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蓝佑有些看不懂。

    一个“是”字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想不通的事。”

    k的世界,一般人难以揣测。

    即便蓝佑跟了他这么多年,但有些事他仍是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k没有多说,也没有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连他都想不通的事,他根本没指望别人可以帮他解惑,除非,是传这封邮件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黛是裴家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这到底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古家。

    林风齐在楼下跟一群小女佣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他白白长了一副彬彬有礼的外表,内心却是无比的开放。

    他在这住的这些天,古亦几乎每天看他都不爽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,要说有,可能就是因为那天晚上他问他的那句话吧。

    二楼楼梯的围栏前,裴心语拿着一包薯片一边吃一边看着楼下的人。

    古亦看着楼下,嫌弃的呲了呲牙。

    他胳膊一抬,手肘捅了裴心语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就这样的人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,你看他,在爸妈面前就装的一副乖巧的样子,爸妈一走,他马上就撩骚。”

    裴心语嘎吱嘎吱的嚼着薯片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你说得这么夸张吧,不过就是跟佣人说几句话而已,我看你是对他有偏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偏见啊?我说你脑子是不是不好使?怎么总是分不清好人坏人呢?”

    闻言,裴心语送到嘴边的薯片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转头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总是?我这辈子不就眼瞎了一次找你做了朋友吗,我也没找过第二个像你这么白痴的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古亦伸手在她脑袋上一弹。

    声音不小。

    裴心语捂着脑袋就要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,我替你敲敲你的脑壳,让你清醒点,你还不快点谢谢我?”

    “谢你个大头鬼!”

    裴心语大声一吼,楼下的林风齐抬头看了上来。

    裴心语见他在看自己,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狠狠瞪了古亦一眼之后,转身正要走,就见古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在这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裴心语上前一步,做贼似的压低了声音,生怕楼下的人听见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看表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古亦大步上前,用膝盖在她后腿弯的地方狠狠的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裴心语没有防备,双腿一弯,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好在古宸这会儿就在她面前,要不然她肯定跪地上了。

    古宸伸手扶了她一把,皱眉看向古亦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有个度。”

    古亦不理他,白眼一翻,撇开视线。

    他用胳膊再次捅了裴心语一下,说:“别跟他说,不然他又会觉得咱俩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是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裴心语嗤了他一句,倒也没太生气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古宸始终扶着她的手,她倒是想谢谢古亦刚刚撞她的那一下。

    自从前两天古亦把她从裴家接回来之后,古宸虽然对她还是不冷不热,但她总感觉他好像不再躲着她了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他甚至还会主动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改变,裴心语内心有点小激动。

    脚步声从楼下传来。

    看到林风齐上楼,古亦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站在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风齐脸上的笑意不论怎么看都是毫无伤害,裴心语不懂,古亦为什么就看不上他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那种爱找茬的人,平时跟谁相处的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工作的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古宸开口,倒也没有帮他解围的意思,只是觉得既然是亲戚,没道理拒人于千里。

    “可能还要等等,毕竟进政府工作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古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看了裴心语一眼说:“跟我回房间一下,我有点事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单独聊?

    裴心语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她转身把薯片塞到古亦的手里,拍了拍手上的渣子,亦步亦趋的跟在古宸身后回了房。

    林风齐看了一眼古亦手里的薯片,突然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古亦眼睛一横,不待见的瞪他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国外没薯片啊?好笑吗?”

    古亦对他的敌意,只要是没瞎的人都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但林风齐却始终保持着看不懂,看不着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抬眸,隔着眼镜片看了古亦一眼。

    “的确没什么好笑的。”

    漠视的目光似乎带着一种挑衅。

    古亦不知道是他太烦他了,还是他真的在挑衅。

    看着林风齐从面前离开,古亦磨牙,抓了一把薯片发泄私的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他含糊的嘟囔道:“有问题,居然谁都看不出来,都瞎了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古宸哥,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去了裴家之后,古宸回来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放不下裴伊月,这已经是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事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还想见到她,就只能通过裴心语,不然的话,以她对他的厌恶,这辈子恐怕就连想见她一面都难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你跟白洛庭的妹妹是不是走的挺近的?”

    突然问道白家的事,裴心语有些愣。

    如果他直接问的白洛庭,她可能还会觉得他是为了裴伊月才问。

    但是,他问的居然是白洛莹?

    裴心语愣怔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还好,不过我爸和我爷爷不喜欢我们跟白家人走的太近,所以我都是瞒着家里人跟她见面的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观察她?

    不可能啊,他连她都不在意,又怎么会在意她跟谁交朋友呢?

    古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又问:“白洛莹这个人性格好吗?”

    裴心语呵呵呵的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白洛莹的性格能用好来形容吗?

    “古宸哥,你觉得我性格好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古宸微微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他本是不想回答,犹豫了一下之后,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一般。”

    裴心语瞥了下嘴,倒也没有什么不满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嘛!

    “你既然觉得我性格不好,那白洛莹的话,就是我的一百倍。”

    古宸拧紧的眉心像是在怀疑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然而沉默一瞬之后,紧蹙的眉稍稍缓了缓。

    “她脾气那么差,你是怎么跟她成为朋友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裴心语好像从来都没想过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白洛莹会顺着她,会为她着想,会帮她出气,会……

    这些是理由吗?

    她那样性格的人,居然会处处帮着她,为什么她以前就没觉得奇怪呢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跟她成为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对她家里的事了解吗?她母亲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裴心语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去过她家。”

    古宸越往下问,裴心语就越怀疑她跟白洛莹的关系到底是不是朋友。

    自从裴伊月和白洛庭结婚之后,她好像就再也没有打电话给过她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一次,还是她打电话去倾诉她的婚礼不办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之后……裴伊月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跟裴伊月说这件事?

    她是想拿这件事当做嘲讽她的砝码么?

    “对不起古宸哥,我突然想到我还有点事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……

    走廊上,裴心语来回踱步,手里的电话几次被挂断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“小白”两个字的备注,裴心语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。

    她现在似乎有点明白古亦说她“总是”看不清人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大院,白洛莹不耐烦的把手机关机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她之前做了那么多事,到最后她居然还是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听她每天诉苦,耳朵都听出茧子了。

    “废物,浪费我的时间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裴雨菲从度假村回来之后,不出所料,被裴俊海逮住暴戾了一顿。

    没收了手机,禁足,扣零花钱。

    这是有史以来,裴雨菲受到的最严重的的惩罚。

    客厅的沙发角落,裴雨菲抱着手机说什么都不给裴俊海。

    裴俊海气急了,一点回转的余地都不给她。

    这死丫头逃课骗他也就算了,居然还把他手机里所有老师的号码全都拉黑。

    “裴雨菲,你今天要是不把手机教出来老老实实的待着,从今往后你就别想再要一分钱的零花钱,往后上学放学也别跟我说什么出去玩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快穿之救赎男配  重生军嫂在七零  六零小娇妻  神级美食主播  建设盛唐  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