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都。

    k在收到名单之后,沉默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蓝佑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种深不可测和随时散发危险的感觉,让他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这份名单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闻言,k终于动了一下拿着名单的手。

    轻轻的将那一页纸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觉不觉得少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蓝佑拿起名单看了一眼,并没有看出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少了谁?”

    “她今年多大?”

    闻言,蓝佑先是愣了一下,最后马上反应过来他只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二十一。”

    k在整个组织当中,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聚集了所有人,他是这些人的灵魂。

    从没人在他面前夸过他的长相,即便他长了一张英俊又完美无缺的脸。

    淡漠的眸轻轻垂着。

    无欲无求的神色中,却带着谁都看不懂的野心。

    蓝佑再次看了一眼名单,终于知道他说的少了一个人指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黛不在这名单上,但是她也不可能是您要找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k淡淡一声,不含情绪。

    他看向蓝佑,“裴家是北城大户,放眼整个北城,还有哪家比得过?”

    蓝佑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说的没错,裴家是大户,但是这并不能推翻他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k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又说:“你好像忘了,她并不是裴森明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闻言,蓝佑恍然。

    他惊恐抬眸,看向k。

    “那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k是什么意思,他自己也不太肯定。

    他只是觉得事情有些巧,但又不愿意相信这样的巧合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这件事是真的,因为如果真的是她,那么他恐怕真的就要失去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城,老宅。

    张海在整理书房的时候传真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用传真了,上次它响起的时候,还是两年前。

    他走过,拿出传真过来的纸,就见上面写了一行字……

    他眼眸一缩,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楼下,裴宗看了一眼匆匆跑来的张海,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那么大年纪的人了,还跑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爷,你快看。”

    张海急慌慌的走来,把刚刚收到的传真纸递给裴宗。

    裴宗接过纸看了一眼,瞬间,脸色变得跟张海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爷,是不是两年前送大小姐回来的那个人?他为什么又来找您,还问这样的问题?”

    裴宗捏着那张传真纸,苍老的眼久久没有从那行字上移开。

    ——裴伊月是裴家的孙女吗?

    从两年前开始,裴宗一直都想知道这个人是谁,也是无论他怎么查,到最后都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现在,他居然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到底都知道些什么?

    “老爷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见裴宗满脸苍白,出神许久,张海不由得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。

    裴宗将手里的纸捏成团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他都在猜想裴伊月这些年是如何过的。

    他曾经想过,会不会是这个人收养了她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,他又为什么要给她伪造这十几年的生活?

    他把她送回来,是因为他知道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裴宗以为他了解的很多,可是这封传真似乎又在说明,他并不是真的了解。

    许久,裴宗无力的开口说:“去回他,如实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度假村。

    最开始来的时候,裴雨菲还觉得三天是期盼。

    可是一转眼,这三天的期盼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大床上,裴雨菲眨巴着眼睛,没有一点睡意。

    最开始跟叶彦杰躺在一张床上她还会觉得有点尴尬,然而一觉过后,她又觉得跟自己一个人睡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最多是早上醒来的时候,身边多了个人而已,

    窗外灯火通明,即便房间里的灯关了,还是可以看清房间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裴雨菲身子挺得笔直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身旁的人呼吸声很轻,她知道他也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裴雨菲就有点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叶彦杰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她悄声试探。

    半晌,叶彦杰淡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滚圆的眼在黑暗中轻眨,裴雨菲犹豫了半晌,说:“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,我就要考试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还会被我爸揍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摩挲声。

    裴雨菲感觉得到,那是叶彦杰转头看她时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她没有看过去,因为现在她就已经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含唇半晌,她弱弱的问:“回去之后,我还能给你发信息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回我信息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。”

    她的问题对叶彦杰来说,似乎有点幼稚。

    但他却仍是耐心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也许正是因为她这些幼稚的问题,所以他才敢不假思索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三天的时间足够让他想清楚。

    把她带出来,也许是他偏向心里的某种想法,可是到了离开这天,他却仍是不能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之前叶彦杰的回答都是可以,裴雨菲壮起胆子,问了一个她认为比较厉害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转头的那一瞬,晶亮的眼迎着窗外的灯光,明晃晃的,似乎还带着某种期盼。

    叶彦杰看着她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又是可以?

    裴雨菲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她嘴角一扬,兴奋道:“都可以?那见面可以吗?”

    这次,叶彦杰没有再说“可以”,也没有说任何话。

    裴雨菲等了半天,他却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她落寞的淡去嘴边的笑意,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不能见面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考试吗?”

    裴雨菲没有听出这句话里的缓和,她以为这是他为了不见她才说出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考试又不考一辈子,为什么不能见面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敛回视线,闭上眼,伸手胡乱摸了一下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睡吧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    皱起的小脸不再落入他的眼底。

    裴雨菲噘着嘴,翻了个身,背朝着叶彦杰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子蜷成一团。

    身边躺着一个女人,但却不能碰,这对叶彦杰来说是个挑战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挑战却持续了两个晚上。

    他不动她有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不能动。

    二是因为他不舍得动。

    不舍得……这还真是一种新鲜的情绪。

    许久,身旁的小家伙早已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她蜷缩的背影,喃哝的说:“好好考试,考完了就可以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考完试就过年了,过了年,她就十八岁了。

    也许,他只是在等一个可以走近她的理由吧!

    话说完半天,对方没有兴奋,甚至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叶彦杰奇怪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欠起身子好奇的想看她是不是在生气,谁知,裴雨菲突然一个翻身,撞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不安分的腿一抬,搭在他的身上,整个人就像只八爪鱼似的。

    叶彦杰撑着身子的动作一僵。

    妈的,睡着了?

    这还让他怎么忍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水晶灯下,一抹身影站在窗前。

    窗外车水马龙,然而隔着窗户却是烟雾弥漫。

    蓝佑走进来,不由得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会这么抽烟的,看着那烟灰缸,几乎已经瞒了。

    “k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窗前的人单手负后,另一只手里的烟已经燃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他静默许久,始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。

    蓝佑习惯了他这种屏蔽一切事物的样子,问了一句之后便不在说话,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k手中的烟已经自己燃没了剩下的一截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轻捻手里的烟蒂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见他有了动作,蓝佑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k轻轻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玻璃桌面上,一张平整的a4纸放在那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那是一张纯白的纸,但仔细看才能发现,原来上面有字。

    见k的视线一直盯着那张纸,蓝佑好奇的上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正中间的地方,有一个字,字很小,孤单影只的一个“是”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 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  韩娱之我是安娜  跪下,我的霸气老公 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 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  热辣新妻:总裁大人给点力!  娱乐怪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