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洛庭不知道她居然会对陈珏琴的件事这么执着。

    他有点无奈,又觉得这样的她特别可爱。

    认真的她,眼底充满的都是执着,好像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该担心的,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,谁都干涉不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然而裴伊月却仍是不懂。

    选择?

    有谁会愿意选择这样的生活?

    白立成也许是在两个女人之间选择了一个,但是陈珏琴呢,她是无辜的呀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不在乎?”

    不管是在京都遇见白立成和曹珍,还是刚才提到这件事的时候,裴伊月都觉得他特别的不在乎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父母,即便他是真的不上心,即便他没有白洛言一样的反应,最起码也应该担心一下吧。

    白洛庭淡淡动了动嘴角,轻轻拉过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在乎有用吗?能改变什么吗?”

    一瞬间,裴伊月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在乎,只是看淡了而已。

    也许对她来说,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,一时间她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白洛庭来说,这件事他可能早就接受了。

    他说得对。

    在乎有什么用?

    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,又何必在乎?

    不知怎么,裴伊月突然想到之前白曼冬说的话。

    那个跟白洛庭有过婚约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出现,那么他们的关系,会不会变的跟他父母一样?

    曹珍,陈珏琴……到时候,她会是扮演哪个角色。

    闭上眼,她低头靠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现在,居然连这样的问题都开始担心了吗?

    白洛庭轻抚着她的背,笑了笑,“又乱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裴伊月靠在他的怀里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觉得人生好复杂,好想活的简单一点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医院病房里,叶彦杰坐在床上,一脸阴郁。

    裴雨菲说话不算话,明明说了要在这照顾他,现在居然又跑了,果然是个没恒心的小鬼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气就是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跟平时一样,病房里的气压很低,就连进来打针换药的护士都觉得气氛诡异。

    能住进vip病房,又长了一张这么好看的脸,难免会引来一些春心荡漾的护士。

    虽然他脾气不太好,但是她们坚信,温柔乡总是能融化冰川的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,要不我去帮您买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主动套近乎,这样的事若是放在平时,叶彦杰可是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只能说这小护士来的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不用,出去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冷冰冰的一声,打碎了一个女人满心的期待。

    她不情愿的转身,似乎想等他反悔或者是挽留。

    突然,病房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撞开,一个高昂兴奋的声音骤然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叶彦杰,好吃的来啦!”

    这么欢愉的一声,实在是不适合这里的气氛。

    女护士眉心一拧,看向撞门而入的裴雨菲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护士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昨天半夜值班的护士已经替班回家了,现在这个并没有见过裴雨菲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几天来探病的都是病人家属,她根本没见过这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女人向来对同性的排斥很敏感。

    虽然裴雨菲年纪小,但是她懂得不少。

    这女护士的眼神,一看就是在防着她,或者说,是在挑衅。

    裴雨菲一手拎着吃的,一手拿着笔记本电脑,她淡淡瞥了女护士一眼,走过去往病床上一坐。

    甜美的小脸朝着叶彦杰绽放一个极深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来陪你了,今晚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护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护士看了一眼叶彦杰,见他不说话也不反驳,心里有些气不过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这位小姐,这里是医院,不能留宿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扭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留宿?他差你住院费了?这病房住一晚比五星级酒店还贵,五星级酒店都不能赶人走,你这凭什么就不能留宿?”

    女护士被她噎的没话说,但还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的,这要是晚上住在一起,还得了?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酒店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敛回视线,把买来的吃的一样一样的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懒懒散散的说:“我知道这不是酒店,哪有这么破的酒店啊!”

    裴雨菲噎起人来那是一点余地都不留。

    女护士心有不甘,又不好在叶彦杰面前表现的太过强硬。

    她委屈的咬着唇,看向叶彦杰。

    谁知,刚刚还一脸阴霾的人,这回却嘴角勾着笑,看着眼前那个牙尖嘴利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裴雨菲头一歪,再次看了一眼女护士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走?vip病房的护士难道还要伺候病人吃喝拉撒?”

    女护士自知得不到好处,脚下一跺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关门,谢谢!”

    裴雨菲扯着嗓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砰的,关门声很大。

    裴雨菲不待见的呲了呲牙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应儿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忍着笑,嘴角微抽,勉强才绷住没有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有仇?”

    裴雨菲抬眼,朝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勾三搭四,她不过才走了这么一会,臭男人。

    看她气呼呼的,叶彦杰倒是奇怪了。

    明明说话不算话,说走就走的人是她,现在反倒是她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走了吗,又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来喂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喂,喂猪……?

    叶彦杰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“小不点,你这么嚣张,就不怕我生气?”

    裴雨菲看了他半天,脸一伸。

    “你打我呀。”

    敢的话,就打一下试试呗,反正她姐回来了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愣。

    他活这么多年,还是头一次遇上这么不讲理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不讲理,他还没辙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她凑过来的小脑袋上弹了一下,不算重,但也不轻。

    裴雨菲捂着脑门哼唧了一声,撅起嘴,有点不乐意。

    叶彦杰自顾自的打开快餐盒,得意的嘴角扬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是你让我打你的,别装可怜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撅起的小嘴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看着叶彦杰一口一口的吃的得意,她两手在桌面上一架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喂猪的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嚼饭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妈的,他怎么忘了?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得意的揉了揉刚刚被他弹过的脑袋,笑呵呵的说:“既然吃了就多吃点吧,吃一口和吃完也没多大区别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很好哄,只要让她逞一时之快,得了便宜,她马上就会忘记不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叶彦杰这两天的情绪连他自己都琢磨不定。

    上一秒还多云,这会儿就已经艳阳高照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他的心情的确是被眼前这个小家伙带动了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这是好事,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去哪了?”

    他垂下眼,却掩藏不住心里的好奇。

    裴雨菲打开一瓶可乐喝了一口,两只脚晃荡在床下。

    “我姐回来了,刚刚我去找她问点事,顺便回家拿了个电脑,我怕你无聊,晚上陪你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蓦地,叶彦杰再次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住在这?”

    裴雨菲认真的、用力的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头顶那一小撮揪起的头发狠狠的颠簸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彦杰没说话。

    按理说,他被白洛庭警告过,也知道裴伊月是什么态度,对于这个小丫头他应该控制两人之间的距离,可是他的内心,却一点都不想拒绝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裴雨菲就当他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得意的小腿晃荡的更加频繁。

    吃完饭,裴雨菲架起电脑放着她下载好的电影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自己犯困,她特意找了一些科幻大片。

    然而,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过觉的她,越看越觉得眼前模糊。

    她坐在叶彦杰身边,脑袋一垂一垂的。

    电脑里的电影还在放着,叶彦杰却盯着那困的快要摔倒的人,忍不住发笑。

    突然,裴雨菲身子一歪,叶彦杰吓了一跳,赶紧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好在他伸手的速度够快,不然她还不得一头栽地上去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  金融慈善家  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  夜市王  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