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小妖骂得对。%d7%cf%d3%c4%b8%f3

    她的确是挺傻的。

    后来她回去想了一下,她确实不该把这件事说出去。

    k的目的是什么她并不知道,还有白老爷子说,找她的人很多,她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这份危险来自哪里,又出自于谁?

    这些事她都没有弄清楚,她甚至连这些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不知道,她为什么要暴露自己?

    “幸好你没说,算你命大。”

    蒙小妖嘟囔完,再次去研究那条项链。

    这项链她以前已经研究过无数次了,她也没觉得哪里新鲜,就是一条又旧又破的链子,怎么就会惹来这么多人?

    她再次看向裴伊月问:“s国的人?你去过s国?”

    裴伊月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过,那就更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很奇怪。

    裴伊月也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“妞,你怎么不把这事告诉白洛庭啊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看着她,但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蒙小妖狐疑的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相信他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垂下眼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太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肯定什么?”

    蒙小妖听不懂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跟白洛庭的关系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。

    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,她都不像是不信任他。

    “白洛莹那件事让我知道,我对白家人来说永远都只是个外人,我不知道白洛庭怎么想的,我也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逃避。”

    蒙小妖从没见过她这样。

    她是黛。

    她是遇到问题只会迎难而上的黛。

    她从不会躲避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因为白洛庭,她难道连她身上的那些凌厉都要改掉了吗?

    蒙小妖现在有点理解当初k为什么要阻止她跟白洛庭结婚了。

    他恐怕是早就料想到会有这一天了吧!

    “妞,你有没有发现,自从你跟白洛庭在一起之后,你都有点变的不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窗外,淡淡一声,并没有发现她话里其他的含义。

    蒙小妖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她拉起她的手,把项链放还她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条项链你还是好好收着吧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,我不想看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摊放的手轻轻蜷起。

    手中的项链微凉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种冰冷的饰物,带给她的到底会是幸运还是灾难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附和高中。

    被禁足的日子实在是难过,不过好在马上就要放假了。

    钱多多伸了个懒腰,重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仙,你这回考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裴雨菲嘴里叼着笔,一上一下的咬着,单手撑着脸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她斜眼看了钱多多一眼,含含糊糊的说:“你问的这是什么废话?”

    钱多多撇着嘴,点了下头,“也是,你要考好才是见鬼了呢。”

    啪嗒一声,裴雨菲嘴里的笔掉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她不反驳她的话,一会抓抓头,一会扣扣手。

    考试都结束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师才把他们的手机拿回来。

    “欸大仙,你这次要是还是三科一百分,你爸会不会这辈子都不解除你的禁足了?”

    听到禁足这俩字,裴雨菲脑袋就疼。

    “还三科一百分呢,我这次只求四科能有一百分就好了,不跟你说这个让人提不起精神的话题了,我去找老师要手机去。”

    见她就这么走了,钱多多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她朝着那快要走出门的人喊道:“业务这么频繁,当心被老师发现。”……

    这段时间裴雨菲被禁足,却把叶彦杰给郁闷够呛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是不是也太不懂事了?

    这么久了,她只是每天发消息,打电话,居然都没有说过让他去看她。

    她被禁足了,但是他又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孩,还真是不开窍。

    叶彦杰知道她今天要考试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。

    他拿着手机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他倒也不指望她能考多好,从她上次三科一百分来看,能保持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她的消息,他还挺不习惯的。

    突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个激灵,却发现打来电话的人不是裴雨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,魅色。

    他们好久都没有聚在一起了,而且人还这么齐。

    “傅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刚开口,蒙小妖坐在她身边呲了呲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叫他傅医生,叫傅里吧,多见外啊。”

    见外?

    她本来就没有跟他多熟。

    不过从蒙小妖这边来算,她的确应该叫名字。

    “傅里。”

    称呼这事,未免也被蒙小妖强迫,他还是不开口的好。

    傅里看向裴伊月,算是应了她这声叫唤。

    “宋思瑶这段时间有找过你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傅里脸上的笑意散去一半。

    他有些尴尬,又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是不相信他,只不过,上次宋思瑶找她,清清楚楚的说过她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说清楚不代表结束,毕竟你们的婚约还在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话也提醒了傅里。

    他们的婚约还在,就说明他跟蒙小妖仍旧是见不得人的。

    在宋家人面前,如果他们手拉手出现,她便会是那个被人指指点点的人。

    他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该怎么做,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动了一下嘴角,但却没有多少笑意。

    在傅里的身上,她经常能感觉到一丝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她能看得出,他对宋思瑶并没有感情,但如果他只是为了在北城立足,以他的能力也用不着去刻意攀附宋家。

    突然,腰间被一只手勾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白洛庭,心中的思绪被打乱。

    “又胡思乱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想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去拿酒,拿到嘴边,却被白洛庭夺了过去,换了一颗剥好的橘子让在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橘子少了两颗,应该是白洛庭吃过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也没多想,拿起来就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蓦地,她眼睛紧紧一闭,整张脸都抽搐的变了形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啊,怎么这么酸?”

    白洛庭在她耳边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酸儿辣女,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酸的半天缓不过来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最讨厌吃酸的了。

    蒙小妖的脑袋以前都会隔一段时间换一个颜色,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,绿色一用起来,居然不换了。

    傅里看了一眼她绿油油的脑袋,说:“小妖,眼看着就要过年了,你把头发换一个颜色好吗?”

    蒙小妖眼睛一弯,笑眯眯的栽着身子搂在他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你喜欢什么颜色,我换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撒娇,傅里忍不住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只要是正常点的颜色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颜色哪不正常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住了傅里。

    见傅里不说话,蒙小妖求问似的回头看了看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这颜色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对这件事已经不想在发表意见了。

    她淡淡一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白洛庭瞟了她一眼,“挺正常的,多鲜艳,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喜欢把绿色往头上带,我只能说你挺自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呲!”

    裴伊月失笑,扭头瞪了白洛庭一眼。

    这人说话怎么永远都这么损?

    蒙小妖突然一拍大腿,“你说的没错,我就是自信,我就是因为信任我们家傅里,所以我才什么都不忌讳,要不你问问妞,你让她把头发弄成跟我一样,你看她敢不敢?她要是不敢,就是不信你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关她什么事?

    她才不要把脑袋弄成那样呢!

    白洛庭把裴伊月往怀里搂了搂,嫌弃道:“这种实验我看还是算了,她不爱吃酸,这种事我不用她测试,我会克己职守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几个人全都朝着叶彦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晚上都没说过话,一直抱着手机聊天。

    他们都快忘了他还坐在这了。

    “杰少,你在干什么呢?你的酒可是一口都没喝呢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抬头看了傅里一眼,笑意还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喝你们喝,别理我。”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 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  韩娱之我是安娜  跪下,我的霸气老公 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 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  热辣新妻:总裁大人给点力!  娱乐怪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