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少见叶彦杰会跟谁用手机聊天,白洛庭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又玩什么新花样?”

    叶彦杰不理他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能说他的“新花样”是裴雨菲。

    见他一个劲的傻笑,白洛庭嫌弃的咧嘴。

    “上次揍你的那些人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,叶彦杰终于抬头,舍得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。

    “你一说这事我就来气,那人我倒是找到了,也不知道是谁,下手居然比我还快,我找到他是时候人已经在医院昏迷不醒了,我倒是不知道北城还有这样的狠角色,不把人打死,非得吊着一条命,就跟故意的似的。”

    没错啊,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的垂着眼睫,完全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然而蒙小妖却做不到像她这么冷静。

    她笑了几声,说:“有人帮你出气还不好?这伸张正义惩恶除奸的事,你以为除了你就没人会做了?黑道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还替天行道呢!”

    蒙小妖最后嘟囔的那句声音不大,但只要仔细听还是可以听出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替天行道?难不成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白洛庭的话问的很刻意。

    然而他问话的同时,却是在看裴伊月。

    以她的能力,想要做到这事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蒙小妖跟她是朋友,而且据傅里所说,她也有不能说的秘密,那么她是不是也跟她一样?

    蒙小妖愿意显摆,但也不至于没头没脑的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她一脸无辜的笑了笑说:“白二少,你开什么玩笑?我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?人家可是会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柔柔弱弱?

    白洛庭受不了,抽着嘴角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光她那个脑袋就够强悍了,哪里柔弱了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放假的第一天,也是裴雨菲解除禁足的日子。

    迎来了自由,她就开始放飞自我了。

    裴雨菲和钱多多约好一起逛商场,谁知却在商场门前遇到了讨厌的人。

    丁克的妈妈带着丁克出现在这,不用想,一定是来买犒劳品的。

    每次考试都是第一,裴雨菲真不知道他人生的激情在哪里。

    懒得理这对精神不正常的母子。

    裴雨菲拉着钱多多正要走,身后,丁克的妈妈突然叫住她。

    “站住,现在的学生,学习不好,就连教养都没有吗?见到长辈都不会主动打招呼的?”

    长辈?

    她算哪门子长辈啊?

    钱多多上次领教过她的泼辣,有点打怵。

    她小声说:“丁克妈妈好烦人啊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走?

    裴雨菲也想啊,可是她们不是被叫住了吗?

    她回头,看着走近的人,脸上浮起一抹虚伪的笑。

    “这位阿姨,如果没记错的话,我们跟你好像不熟吧,这满大街都是跟您一个岁数的人,难道我要挨个打招呼吗?您儿子学习好,我也没见他这么有‘教养’啊!”

    上次裴雨菲不理她,那是因为她没那心情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不一样,她心情好,而且非常好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丁克,鄙夷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哟,我们班的尖子生,这都多大的人了,逛街还得带着妈呢?怎么着,是怕路上被人打劫了你聪明的大脑,还是你太招人烦,怕半路遇上讨厌你的人揍你一顿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顾那冷下脸的母子,越说越烈。

    钱多多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她偷偷扯着她的手,但却被她接二连三的甩开。

    丁克妈妈一听她这么说他儿子,顿时气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伸手指着裴雨菲,尖锐的声音就像高音波受到了磁场的干扰,刺耳又让人心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话的,我儿子学习好你嫉妒是不是,小小年纪不学好,牙尖嘴利的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儿子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惧她的尖锐,始终笑着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个词,叫做‘残缺’?您难道就没发现,丁克本身就是残缺的一种吗?学习好又怎样,他的人格缺陷可不是学习好就能弥补的,不过现在我也挺同情他的,毕竟是家庭教育不完善,创造出这样讨人厌的性格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呢?”

    一言不发的丁克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她说的话多难听,而是因为她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从她一句话开始就是嘲讽,但是在她的嘲讽下,说的每一句又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在班级里人缘的确不好。

    他喜欢裴雨菲,但却因为她不喜欢他而愤怒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性格有问题,但是被人就这样指出来,他还是忍不住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丁克伸手上前,手指就跟他妈妈的动作一样,直直的指着裴雨菲。

    裴雨菲正犹豫着要不要掰断它,身后,突然有人在她领口上一提,紧接着一个黑影上前,一脚把丁克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丁克妈妈还没看清人,就见自己的儿子被踹飞。

    她大叫一声,赶紧去扶丁克。

    裴雨菲头一抬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这样拎她领子的人也就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    叶彦杰松开提着她领口的手,不满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被放出来的第一天,她居然不是第一时间来找他,反而来逛商场。

    死丫头,心真大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从她朋友圈看到照片,他肯定还以为她被关着呢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打人了,有没有人啊,快点报警。”

    丁克上次被叶彦杰踹了一脚小腿,他就两天没来上学。

    今天被踹的这么狠,估么着整个寒假他都起不来床了。

    丁克妈妈的叫声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。

    叶彦杰眼一横,喝道:“都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丁克妈妈叫了半天才叫来这些人,叶彦杰就这么一嗓子,那些人居然全都散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裴雨菲肩头一捞,拥着她走近丁克母子。

    丁克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。

    看到叶彦杰,他突然伸手指着他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?”

    叶彦杰嘴角一撩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巧啊,每次都是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叶彦杰搭在裴雨菲肩膀上的手,丁克怒气加重。

    “裴雨菲,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裴雨菲正要开口,话却被叶彦杰说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叶彦杰一眼,得意的笑了笑,“就是,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要报警,我要让警察给我儿子验伤,我要让你们全都被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丁克妈妈一边咋呼着,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110。

    裴雨菲看着电话真的打了出去,突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毕竟是他们先打人的,这样会不会不好?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叶彦杰,正要说什么,却见叶彦杰嘴角含笑,冷冷的看着丁克妈妈拨通电话,也不去阻止。

    “喂,警察局吗,中心商城门前有人打人了,你们快点派人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丁克妈妈的话还没说完,叶彦杰身子一抵,一把抢过她手中的电话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他没有挂断,而是把电话放在了自己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厅长接电话,跟他说,这里有人动了白二爷的小姨子。”

    上次因为白二爷的媳妇儿,他们局长被撤了。

    这次又是小姨子?

    丁克妈妈似乎反应到了什么,突然站起,一把抢过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“我不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转变还真是快,快的裴雨菲都有点不适应了。

    “妈,为什么不报警,这男的已经是第二次打我了,赶紧叫警察来抓他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彦杰不在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垂着眼,睥睨着始终跌坐在脚边的丁克。

    “小不点说的没错,你果然是个残缺的物种,即便学习再好也不会有什么出息。”

    蓦地,裴雨菲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知道她说过的话?

    不知道叶彦杰的哪句话让丁克妈妈失去了嚣张的气焰。

    她扶起丁克,小声安慰道:“乖儿子,咱们大度点,不跟他们计较了,妈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丁克不甘心,身子一耸,险些有点站不稳。

    “我不,我一定要报警。”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早上好,哇哈哈哈,好早啊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  金融慈善家  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  夜市王  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