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48 线索是条项链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48 线索是条项链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随便问问?

    她可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他大哥的事。

    白洛庭拧起眉,看着眼前低头的人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今天跟我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动了动眼珠子,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抬头。

    那提醒的眼神,还真是让她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情敌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只要你能离他们远点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不讲理,但他却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他等了这么多年的人,不允许任何人成为他的威胁。

    霸道这个词他已经背了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整个北城的人都知道他霸道,也不差再多个她。

    裴伊月抱着靠枕,背脊挺得笔直,扬头,直视他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你告诉我,他是你大哥,我们都住在一起,你要我怎么离他远点?”

    “我们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硬气起来的脖颈,最终还是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吧,搬出去对裴伊月来说的确是个死穴。

    她住在这就已经什么都查不到了,要是真的搬了出去,不就更没戏了?

    “你妈都那么可怜了,你忍心搬出去吗?再说了,就为了这点小事就搬出去,值得吗。”

    已经很多次了,好像他一说到搬出去,她就会有诸多借口。

    以前没在意,可是就在刚才,她问了那么多关于白洛言的问题之后,白洛庭突然反应到,她留在这的原因,会不会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是因为她知道他在查她,所以才近距离观察自保?

    还是因为她知道他的身份,想要随时除掉他?

    裴伊月往前挪了挪身子,伸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搬出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看着她眼中的恳求,白洛庭宁愿相信她的目的是第一个,而非第二种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可以不搬,但是你要答应我,不要做出让我担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眼中的随和渐渐冷凝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事…

    指的是什么呢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昨天该听不该听的都已经听了,裴伊月也不觉得还有什么事是能刺激到她的。

    然而听了一天,就只听到刑天柯把车还给白洛言,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言小子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开车门的声音,白晋鹏的叫声也从窃听笔里穿了出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正在翻文件的手一顿,侧眸看向桌上发出声音的原子笔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白晋鹏的脚步声逐渐走近,说:“s国的人既然能找到这里,就说明人一定在这,这消息传到我们这,也很有可能传到别人那去,对这孩子忌讳的人有很多,你一定要比别人先找到,保证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会尽力的。”

    白晋鹏叹了口气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没人知道她长成什么样,不过,她手里有条项链,是跟小庭那条几乎一模一样的项链。”

    连着两天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窃听器是用来震惊她的吗?

    裴伊月愕然的听着白晋鹏的话,突然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白洛庭刚好在家。

    看到她今天这么早回来,白洛庭还没来得及得意,裴伊月就急匆匆的走来问:“我的项链呢?”

    白洛庭把她拉进怀里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“项链?什么项链?”

    裴伊月有些急,推了一下他放在腰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的项链啊,你不是说先放在你那?”

    “那个啊,在酒店放着呢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蓦地站起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拿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洛庭奇怪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为什么突然要去拿项链?”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啊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条项链的来历,也不知道这条项链有什么秘密,但是她却知道,这条项链不能再被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皱起眉,被他问的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我就是想要,你到底去不去拿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很少在她脸上见到这么急切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条项链他原本也是因为疑惑所以才要求收留,现在看来,他的疑惑并不是毫无理由。

    酒店房间,项链被白洛庭放在一个保险箱里。

    裴伊月拿到项链后,没有任何解释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太过凝重,而她转身就走的态度,更是让白洛庭愕然。

    那种冷到忽视一切的态度,就好像她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一样……包括他。

    白洛庭不喜欢这样的感觉,他一把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出于本能,遇到事情裴伊月没有跟别人交代的习惯。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看了一眼白洛庭拉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哦,我,我去一趟小妖那,你先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拉着她的手没松。

    他不懂,为什么每次有事她都要去找蒙小妖。

    为什么就不能跟他说?

    “小月,有些事你可以跟我说的,你懂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他,目光从急切慢慢转变为冷静。

    也许有些事在他们之间已经心照不宣了,但是,她仍是没有勇气亲口说出来。

    就如他也不说一样,他们都在害怕。

    “项链的事,你可以不要对别人说吗?”

    项链!

    又是项链!

    这条项链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好,但是你要告诉我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裴伊月垂下眼睫,眸光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我现在也没弄清楚,我还有点事,你先回家好吗?”

    如果白老爷子口中京都的那些人要找的人是她,那么,是不是说明k要找的人也是她?

    仅凭一条项链,她到底为什么要被这些人找?

    裴伊月开着车,原本是打算去蒙小妖那的。

    可是车开到半路却突然停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拨通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电话被人接起。

    “k。”

    “能接到你的电话,我是不是该觉得荣幸?”

    裴伊月紧着眉心。

    没有去辩驳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有多久没有主动打过电话,他都快要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即便是联系,也是依兰跟他联系,她从来都没有出过面。

    现在她主动打电话,k知道,她一定有事。

    “k,上次你让我查京都来人的那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依兰已经跟我说过了,你查不到不怪你,这件事我交给别人去做,你继续做你自己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k,这件事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这件事不用你查了!”

    再次打断她的话,k的语气加重了些。

    裴伊月眉心拧的倏紧,却没有再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告诉他,他们找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她。

    可是,他好像并不打算听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说这件事交给别人去做,裴伊月不明白他一定要查下去的原因是什么。

    可如果,他要找的人真的是她的话,那么结果是好是坏?

    看着手心里项链的坠子,裴伊月慢慢的把手握起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想听,那么,她就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。

    那些人想找她,就让他们凭本事吧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会继续查白洛言,没别的事了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攥着项链的手抵在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s国跟这条项链到底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这一切,又跟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新政厅。

    黄安敲了敲门,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科长,这是您要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古宸接过他手里的一份名单,人数不足三十人。

    上面下令,让他调出北城年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的名单,前提家庭条件优越。

    经过几次筛选,最后终于剩下这不到三十个人。

    古宸大致看了一眼,然而,却在看到一个名字时微微的抖了下眉心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的笔,涂抹掉其中一行。

    “从新打印一份,然后传真过去。”

    黄安从新接过名单,好奇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一行划掉的名字是裴伊月。

    而裴心语的名字就在裴伊月的下面,他却没有顺手抹去。

    黄安没有多说,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上面要找的人跟s国有关,虽然古宸不了解具体的情况,但是他却不想让裴伊月陷入任何政治斗争之中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