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雨菲的视线不带半点闪躲和尴尬。.

    她说的坦荡,因为这就是她成年之后,第一件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蓦地,裴雨菲嘴角的笑意一敛。

    记仇的小脑袋瓜倏转。

    她眯眼,皱眉,后反劲的说:“我还要去酒吧,再过两个月我就不是小孩了,哼!”

    头一甩,这动作却逗笑了叶彦杰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她脑袋上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真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在乎他的嘲讽,哼哼道:“什么是出息?非要精忠报国才是出息吗?”

    小丫头顶嘴的能力一流,叶彦杰不敢跟她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有喜欢的人吗?”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,就连叶彦杰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她的答案,也许他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又怕她说出的和他想象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如果真的一样呢?

    他又是否真的承受的起?

    裴雨菲正要说什么,叶彦杰突然站起。

    他缩了缩身子。

    “真冷,回去了,你也别在这坐着了,冻成傻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雨菲愣怔的抬头看着他进屋,到了嘴边的话,她却没有安安分分的咽回去。

    她嘟囔着说:“我当然有喜欢的人,而且我保证也会让他喜欢上我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进门的一瞬刚好听到她的喃哝。

    他动了动嘴角,像是在笑,但却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裴雨菲在外面待着没意思,自己就溜达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叶彦杰手里的酒,她坐过去,笑嘻嘻的说:“酒好喝吗?在这喝酒多没意思啊,咱们出门就是酒吧,很热闹的,你难道就不想去?”

    如果没带她,叶彦杰肯定早就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身边跟着一个未成年,他去酒吧,那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这要是让老白他们两口子知道了,那还不得活剥了他的皮?

    叶彦杰侧眸睨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见她眨巴着一双眼,期待的看着他,他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想去酒吧就盼着这两个月快点过吧,成年了没人拦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小脸一皱,抓着他的胳膊使劲的晃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嘛,现在还这么早,多无聊啊,那边很热闹的,我们就去看看,我保证不惹事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任由她晃,酒杯换了一只手端着,一口一口不急不慢的抿着。

    裴雨菲晃荡的手一顿,咬牙盯着他手里的玻璃杯。

    蓦地,她突然伸手抢了过来,直接倒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怔。

    就见她鼓着的小脸逐渐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,你赶紧给我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被呛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嘴一张,口中的酒就像瀑布似的顺着她的下巴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咳,呕。”

    吐出的酒流了她一身,叶彦杰头疼的扶额。

    “你往哪吐呢?你怎么这么脏啊?”

    裴雨菲捂着嘴,干呕了好几次,她站起来,指着空掉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太恶心了,屎都比它好吃,呕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那跑去浴室的人,叶彦杰简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忍着笑,朝着浴室喊道:“你怎么知道屎好吃?你这丫头,口味挺独特的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裴雨菲在浴室里高吼一声。

    忽的,一件白色的毛衣从里面砸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彦杰笑的停不下来,等他笑够了才想起来,这小家伙是空手来的,她把衣服扔出来,她穿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浴室的门一开,伴着一股雾气,裴雨菲跟只兔子似的从里面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甩着两只超大的袖口,乐呵呵的笑着说:“叶彦杰,你看我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叶彦杰的毛衫和运动裤。

    不管是上衣还是裤子都长出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裤脚被她踩在脚底下,那两个袖口,都快被她甩下来了。

    叶彦杰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,跟唱大戏的似的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撇了撇嘴,伸手指了一下他身旁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给我拍张照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,竟让一个小丫头这么指使。

    他拿起她的手机,点开相机是却不小心点错了相册。

    看着那张他们两人的合照,他突然有点出神。

    她的笑是那么的纯净,这样的笑脸是他在其他女人脸上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种不带任何利益和谄媚的笑,真的会让人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点开相机,对准裴雨菲。

    她摆出的动作就跟她穿的这身衣服一样,及其夸张。

    叶彦杰忍不住失笑。

    “小不点,你就不能摆点正常的姿势?”

    裴雨菲眼珠轱辘一转,叉开的双腿顺便合拢。

    她侧着身子坐在他面前的茶几上,领口顺着肩头往下稍稍一扯,头发一撩,咬唇,还顺便给他飞了个眼。

    “这样正常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彦杰喉结一滚,心头突突突的直跳。

    妈的,这小不点是在找死吗?

    砰地一声。

    手机往说上一扔,叶彦杰起身,一把拉起她扯下去的领口。

    “洗衣板,露什么露?想吓死谁啊?”

    居然敢说她是洗衣板?

    裴雨菲怒了!

    “叶彦杰,你说谁是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见叶彦杰要走,裴雨菲愤怒的站起,叫嚷中,脚下却被裤腿缠住。

    腿还没等迈开,人就已经朝地面扑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听到叫声,叶彦杰倏然回头。

    他倒是及时的把她接住了。

    但是,拦下她的同时,他的手却稳稳地扶在他刚刚嫌弃过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洗衣板吗?

    不,她远远要比看上去柔软的多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裴家。

    裴伊月和裴心语都走了,家里就只剩下裴森明和丁芳华。

    虽然两个孩子在的时候也没显得家里多热闹,但是他们走了,这个家就变得无比冷清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楼下无聊的看着电视,裴森明却在这时候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看了一眼丁芳华,而后起身上楼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他接起电话,显得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?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,就见裴森明的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,她虽然不是我的孩子,但我也已经很对不起她了,我不能再做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声嘲讽的冷笑从手机传出。

    笑声落下,那人开口,“你的良知出现的太晚了,你以为你现在有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也许现在的裴森明已经后悔当年所做的事,可是就如电话里的人所说,他的良知出现的太晚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一切早就已经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他的懊悔,只能显得他更加虚伪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放过我吗,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裴森明额上含着青筋。

    他已经受够了这种被人指使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不是你的亲女儿,有什么舍不得的?”

    裴森明闭上眼,颤抖着喘息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但是能不能过年之后再说?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再回答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有些事正所谓一步错,步步错。

    即便是想要纠正,都不会有人来给你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丁芳华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站在窗边的裴森明,她随手把灯打开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,一个人站在那连灯都不开?”

    裴森明慌乱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想点事,忘了开灯。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事想的脸色都变了?”

    丁芳华随意唠叨一句,并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对了老裴,你觉不觉得小月自从嫁了人就不怎么愿意回家了,这孩子之前在外面吃了那么多苦,现在说嫁人就嫁人了,我还真是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裴森明不说话,纠结的脸色始终没有得到缓和。

    丁芳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跟你说话呢,小月在家的时候你就不给她好脸色,现在孩子嫁人了,你这个当爸的就一点不感慨?要我说,她不愿意回来就是因为你,看看你每次耷拉着脸,孩子又不欠你的,你给谁看啊!”

    裴森明本来就心烦,再听她说这些,就更觉得烦闷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就别唠叨了。”

    裴森明从丁芳华身边走过,丁芳华这才看到他手里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给谁打电话还要背着我?”

    裴森明看了一眼手里的手机,尴尬的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没谁,俊海刚刚打来问一些公司的事。”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 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  韩娱之我是安娜  跪下,我的霸气老公 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 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  热辣新妻:总裁大人给点力!  娱乐怪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