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52 学会爱屋及乌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52 学会爱屋及乌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之前古亦说林风齐奇怪,裴心语没在意,现在居然连她都这么说。

    裴心语回头看了林风齐一眼,见他盯着她们,她赶紧敛回视线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注意的,你随便看看吧,喜欢什么拿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大方的性格,还真是豪门小姐出身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摇了下头,“不用,我想买一条项链送给白洛庭的妈妈,不付钱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心语琢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给你打折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拿出一条红宝石项链,很高雅,又不繁复,适合出席宴会,也适合平时。

    “这条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是挺好的,昨天刚到的货,这条项链可以带正反两面,这面适合平时,这面就高贵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项链反过来,一排细碎的红宝石,既不夸张又很耀眼。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动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就它吧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是想多看看的,可是身后的那道视线实在是看的她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回头,就见林风齐撩起半边嘴角,朝她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张脸,配上这样的笑容,就好像老鼠搂着猫亲了一口一样,让人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项链包好,裴心语送裴伊月出门。

    门外,裴伊月再次问:“这个人打算在古家待多久?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在意林风齐,裴心语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他好像是不打算走了,要在这边工作,好像还打算进新政厅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她看向裴心语,不再抵触的目光显得柔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尽量不要跟他单独相处,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关心就只能到这个份上。

    毕竟她们以前的关系实在是闹的太僵。

    正要走,裴心语突然拽了一下她的手。

    裴伊月回头。

    裴心语低下头,尴尬道:“姐,以前的事是我不好,真的很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裴心语不敢抬头,慢慢松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裴伊月反手在她手臂上宽慰的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外面冷,他要是不走的话,你就找机会自己走,记得我的话,别跟他单独相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再三提醒,让原本不以为意的裴心语突然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面上的敌人,对于裴伊月来说从来都算不上敌人。

    她最害怕的就是那种,表面看上去无毒无害,但却背后诡计多端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这个古家表哥,虽然她只见过一面,但这一面对她来说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,他绝对不简单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裴伊月比平时回来的早,而且带了一条项链回来,白洛庭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这款式看起来并不配她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买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他,好像听了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这东西难道还有捡的?

    白洛庭打开装项链的盒子看了看,裴伊月走过去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好看吗?送给你妈,她会喜欢吗?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疑惑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送给我妈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送,就说是你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洛庭有点搞不懂她了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买条项链,还要说是他送的,这是出去一趟脑子被风吹坏了?

    “你爸的事,我觉得你妈挺可怜的,就连新年你爸都没回来,你妈心里肯定很难受,所以我就想……”毕竟她是第一次做这种讨好人的事,她只是想尽量做得不露痕迹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想买条项链哄我妈开心?”

    白洛庭诧异的看着她,眼中似乎有种奇怪的情绪。

    裴伊月的确是想让陈珏琴开心点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白洛庭脸上逐渐露出的笑,她怎么觉得他像是在嘲笑她呢?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呀?”

    他笑,是因为她已经学会爱屋及乌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放下首饰盒,捞过她,把她抱在自己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你自己送?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躲,低着头像是在害羞,“因为我觉得你送,你妈一定更开心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拉着她的手,轻笑着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这样的事以后你可以不用做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刚想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白洛庭已经拉着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送礼物给他妈妈,难道他不应该高兴吗?

    为什么会让她不要送?

    楼下,陈珏琴和白洛言都在。

    白洛庭一手拉着裴伊月,一手拿着深蓝色的首饰盒。

    “妈,送您的。”

    深蓝色的绒盒一看就知道是首饰,陈珏琴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陈珏琴接过首饰盒,打开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不想让他说是她送的,白洛庭依她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他想要讨好陈珏琴,而是他怕陈珏琴知道项链是裴伊月送的之后,会露出什么让人尴尬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珏琴嘴角难以抑制的上扬。

    她频频点头,“喜欢,喜欢,太喜欢了,你这孩子,好端端的怎么会想起送我首饰?”

    白洛庭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鬼丫头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事先也没跟他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“新年礼物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随口一说,裴伊月站在他身边勾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看着陈珏琴笑的合不拢嘴,裴伊月知道这条项链买对了。

    白洛言坐在一旁看了看陈珏琴手中的项链,而后抬头看了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庭可从来没这么细心过,这项链是小月买的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一怔。

    白洛庭微微蹙眉看了白洛言一眼。

    陈珏琴嘴边的笑意淡了淡,她抬头看向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这项链是你买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阿庭买的,我只是帮忙去挑了一下款式。”

    说谎对裴伊月来说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那淡而温婉的笑容,更是她伪装自己最好的利器。

    这一点,白洛庭懂,但别人却看不穿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陈珏琴再次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心也许只有女人了解。

    白立成外面养着小三,尽管陈珏琴表面看起来再怎么无所谓,裴伊月还是能明白她内心的空虚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两个儿子,一个木讷,一个心大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也只能她来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时裴伊月去哪都不会阻止白洛庭跟着,但唯独去蒙小妖那,她不会带他。

    她买下临水公寓,是因为蒙小妖说那地段好,风水好,风景更好。

    她当时也没在意钱的多少,蒙小妖说买,她就直接点头了。

    可是买完她才知道那里之所以被说的那么好,是因为那是全北城价钱最高的公寓。

    她原本也不在意,反正那房子是以蒙小妖的名义买的,她在北城没有熟人,谁也不会怀疑一个女人为什么会住那么好的房子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没想到,蒙小妖居然会认识傅里。

    而傅里又跟白洛庭是朋友。

    这一来二去的,她哪里敢让他们知道这座公寓的事?

    然而她不知道的是,这座公寓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和傅里缄口不言的理由应该是一致的,虽然他们没有商量过,但是他们都不会主动去说破。

    至于叶彦杰,他估计是忘了,或者觉得事情跟他无关,所以也没有去问过。

    公寓里,蒙小妖拎着裴伊月的项链,项链的坠子晃荡在眼前,已经不知道来来回回的看了多少遍了。

    这条项链她以前就摸过无数回,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老旧的东西后面会有什么惊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k这次要找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你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伊月淡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没有瞒着蒙小妖的习惯,虽然当天她没来,但她现在还是把这件事跟她说了。

    蒙小妖眨巴着眼睛看了她几秒,突然嗤道:“我说你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裴伊月凉凉的看了她一眼,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蒙小妖坐在窗沿上,郁闷的看着一脸不在意的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k要找的人是你,居然还打电话过去说,还好他没听你说完,不然的话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