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51 伊月姐你变了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51 伊月姐你变了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没有零花钱对裴雨菲来说已经是死穴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还说以后都不能再出去?

    那她跟叶彦杰见面怎么办?

    不能出去她要怎么去见他?

    没收了手机她要怎么给他打电话?

    她摇头,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爸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求你了,你就别没收我手机了,我保证考试放假之前我再也不出去了,我哪都不去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裴俊海厉色一喝。

    他今天非得好好管管她不可,简直反了!

    裴雨菲眼珠一转,迅速躲过裴俊海伸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她一边跑一边拨通裴伊月的电话。

    大叫:“救命啊姐,我爸要杀我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裴伊月听她喊救命还以为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人都已经站起来了,又听到后面的那句。

    她拧了下眉,刚准备迈出的脚步停住。

    “裴雨菲,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姐,你快点来救我吧,我快死了,我真的快死了,呜哇哇!”

    “伊月,你别听她胡说,这死丫头逃课,我不过是要收她手机她就要死要活的,你忙你的,不用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看样子那小丫头是没抢过她爸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失笑摇头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拿起外套和车钥匙从办公室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伊月走进公寓,裴俊海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,她已经好久没来过了。

    裴雨菲抱着靠枕,窝在沙发上抽搭着鼻子。

    看到裴伊月,小脸一皱,假哭的声音嚎的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伊月,你怎么来了,不是说不用管这丫头吗。”

    裴俊海的尴尬起源于她,他站起,却不知道要怎么以之前的态度来面对她。

    对于裴俊海,裴伊月也挺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毕竟那件事跟他无关,而她却借机发泄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雨菲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走到沙发旁,伸手把裴雨菲的下巴往上一提,长大的嘴立马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进灰了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语气配上她一脸严肃的表情,裴雨菲的嚎叫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委屈的撇着嘴,嘴角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“姐。”

    拉长的语调听起来还真是委屈,可裴伊月也不是那哼唧两声就心软的人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逃课去哪了?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小脸一惊,抽搭的嘴角也瞬间平复。

    她看着裴伊月,突然后悔给她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她要说跟叶彦杰出去了三天两夜,她会不会被打死?

    “我,我就是跟同学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放假了,你要玩不会等到放假之后再去吗,为什么要逃课去玩?”

    裴雨菲低着头,不敢看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抠着手指头,嘟囔着说:“学习压力大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裴俊海顿时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还学习压力大?上次考试三科加起来一百分,你哪来的压力?”

    “一百分也是压力啊,要不你下次允许我考零分,这样我就没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现在算是知道她为什么会被罚了。

    做错了事还不承认错误,顶起嘴来倒是比谁都溜。

    “雨菲,要不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去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话一出,裴雨菲和裴俊海顿时出现两种相反的面孔。

    一个惊恐,一个兴奋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裴雨菲眼睛晶亮,看着裴伊月,那叫一个期待。

    裴伊月弯起嘴角,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嗯,真的,明天起你不用再去上学,你去工地里搬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雨菲吸了一下鼻子,愣愣的看着裴伊月,半天没反应过来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噗呲!”

    裴俊海同样愣了一下,之后没忍住,突然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伊月姐……你……你变了,你原来不是这样的,你不疼我了,你居然让我去搬砖?”

    这会儿,裴雨菲的委屈已经不再是装出来的了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,小嘴委屈的撇着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亲手搬来的救兵啊!

    她帮的到底是谁啊?

    裴伊月假装看不到他的委屈,说:“你不是说上学压力太大,不想上学,不想考试吗?我想了一下,这世上没有压力,又不用考试的工作就只有搬砖,而且这个工作不分年纪大小,只要有力气就行,我看你逃课出去玩力气挺足的,搬砖最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气的鼓着小脸,埋怨的看着裴伊月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坐在另一旁的朴裴俊海,却因为裴伊月的这番话完全消了气。

    他忍着笑,佯装努着。

    “你姐说的没错,不好好上学就去搬砖吧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低着头不做声。

    二对一,她吃亏死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抿着嘴笑了一下,问:“怎么样,考虑好了没有,是上学还是去搬砖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服气,但又不得不妥协。

    “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还逃不逃课?”

    裴雨菲应付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二叔罚你禁足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裴雨菲点头的动作几乎肉眼都要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裴裴伊月轻声一笑,转头看了裴俊海一眼。

    “二叔还罚她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收零花钱和手机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点了下头,同时也知道这小丫头给她打电话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禁足了,零花钱也没地方花了,没收就没收吧!”

    蓦地,裴雨菲头一抬,嚷嚷道:“不是没收,而是扣了我的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不上道,裴伊月郁闷的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做错事还不想受惩罚,哪有这么好的事?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还要没收我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微微一扬。

    裴雨菲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,没收手机倒是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回头看向裴俊海。

    “二叔,手机就算了吧,她不能出门玩,在家跟同学联系一下还是有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说话向来对裴俊海管用。

    更何况她之前说了那么多,裴俊海的气都消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瞪了裴雨菲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伊月姐给你求情,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不敢相信的看向裴伊月。

    刚才轴不起来的小脑袋,这会儿瞬间流畅了。

    感激的小眼神朝着她使劲的眨,裴伊月伸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裴心语开的珠宝店,之前裴伊月要过一次地址。

    从裴俊海家的公寓出来之后,她突然想到裴心语那好像离这里不远。

    十分钟的路程,裴伊月的“蝙蝠”停在一个精品店门前。

    店面的装修跟裴心语的风格很像。

    金色的琉璃门面,很耀眼。

    走进店里,裴伊月看到的不是裴心语,而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林风齐回头看了她一眼,目光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一般的注视裴伊月早就已经习惯了去漠视,但是这个人的眼神,却有些让她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姐?”

    闻声,裴伊月回头。

    裴心语从外面走了进来,奇怪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,顺便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姐姐,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。”

    林风齐勾唇一笑,原本注视的目光变得更加灼热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他一眼,冷漠的脸上并没有给出任何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裴心语尴尬一笑,拉着裴伊月走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要买什么吗?是耳环还是项链?”

    裴伊月微微蹙眉,侧首示意了一下身后的林风齐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他是古宸哥的表哥,刚从国外回来,说一个人在家无聊,出来逛逛又人生地不熟,所以就跟我来这了。”

    古家的人,难怪。

    “奇奇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嘟囔了一声。

    裴心语突然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林风齐一眼,小声说:“古亦也说他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淡漠的话听不出是不是夸奖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,古亦跟古宸不一样,他虽然看起来不学无术,但为人可比古家的任何人都要正直。

    “离这个人远点,别跟他走得太近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应该算是关心。

    裴心语抿着嘴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以前要不是她太小肚鸡肠,可能她们姐妹的关系也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现在她愿意不计前嫌,对裴心语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