更有兴趣了。

    脸上的笑已经完全失去的善意,他再次走近她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你跟白洛庭在一起之前的新闻我都看过了,除了他,你还跟别的男人有过一腿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身侧的手一握,差点没忍住。

    被人这样侮辱她还是平生第一次领教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心情,除了想撕烂他的嘴,别无他想……

    一梭子子弹打的差不多了,陈栋摸了摸口袋,发现子弹盒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看着他在身上摸来摸去,大概也猜到是没子弹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也没心思在这教他,裴伊月不在他身边,他一刻都不能安心。

    “没子弹就改天在打吧,该注意的我都已经交给你了,自己练吧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转身要走,就见陈雪朝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白洛庭深眸微眯,看了看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小月呢?”

    陈雪步伐看不出急切,但却喘着重气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发现小栋的子弹还在我这,就说要给你们送过来,我本来是叫她一起来的,她却说要自己走走,所以我就一个人过来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贱人已上线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 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  韩娱之我是安娜  跪下,我的霸气老公 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 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  热辣新妻:总裁大人给点力!  娱乐怪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