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洛庭走进房间。..

    走廊上就剩下了裴伊月和裴心语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相较以前的冷漠,裴伊月的话似乎温柔了很多。

    裴心语轻轻动了动嘴角,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姐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从很久以前,她就欠她一句对不起,只是一直以来她没有勇气说出口。

    现在,在她一败涂地之后,她终于发现,原来只有在家人面前,不管她怎么任意发泄都不会觉得自己丑陋难堪。

    裴伊月看了她一眼,淡漠的神色终究是没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“不用跟我道歉,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,是你自己,这条路是你选的,如果走不下去,就回头吧。”

    裴心语垂着头,似乎想掩藏眼中的泪。

    但是当那滴晶莹落下的时候,还是被裴伊月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帮不了你什么。”这话是提醒,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裴心语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会自己处理好的,不过,刚刚古宸哥的话你不要不在意,白洛莹的恋兄情结很严重,她对你一直不满,你自己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深邃的眼眸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,裴伊月的嘴角似乎也勾出了一道不善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提醒我,我知道该怎么做,很晚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转身,她推开门。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的弧度却渐渐的冷却了下来。

    恋兄情结……

    还真是怪人怪癖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古家。

    两个人出门,却只有古宸一个人回来。

    古亦探头看了看,问:“裴心语呢,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她今晚住在裴家。”

    正准备上楼,坐在客厅的林谷云突然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古宸,你回来的刚好,这是你表哥,过来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古宸看了一眼客厅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,穿着灰色的休闲服坐在林谷云身边。

    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笑的一脸随和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大表弟,你好,我叫林风齐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陌生的表哥,古宸只是轻轻点了下头,并没有太客气的招呼。

    他倒是知道自己有个伯父,一直带着儿子住在国外,但是他却从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妈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林谷云说什么,古宸就已经上了楼。

    古亦站在门口,仍是不死心的往外看。

    裴心语什么性格他还不知道?

    他大哥回来了,她怎么可能自己留在裴家。

    确定了裴心语没有尾随古宸回来,古亦郁闷的走回客厅。

    “妈,你说大哥该不会是把那丫头抛尸了吧?”

    闻言,林谷云眼一瞪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什么呢,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林风齐长得很温雅,笑起来也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看着古亦好奇的问:“小亦说的丫头是谁啊?”

    古亦闹心的叹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裴心语呗,今天跟我大哥一起回门,这么晚了居然只有我大哥一个人回来了,肯定又受气了。”

    林风齐稍稍愣了一下,而后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担心你大嫂啊!”

    很随意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然而古亦却敛起脸上的神色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,是大嫂,但是我跟那丫头从小就是朋友,即便她现在跟我大哥结婚了,我们的关系也还是朋友,不行吗?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敌意让林风齐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镜片下的眼始终保持着笑意,他回头看了一眼林谷云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错什么话了吗?”

    林谷云皱眉瞪古亦。

    “你别搭理他,他就这德行,没事就抽风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谷云始终拉着林风齐的手,古亦无语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自己的两个亲儿子在家,从来都没见她这么稀罕过,现在不过来个外人,居然这样抓着不舍得放。

    “表哥打算在我们家住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风齐刚想说什么,林谷云突然在他手上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,你爸说了,你这次回来就没打算在回去了,把这当自己家,没人敢撵你走。”

    林谷云这话像是故意说给古亦听的。

    然而林风齐却默默的抽出自己的手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姑母放心,我会把这当自己家的。”

    古亦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嗤了一声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上了楼,他敲了敲古宸的房门。

    过了半天古宸才出来给他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在里面干什么呢,这么半天才开门,你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他一脸不正常的笑,古宸抬手在他伸出来的手上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劲。”

    古亦揉了揉手,嫌弃的瞥了一眼古宸冷冰冰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哥,裴心语不会被你丢路边了吧?”

    古宸凝眉的动作很严肃。

    他懒得回答他这不着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们都已经婚了,你就不能对她好点?就你这冷冰冰的性子,她能喜欢你这么多年多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说完了吗?”

    古亦说了半天,古宸却没有一点动容。

    古亦长叹一声,“哎,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喜欢你哪。”

    见他还啰嗦,古宸二话不说直接关门。

    古亦伸手一挡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不说了,我不说了,大哥你怎么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古宸隔着门缝晲着他,没再继续关门的动作。

    古亦把门推开,转头朝楼下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看到下面那个奇怪的表哥了吗?啥情况啊,他一出现,我怎么感觉我都变成养子了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奇怪了?”

    古宸对别人的事不感兴趣,但却难得见到古亦对一个人感到厌恶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奇怪啊?好好的国外不待,非要回来发展,刚妈说了,他这一来就不走了,爱待多久就待多久,我倒是无所谓,反正过了年我就去留学,眼不见为净,我就是怕你被咱妈冷落了。”

    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正经的话,果然还是废话。

    “就你会担心这些没用的破事。”

    古宸推开他抵在门板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闲得无聊就多看点书,别在这找茬,回去吧,我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走到哪都不受待见,古亦活的也是心塞。

    转身要走,脚步再次一顿。

    他看向古宸,问:“裴心语真的在裴家?”

    古宸不耐烦的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信你自己去看,磨磨唧唧的。”

    砰,门关了。

    古亦挠了挠后脑勺,嘟囔道:“自己去看?你说的啊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,临水公寓。

    裴伊月车开进大门,就看到那辆撞坏的玛莎拉蒂。

    车头凹陷的程度令她惊恐。

    她真的想象不到,蒙小妖到底废了多大的劲才能把她的车毁成这样。

    进了屋,蒙小妖刚好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裴伊月,她蓦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妞,是真的吗?你真的当着k的面把齐心给处理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冷着脸,没有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车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见她上来就问车,蒙小妖呵呵呵的干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她抓了抓头,“这,这不能怪我,那天你让我去找你们家小雨菲,然后我看到她被一个大婶欺负,我一气之下就朝着她的车尾撞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蒙小妖手舞足蹈,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然而,裴伊月怒视的神色不变,冷冷的问: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结果我替你妹妹出气了啊!”

    “出气?”

    裴伊月郁闷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方什么车?”

    蒙小妖抿着嘴,无辜的眨眼。

    她心里合计着,她要是说,只是普通十几万的奥迪,她会不会拆了她?

    “呃,不,不是什么太好的车。”

    她口中不是太好的车,裴伊月大概也能想到是什么价位了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不让自己爆发,伸手朝着外面的车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你拿我三千万的车去出气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矮油!”

    蒙小妖壮着胆子,一把按下她举着的手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怕她一不小心,这手会招呼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蒙小妖呲牙,谄媚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有蝙蝠了吗,管它这车多少钱,反正你也不会开啊,再说,拿去修一下,我保证没人看得出来车修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歪理?

    她还好意思说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娱乐怪才  叫兽来袭:撩宠萌妻  重生闪耀香江  绝色玄灵师:邪君的腹黑妃 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  神级修理术  创业谜底  天下无妞不识君 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