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臭丫头,你再说一遍?如果现在有别的女人缠着我,你不会生气?”

    白洛庭快被他气死了。

    她就算爱说实话,好歹也顾忌一下他现在在生气好不好!

    这回,裴伊月想都没想,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洛庭突然觉得有点心寒。

    不会吃醋,是不是就代表不够喜欢?

    这丫头,到底是没把心放在他身上吗?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她们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一句反问。

    白洛庭皱眉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会喜欢那些缠着你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端了端肩,抽出自己的手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随意不是装出来的,她是真的不在意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这种不在意跟白洛庭想的也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喜欢她们,我为什么要在意,如果你身边出现的每个女人我都要去在意,那我岂不是要累死了?就好比大院的刘小姐,从以前到现在,她可是挑衅我无数回了,可是你见我把她放心上了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说的漫不经心,但是白洛庭听完之后却敛去了心底的阴沉,莫名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直说,非要拐弯抹角?”

    裴伊月睨了他一眼,“事实证明,拐弯抹角比直说管用。”

    是的,拐弯抹角很好用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脑子就适合不正常的回路。

    她用他的例子来带入她自己,这比她解释一堆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的人,造不成她的威胁。

    同样的,她不在意的人,同样不是他的威胁。

    得到了满意的回答,白洛庭走的也安心。

    裴伊月闲着无聊,再次打开原子笔。

    这次却真的被她听到有人说话……

    没有引擎声,说明车没有启动。

    裴伊月有点奇怪,没有开车,这两人为什么要去车里说话?

    大院。

    白洛言把车钥匙给了刑天柯。

    车门是开着的,白洛言刚从里面拿了一份文件。

    “老大,老鬼还是没有查到什么,这些人行事越来越谨慎了,做事根本不会留下线索,不过我听说在酒店电梯机房里找到一组熟悉的指纹,鉴证科已经拿去核对过,证实这组指纹曾经也在案发现场附近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“电梯机房?”

    白洛言隐隐皱眉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记错,酒店出事那天,白洛庭和裴伊月曾上了一部出了事故的电梯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已经注意到他了?

    “让老鬼继续盯着,有什么事及时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们先走了,你的车我明天给你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坐在办公桌前,看着手中的原子笔,眼眸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他们说的那组指纹,如果没猜错应该是齐心的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够尽职尽责了,居然连这么一点线索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车启动后,有一个陌生的男声传出。

    “阿珂,你说老大为什么不跟咱们一起去?他每年都跟咱们一起去看梁队,今年怎么就不去了呢?”

    梁队原来是他们没有成立通缉小组之前的老大,在第一次跟黛接触的时候,被暗枪打中的脊椎,从此下半身瘫痪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白洛言才对这个下手狠辣的杀手上了心。

    “老大不去有他不去的原因,别打听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刑天柯的声音就跟她的人一样,不苟言笑,冰冰冷冷。

    裴伊月咂了咂嘴。

    难怪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拿下白洛言,这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怎么可能让白洛言把她当成女人?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该不会是跟你吵架了吧,我刚才就看出来了,你们两个说话的表情都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车轮的重心不稳,摩擦地面时发出一阵微弱的异声。

    “他们叫你李大嘴真没叫错,你怎么就那么多话?”

    李大嘴呵呵一乐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聊天是我的本性,八卦是人的天性,再说了,你和老大那点事谁不知道啊,我也就是好奇,你们怎么就一直走不到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嘴,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四处造谣,我就撕烂你的嘴,让你再也说不了话。”

    “哟哟,这还恼羞成怒了,你就应该学着点白二少的媳妇儿,该淑女的时候就得淑女,逼急了人家不也照样拿酒瓶子抡人,可是你看人家,在外的形象还是一如既往的好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裴伊月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她拿酒瓶子打人这事到底还要被说多久?

    这是值得他们拿来当正面教材用的吗?

    半晌,刑天柯淡淡的说:“我是比不过那位大小姐,不过在我看来,她也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轻笑。

    不愧是跟她交过手的,果然了解她。

    “欸阿珂,你说这个裴大小姐,是不是就是老大这些年一直在找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老大一直在找人?”刑天柯的话音倏然诧异。

    李大嘴呵了一声,感觉她好像问了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这不废话吗,咱们队里还有谁不知道?老大可是从进队开始就一直在找人,直到这个裴大小姐出现,他居然不找了,所以我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猜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随着刑天柯淡淡的一声,李大嘴恍然的同时,一直在偷听的裴伊月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白洛言……一直在找她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“老大一直在找的人就是她,他们从小就认识,老大对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时,刑天柯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她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白洛言对裴伊月的感情,唯一能说出口的,却是她最不愿意说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该不会是喜欢她吧?”

    刑天柯的沉默证实了李大嘴又猜对了。

    李大嘴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那声音大的,就算没看到也能想象的到他现在的反应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该惊讶的人不是他,而是正在偷听他们说话的“当事人”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这个裴大小姐是你的情敌了?难怪你看起来这么不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闻言,刑天柯有些温怒。

    “李大嘴,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你不要再把我扯进去,还有,裴伊月现在是老大的弟媳,你要是敢到处乱嚼舌根,我保证让你死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手里的窃听笔一关,蓦地丢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都接受不了自己刚刚听到的话。

    白洛言居然对她……

    现在回想白洛庭之前的反应,他应该早就知道他大哥的想法,所以才会那么顾忌吧。

    这男人虽然小气,但从来都不是平白无故,她居然一点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难道她真的是对这方面比较迟钝吗?

    看着被她丢掉的原子笔,裴伊月后悔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她也是疯了才会把这东西放在车里,都听到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!

    回到别墅,好死不死的刚好迎面遇上白洛言下楼。

    平时若是这么遇上,她招呼一声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她却浑身上下都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就连笑,她都觉得脸上是僵硬的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白洛言一如往常的跟她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裴伊月傻笑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看起来怪怪的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一愣。

    怪吗?

    她已经尽量保持正常了好吗?

    楼上,白洛庭从房间里看到她的车,正想下楼接她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下楼,就看到她跟白洛言面对面的站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嘛?”

    白洛庭?

    救星啊!

    裴伊月绕过白洛言,跑上楼。

    白洛庭皱眉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笑成这傻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笑的嘴都僵了,他居然说她傻?

    回到房间,裴伊月心里好奇,忍不住问:“白洛庭,你大哥交过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大了,不找女朋友你们家人也不着急?”

    “着急有什么用,他不找谁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他平时挺温柔的,是不是因为长期在军营,所以找不到女朋友?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终于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他碾掉只抽了一半的烟,走到床边,看着盘腿坐在床上的裴伊月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他?”

    裴伊月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就随便问问啊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娱乐怪才  叫兽来袭:撩宠萌妻  重生闪耀香江  绝色玄灵师:邪君的腹黑妃 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  神级修理术  创业谜底  天下无妞不识君 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