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43 如果成了敌人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43 如果成了敌人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“明天你自己去买辆车,不许再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一把甩开蒙小妖的手,心疼的瞟了一眼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蒙小妖也知道撞了车之后的后果,可是她当时没想这么多嘛,事后想起来,可惜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气呼呼的走进,蒙小妖只能怯怯的尾随在后。

    “妞,你这次去京都,真的把齐心给收拾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侧眸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速啊!”

    说完,蒙小妖突然恨自己嘴上没个把门的。

    再次看了裴伊月一眼,果然,脸更黑了。

    “他胆子够大的,居然还敢打电话给你?”

    蒙小妖知道她还在为那次的事生气,可是杭子速打电话来,也是为了打听一下她有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她讪讪上前。

    谁让她答应了帮忙说好话呢!

    “他胆子大,还不是你这个师傅惯的?你向来对他放纵,这次要不是遇上白洛庭,你也不会跟他生这么大的气。”

    这话裴伊月没办法反驳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因为杭子速动了白洛庭而生气。

    “说白了,他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是他师傅,换做别人,他才懒得管呢,况且,现在受伤的人是他,你的白二爷不但完好无损,还把你宝贝徒弟的胳膊打残了,听说伤得很严重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微微蹙了一下眉心,看向蒙小妖。

    半晌,裴伊月冷冷的说:“残了就让他把那条胳膊卸下来寄给我,我帮他厚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,真狠啊!

    自己的亲徒弟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蒙小妖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妞,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你指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白洛庭啊!速那小子可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,他什么能力你最清楚,你觉得这世上打得过他的人多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动了动眼睫,没有太大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“白洛言之前说过,统训时白洛庭基本上是十项全能,他会格斗技巧一点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蒙小妖的反问是质疑,是不相信,更是提醒。

    “也许你说的对,他是白家人,他会一些防身技巧很正常,但是,能让速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,这样你也觉得正常?我只想知道,如果是你,你是他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身侧的手轻轻握成拳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但沉默却代表了她的动摇。

    “妞,白洛庭不简单,你不能再假装什么都看不到,如果有一天我们跟白家真的成为了敌人,你觉得他是会帮着你还是白家?”

    对于白洛庭,跟他相处的越久,裴伊月就越是不敢深究。

    他那吊儿郎当的外表,就像是他的一层保护色,然而在保护色之下,他是有多么的沉稳和睿智。

    京都一行,他们两个人明显都有对某些事隐瞒。

    她希望她猜测的一切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真的,她不懂,他为什么不拆穿她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的事先放一放,现在最重要的是白洛言,我查不到他的任何线索,这件事已经拖了很久了,我需要给k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交代的,我们又不是私家侦探,这种事本来就不归我们管,再说了,他给的资料那么少,还不如让你把京都的人都杀光来的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种不计后果的话,也就只有她这种没耐心的人能说得出来。

    裴伊月瞪了她一眼,“行了,别抱怨了,给我准备个窃听器,我想办法放到他身上,这件事k既然交代了,我们没有埋怨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窃听器这种小玩意在蒙小妖这算是最普通的物件,她随随便便就能收罗一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从电脑桌下面的抽屉里翻了翻,找出一只原子笔,和一个纽扣大小的窃听器。

    “新产品,接收器在这支笔里,另外我这边也有备用安装,对了提醒你一句,这小玩意怕水,你最好不要放在他衣服里,免得他洗衣服的时候回暴露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接过窃听器,嫌弃的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手里的物件难道就没有一个是一点纰漏都没有的吗?为什么每个都要带点缺点?”

    蒙小妖的原则是:打击她可以,但是不可以打击她的产品。

    虽然她每次都被裴伊月打击,但她还是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佛曰:人无完人。我这些东西都是有灵魂的,跟人一样,怎么可能做到尽善尽美,你就别挑三拣四的了,我这东西已经是市面上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了,除了我的,你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夸自己,她从来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裴伊月撇了撇嘴,窃听器和原子笔往外衣口袋里一塞。

    起身。

    “联系k,说京都来人是为了找一个人,但具体是什么人我这边大听不出来,让他另想办法吧!”……

    裴伊月回到别墅,看到白洛言的车停在门前。

    四下没人,她拉开车门,手里的窃听器随手往车里一扔。

    也不管丢到哪,反正是丢进去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想了很久才决定把窃听器放在他车里,原本想放在他口袋里。

    这是这衣服天天换,谁知道他哪天穿哪件?

    还是车里保险,最起码他会天天开。

    进了屋裴伊月才知道家里只有白洛言一个人在。

    一身家居服,没了穿正装时的严谨,反而多了一丝随和。

    看着他,裴伊月不禁想到之前两次他摸她头时的那种温暖。

    白洛庭在外面被事情耽搁,回来的比较晚。

    走进门,还没等看到人,就听到裴伊月欢愉的笑声穿过大厅。

    笑这么大声,白洛庭还从没见过她为了什么事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嘴角上扬,他疾步走进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他的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坐在客厅里的人,除了裴伊月,还有白洛言。

    裴伊月的笑脸这一刻看在他的眼里尤为刺眼。

    他眉心一紧。

    心里除了不满,更多的确是担心。

    她不听他的话也就算了,她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离白洛言那么近。

    她难道不知道他的身份吗?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开怀大笑的人终于发现了白洛庭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起身走了过去,却只得了他浅淡的一眼。

    白洛庭看着白洛言,最后却什么都没有,直接拽着裴伊月上了楼。

    裴伊月一边被他拖着走,一边笑,同时还不忘回头跟白洛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白洛庭看她挥手,差点被她气死。

    房间里,房门砰的一声关上。

    白洛庭拉着裴伊月的手一甩,把她丢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到底要说多少遍你才能听进去?”

    难得他没有像八爪鱼一样缠着她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他脸上的气气愤,裴伊月还是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她走到他面前,伸手环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含笑的小脸微扬,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大哥把小时候的事都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一怔。

    裴伊月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因为小时候的事,所以才不喜欢我跟你大哥走的太近吧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看着她,并没有否认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除了这个理由,他更担心的事她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对我发脾气,还把我赶走,你后悔过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带着笑,似乎只是一个玩笑似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问题对白洛庭来说,从来都不只是玩笑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轻抚她的脸。

    深邃的眼中除了认真,剩下的只有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每一天都在后悔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边的笑意因为这句话而僵持。

    她的心,更是因为这句话而颤抖。

    玩笑的感觉不复存在,这一刻她才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笑是在刺痛他回忆。

    “之前你曾问过我小时候的事,我却不敢亲口告诉你,我怕你会跟小时候一样,会生气的离开我,我已经丢了你这么多年了,我不能再把你弄丢一次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事裴伊月已经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现在说起来,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好笑的故事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在听到白洛庭的这番话后,她突然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丫头,谢谢你回来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