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55 要去京都过年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55 要去京都过年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丁克妈妈一着急,使劲抓住丁克的胳膊,怒道:“不能报警,你刚才没听他说吗,你这个同学跟白家有亲戚,说明她是裴家的人,你爸最近跟裴氏谈合作已经很不顺利了,要是被裴家人知道这件事,你爸的合约肯定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轻轻扬了下眉,勾起嘴角坏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~原来你们家正在跟我们家谈合作啊,呵!”

    这一声冷笑是什么意思,丁克妈妈不敢揣测。

    算上这次,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找她麻烦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,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,居然会是那个裴家的人。

    丁克不甘心,但是他却清楚自己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最近他爸爸的公司周转不灵,要是跟裴家的合作不成功,他们家恐怕就就要破产了。

    本是嚣张的人悻悻离开。

    裴雨菲并没有什么成就感。

    她转身看向叶彦杰,“你跟踪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转身就走,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裴雨菲才不管他高不高兴,急促的步伐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,还知道我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好路过,刚好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!”

    叶彦杰看了一眼站在那的钱多多,停下脚步,回头看了裴雨菲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逛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走?

    来都来了,怎么可能让他走?

    裴雨菲一把抓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要去哪啊,我还有话要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钱多多忍着笑,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咳,大仙,我突然想到我还有点事,要先走了,电话联系,拜拜。”

    若论情商这件事,没人比得过钱多多。

    她那眼力见可是足足的。

    裴雨菲朝她飞了个眼,算是感谢。

    钱多多挥了挥手,转眼就不知道钻到哪个商铺去了。

    跟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小丫头片子生气,叶彦杰觉得自己有点low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他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裴雨菲晃了晃他的手,笑嘻嘻的问:“你到底为什么会来这啊,是不是来找我的?”

    如果他说是,很没面子有木有?

    叶彦杰自认从不大男子主义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,生怕自己会在她面前丢了形象。

    他头一昂,否认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屁的不是。

    裴雨菲不信他。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那你偷听我讲话,你也想否认?”

    闻言,叶彦杰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裴雨菲得意的弯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他出现的那么及时,就算不是特意来找她的,也一定不是凑巧出现。

    她扬头,笑眯眯的问:“我刚才是不是很厉害?”

    叶彦杰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,满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是,被人指着鼻子的确挺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低头扭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人家不是淑女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淑女会当街口若悬河的把人家母子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?

    她也好意思。

    裴雨菲再次抬头,正好看见叶彦杰在斜眼看她。

    她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今天谢谢你啊,你又帮了我一次,只不过,你刚刚为什么不直接说你是谁,而是要跟警察提我姐夫?”

    她这个问题问的还真是天真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这种关系,说好不好,说坏不坏的,要是被人知道他们一起出现在这还闹事,天知道会闹出多大的新闻。

    而且看她的样子,他也不确定这小丫头心里都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又没什么关系,我能帮你这回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叶彦杰的话还没说完,裴雨菲小手倏然从他胳膊上滑落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愣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着她垂下去的手,叶彦杰突然有些不安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裴雨菲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们又没什么关系……

    的确,他们的确什么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虽然她一直努力的让他们之间有关系,可是在他眼里,她可能永远都只是个小孩吧。

    心情突然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家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蓦地,叶彦杰一把扯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让他们知道你是谁,他们会知道害怕,但如果告诉他们我是谁,他们怕的只会是我,如果我不在,他们还会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这辈子都没有跟哪个女人解释过什么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可是,即便他解释了,他却仍是怕她的小脑袋瓜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意思是,他需要一个明确的关系来保护她。

    她,真的能听懂吗?

    半晌,裴雨菲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的生日礼物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居然说生日礼物?

    叶彦杰嘴角狠抽。

    合着他刚才那些话都白说了?

    这孩子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,难怪学习不好!

    裴雨菲见他不说话,有些急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过我的,不管我要什么,你一定可以做到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叶彦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以前他一直觉得“对牛弹琴”是个成语,现在他才知道,原来这特么是个形容词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,心灰意冷的说:“对,你就记得你的礼物吧,没良心的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还有三天就是除夕。

    京都虽然来北城找人,但裴伊月猜想,他们应该也不会在过年这段时间大动干戈的来找她吧!

    下班回到别墅,刚进门,裴伊月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客厅里难得见到白洛庭会坐在这。

    她刚要开口,就听白洛庭冷冷的说:“我不去,小月也不会去,要去你们自己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啊?”

    裴伊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今天她回来居然没人发现?

    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神色一敛,看向门前。

    正要说什么,陈珏琴突然起身,笑着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月,你回来了?我们在说过年去京都看你们外公外婆的事,小庭闹脾气不愿意去,你最听话了,你帮妈劝劝他。”

    京都?

    外公外婆?

    那不就是陈珏琴的父母?

    上次在京都的时候,白洛庭和白洛言曾提到过他们。

    当时白洛庭还用他们吓唬白立成来着。

    陈珏琴拉着她的手,期盼的目光像是在等待她的回应。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一笑,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好啊,正好我也没有见过他们,是应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倏然皱眉,没说话。

    陈珏琴知道他的软肋在哪,裴伊月说去,他自然就会跟着去。

    温柔的笑意在陈珏琴脸上尽显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裴伊月的手,“也就只有你说话那小子才会乖乖听话,我这个当妈的话,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白洛庭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,除夕夜咱们一家去京都过,小言,你去订二十九那天的机票,咱们提前一天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回到房间,白洛庭还是闷不吭声。

    裴伊月放下手里的文件,奇怪的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答应去京都过年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淡淡一叹。

    原因说起来太复杂,而且他也不能保证自己说的清楚。

    既然她已经答应了去,那么到时候她就会知道他不想去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。

    虽然算不上好奇,但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那是他外公外婆,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,为什么会这个表情?

    “你跟你外公外婆感情不好?”

    白洛庭看了她一眼,两手握着她的细腰轻轻一提,直接把她抱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双手撑在她的身侧,凑近她。

    “答应我,到了那边不要理会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眨巴着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不懂他是什么意思,但她怎么觉得他这话是警告。

    难道说他外公家的人都如狼似虎?

    不能理他们,理了就会被吃掉?

    “你,这么吓唬我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吓唬你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蹙起眉心,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不放心什么呢?

    裴伊月还是不懂。

    她抬起两手搭在他的肩头,无害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去拜年,又不是常住,大不了我答应你,我不乱跑,只跟着你,这样行了吧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