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早,白洛庭赖床没起,听到裴伊月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探头看了一眼浴室里的人,而后拿起手机,瞟了一眼来电号码。

    一眼过后,白洛庭眉心隐隐一蹙。

    下一秒,手指在接听键上轻轻一划……

    “嗨,我亲爱的小乖,新年快……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电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小乖?

    乖你个头。

    敢勾搭他媳妇儿,活腻了!

    裴伊月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,看了一眼他半黑的脸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脸色这么难看?”

    白洛庭拉着她的手,赌气似的说:“你那个破公司,赶紧倒闭算了,省得你天天都要去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手一抽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干嘛没事诅咒我公司倒闭,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闲?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不早了。

    她必须赶在白洛言出门之前先走才行。

    走到下楼,还好白洛言还在。

    “大哥今天不出门吗?”

    白洛言看着她诧异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似乎很少见她这么早出门。

    “一会我去爷爷那,你要去上班吗?”

    口袋里的手,始终握着蒙小妖给她的那只原子笔。

    裴伊月点头,“嗯,那我先走了,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上午的时间,裴伊月守着那只原子笔,却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窃听到。

    她深刻的怀疑她把那东西扔在车里,是不是做错了。

    突然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她接起,却没有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喂?喂?小乖吗?我是安希颜,喂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眼角一抽。

    再次看了一眼号码。

    “听得到,不过你这是什么号码?”

    “我去,早上是不是那个姓白的家伙接你电话了?我话都没说他就挂我电话,之后我再怎么打都打不通,这家伙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无奈的扶了一下眉心。

    难怪今天她出门之前白洛庭怪怪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男人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小乖,要我说你就跟他离了吧,我去接你,你跟我走得了,像他这么小气吧啦的男人要他何用?趁早甩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,安希颜气愤不平。

    他都多久没有跟她联系过了,难得打一次电话,居然还被那个坏事的给搅和了,真是气死他了!

    好久没听到他的咋呼声,久久一听,还真是聒噪。

    裴伊月扶着眉心的手始终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她的冷淡真的是让安希颜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她越是这种不待见的态度,他就越是觉得她可爱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说:“没事啊,我就是想你了,想听听你的声音,怎么样,你是不是也想我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若是以前,有人用这样轻挑的语气跟她说话,早就被她挂断加拉黑处理了。

    可是面对安希颜,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虽然他嘴上不着调,但是她却并不讨厌他。

    “啧啧,口是心非,你肯定想我了,我都感觉到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终于被他的不要脸逗笑。

    “安希颜,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?不要脸也要有个度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的话带着笑,即便是损他,安希颜也乐意听。

    裴伊月敛了敛笑意,问:“听你秘书说,你遇到了什么麻烦,现在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,安希颜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再开口也多了一份怨气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解决,我跟你说,我现在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生不如死,他们最好别让我逮到机会,不然小爷我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眯了眯眸子。

    眉心隐隐蹙起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关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听着安希颜惊讶的声音,裴伊月轻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么明显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?关你的人是谁,该不会是上次追杀你的人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这话是问的,但是她知道不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是上次那些人,估计他早就没命了,又怎么会给她打电话?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不过他们可比那些人麻烦多了,但是你放心,我一定会回去找你的。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跟你说,你最近小心点,我昨晚夜观星象,算出你身边潜在着很多坏人,你自己当心点。”

    夜观星象?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微抽,却忍不住看了一眼窗外的天。

    “算命瞎子那一套你也会啊?了不起啊!”

    安希颜在电话里笑了笑。

    自从他回去之后,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小乖,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真的要小心点,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听什么?

    听他的夜观星象?

    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,不过我并不觉得我会有什么危险,你观的是外国的星象,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不准呢?你就听我的话,实在不行就让那个姓白的二十四小时跟着你,我就勉强赏他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话好在没让白洛庭听到,不然的话,天知道他会不会再揍他一次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道聊了多久,直到最后安希颜说他手机没电了才肯挂电话。

    然而,裴伊月手里的电话刚挂断,另一个电话直接追击而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眉心一跳,心里有种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接起电话,就听白洛庭怒道:“你在跟安希颜那个家伙打电话是不是?还打这么长时间,都快两个小时了,你什么时候给我打过这么久电话?”

    裴伊月一声不吭,等他吼完了,她淡淡的问:“是你拉黑了安希颜的号码?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?”

    还真是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裴伊月郁闷,这个男人小气的程度还真是令她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“电话是他打来的,不是我打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解释,可是除了解释她还想说,以前他缠着她打电话的时候,两三个小时不是常事吗,怎么现在就变成从没发生过了?

    白洛庭不接受解释,继续生气。

    “下次不许接他电话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裴伊月抿着嘴,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这醋坛子从小就酸,恐怕这辈子都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我饿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裴伊月撒娇对白洛庭来说是难得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一说饿了,他马上就妥协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一脸阴沉的某人出现在裴伊月的办公室,手里还拿着她最喜欢吃的外卖。

    裴伊月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他怎么这么快?

    他是早就杀过来了是吧?

    还好在他来之前挂了电话,不然他还不得隔着手机就把安希颜给掐死?

    “手机给我。”白洛庭脸黑的跟鞋底似的。

    裴伊月没反驳,乖乖把手机上交。

    白洛庭打开通讯记录,把里面时间最长的的那个号码再次拉黑。

    裴伊月被他这幼稚的举动逗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把他拉黑,就不怕他电话打不通直接飞回来?”

    白洛庭把手机往桌面上一扔,拉着她走去会客沙发前。

    他一边拆着外卖盒子,一边凉凉的说:“他敢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不敢来,只是来不了。

    那家伙,根本不怕他好吧。

    打开了外卖盒子,拿出了筷子,送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这样全方位的伺候着,裴伊月真的不敢相信他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裴伊月一口一口的吃着饭,时不时的偷偷打量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有去看过叶彦杰吗?”

    “他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没去他家看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家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向他。

    那冷冰冰的表情还真的跟他的语气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在生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愕然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气了半天,她居然问他生什么气?

    白洛庭酝酿半天,突然说:“如果现在我身边出现几个女人围着我打转,你会生气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叼着筷子,认真的想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晌,她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的眼睛由深变浅,目光也变得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裴伊月好奇的盯着他的眼,这已经是她第好几次看到他这样的变化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一边好奇,一边伸出手去指。

    蓦地,白洛庭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磨牙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时候她还管他眼睛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心爷:来,小安子,跟爷研究一下星象命理。

    安希颜一本正经的看着窗外,皱眉,眯眼,很认真……

    白二爷一个鞋底飞过去:看个屁,现在是白天,难得心爷起得早,赶紧消失,让她发文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娱乐怪才  叫兽来袭:撩宠萌妻  重生闪耀香江  绝色玄灵师:邪君的腹黑妃 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  神级修理术  创业谜底  天下无妞不识君 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