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57 全家人都很怪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57 全家人都很怪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“白洛莹自己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从小到大妈都很疼她,对她也是视如己出,小莹知道了这些事之后,也没有吵着要找自己的亲生母亲,所以一直跟我们生活在一起。%d7%cf%d3%c4%b8%f3”

    没有吵着要自己的亲生母亲?

    但凡是人,怎么可能不对生了自己的人好奇?

    白洛莹不想回到自己亲妈的身边,应该不是因为陈珏琴对她有多好。

    她那么聪明,怎么会分不出来哪边对她有利?

    陈珏琴的家世地位,不管是对她的以后或是将来都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但如果她回到曹珍身边,虽然也是白家的孩子,但永远都要背负着私生女的名头。

    难怪之前刘潇潇和裴心语都提醒她,说白洛莹对白洛庭的感情不一般,原来他们不是亲兄妹……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,他们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,但也是一个爸,这说来说去,还不是一样?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该说的都说了,看她的样子白洛言就知道,来之前白洛庭一定没跟她说过这些事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以他的性格,又怎么会去说这些事。

    见她还在愣神,白洛言拍了拍她的背。

    裴伊月身处震惊当中,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出现了裂缝,而且还有可能恢复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愣怔的跟在白洛言身后往里走,眼睛却直直的盯着走在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白洛言回头,刚好撞进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漆黑的眼眸中,一抹深深同情,不期而遇的被他看见。

    等等,为什么是同情?

    这丫头到底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

    热闹的气氛中,裴伊月静静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人有说有笑的脸,她却觉得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说的简单一点,这些人,笑的都很虚伪。

    白洛庭被大家围在中间,整个客厅除了一个腿脚不方便的老太太之外,所有人都是站着的,包括陈家的老爷子陈魏。

    白洛庭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附和着,看不出有什么热情,很是敷衍。

    裴伊月默默的看了一眼坐在那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谁知,老太太却笑眯眯的朝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反正这里也没人注意到她,索性她就坐在了老太太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小庭的新媳妇儿啊?”

    老太太笑的和蔼,目光中透着的尽是亲切。

    她的手很暖,但却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一眼自己被拉住的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您好外婆,我叫裴伊月,您叫我小月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热络声没停,没人发现这边的两个人已经聊上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笑呵呵的拍了拍裴伊月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月,真好,是个富贵的孩子,配得上小庭。”

    跟白洛庭结婚到现在,这好像还是第一个说他们配得上的人。

    之前是白曼冬,之后又是安希颜。

    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站着的那些人的谈话声停了,并且全都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裴伊月愣了愣。

    随着老太太目无旁人的夸赞,周遭也接连响起了称赞声。

    尤其是两个舅母,就好像再比谁夸奖的声音大,谁说的话比较多似的。

    刚刚在门前,她们好像都没理过她吧?

    难不成是那会儿没看见,现在才发现她在这?

    整个陈家人当中,除了那个最小的陈栋,就只剩下一位年纪最大的一家之主没有对裴伊月发出任何点评了。

    陈魏看了白洛庭一眼,目光似乎带着一些担忧。

    白洛庭不知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,还是刚巧看去,平静的目光淡淡一扫,仿佛带着一些警告。

    陈魏叹了口气,视线慢慢移开。

    在一群人的称赞声中,只有老太太的声音不高不低,很是平和。

    她拉着裴伊月的手不松,看样子是特别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小月我跟你说啊,你跟小庭要好好的,大富大贵的日子在后头呢,你要当心身边那些妖魔鬼怪,可别叫他们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嘴角的笑意僵了僵。

    妖魔鬼怪?

    他们家还生产这物种?

    一旁,二舅母一听这话,赶忙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老太太又开始胡说八道了,老太太年纪大了,总爱说些胡话,你别在意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二舅母推着轮椅把老太太带走,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白洛庭。

    白洛庭伸手拉起她,把她护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外婆年纪大,有些糊涂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知道白洛庭平时比较粘人,但是眼下他的动作,俨然不是粘人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在护着她。

    像是在怕什么。

    裴伊月再次看向二舅母把老太太推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老人家上了年纪有点糊涂倒是可以理解,不过她怎么觉得老太太并没有糊涂到那种程度。

    之前她说话谈笑都跟正常人一样。

    她要是真的糊涂了,她应该早就看出来了吧。

    还有她说的牛鬼蛇神,那是什么玩意?……

    白立成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裴伊月身上,拉着陈珏琴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。

    蓦地,他手一甩,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陈珏琴抓着自己被他捏疼的手腕,无伤大雅的轻揉。

    她嘴角的笑意依旧温和,看起来就像是个温柔恩爱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发这么大脾气,我不过是带孩子回来过个年,难道这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过年?”白立成冷哼。

    对于陈珏琴的笑脸,他早就看够了,也看透了。

    “每年过年你都是在那边自己过,今年为什么要回来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,我对你已经够容忍了,不要再惹出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淡淡的眸光透着心寒。

    然而这种寒意对于白立成来说,恐怕这辈子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当年两家联姻,是她坚持,所以这场婚姻才会促成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一直对她充满憎恨,可是他又知不知道她是因为爱他所以才想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年轻时候的无知,成就了她这一生婚姻的挫败。

    可是失败不等于认输。

    她陈家人,绝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。

    她扬起嘴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不过是回家过个年,你至于这么生气吗?你可以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不来?

    白立成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就继续装你的无辜吧,你以为你把孩子们都带来会有什么改变吗,我不会在这留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白立成的冷言冷语,最终还是泯灭了陈珏琴嘴边最后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,能把你管的这么紧,到最后你还不是要上我们陈家来博取颜面?如果让人知道这些年你的所作所为,我相信,你连现在的位子都保不住了吧。”

    没错,白立成的确需要陈家在背后做支撑。

    白家在北城风光,那是因为有老爷子撑场面。

    但是在京都,白立成却没有混出太大的成就。

    要不是陈家这么多年在背后力挺,恐怕他也只能乖乖的回到北城老爷子的手底下做事了。

    因为曹珍的事,白立成跟老爷子几乎闹到决裂。

    这些年,白立成很少会北城,就算回去,也不会去跟老爷子碰面。

    他现在唯一的支撑是陈家,要不是怕陈珏琴在这乱说,今天他也不会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这样做能改变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陈珏琴走近,轻轻挽上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她淡淡一笑,说:“就算不能改变,我也不想看你们过的太舒坦,走吧,爸还在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如白立成所说,没过一会他就找借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珏琴没有拦他,反正她来这真正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留他在这住一夜。

    之后陈珏琴被二嫂神神秘秘的叫走。

    白洛庭也因为一个电话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陈魏再次打量裴伊月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算不上敌意,但却带着一种隐隐的探究。

    “听说裴小姐跟小庭小的时候就认识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,小时候的事我不太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很简单的一个问题,但裴伊月却犹豫了一下才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说她跟白洛庭小的时候就认识,但那毕竟不是属于她的记忆,她不敢说的太肯定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小的时候曾经走失过,那么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