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37 白洛庭缺心眼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37 白洛庭缺心眼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离开甜品店,裴雨菲自己打车走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坐进车里,白洛庭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小家伙到底什么事神神秘秘的?”

    “叶彦杰的事呗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诧异的挑了一下眉梢。

    “她跟你招了?”

    裴伊月疑惑的侧眸。

    “招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发现自己说错话,支吾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走吧,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他支支吾吾的这么明显,裴伊月要是看不出来,那就是她傻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有事瞒我?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挑一笑,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。

    “傻媳妇儿,这怎么可能呢,我怎么可能有事瞒你?我就是饿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头一躲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咱们今天去酒店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裴伊月回绝的很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白洛庭有点不乐意。

    想到在京都是看到白立成和那个女人,裴伊月心里默默的同情陈珏琴。

    她稍稍转身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你妈挺可怜的,你应该多回去陪陪她,之前我走的前一天晚上,你妈来找过我,她以为我们就这么搬出去了,我跟她保证过,我们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眉心一紧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妈去大院找你?”

    白家的那些事,白洛庭其实一点都不想让她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各个都是麻烦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躲着这些麻烦,所以之前才会不回去住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他们找不到他,居然会来找这傻丫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元旦,你爸不回家,你要是也不回去的话,你妈心里得多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郁闷的叹气。

    看来他爸和曹珍的事,真的被她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“小月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什么呀,其实你就是不想回去是不是?”

    裴伊月打断他的话,其中的坚持甚至有点不讲理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既然你想回去,那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满意的坐正了身子,听着车子启动的声音,她突然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先去趟你爷爷那吧,我的好多东西还放在那呢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大院。

    白洛庭和裴伊月来的突然,老爷子没有准备,刚好让他们碰上白洛莹。

    白洛莹这时候出现在这,而且还穿着家居服。

    裴伊月奇怪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你去楼上待着,没叫你不许下来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颇为严厉的声音,裴伊月还是第一次听见,可是如此一来,她就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她没做声,跟着白洛庭一起走到老爷子面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白洛莹一眼,那一脸的不爽明明就是在针对她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跑这来了?”

    跟裴伊月一样,白洛庭也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他问的话中不包含一点关心,单纯的只是好奇。

    老爷子笑的有些僵。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这不是统训才结束,我怕她过个年再变得像之前一样散漫,所以就叫过来每天警醒着她点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点了下头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话看不出白洛庭信了没,反正裴伊月不信。

    她狐疑的低了低眸子,突然说:“对了,一会陪我去趟警察局吧,上次那件事也不知道有消息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试探,也是猜忌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那段时间白洛庭在统训,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白洛庭刚点了下头,口中的“好”字还来不及说。

    老爷子忙道:“不用去了,前两天我去问过,那边还没查出什么线索呢,他们要是查出什么一定会通知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深沉的眼眸狠狠一缩。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她期盼已久的白家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心里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果然,人总是会向着自己人。

    她即便嫁过来了,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只是个外人而已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白洛庭。

    不知道,他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虚伪的笑意从她嘴角蔓延,那种不在真诚的笑,她已经好久没有展露过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,原来爷爷已经帮我问过了,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跟我有这种深仇大恨,非要致我于死地不可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轻飘飘的,但老爷子却听着一阵阵不安。

    僵硬的笑容始终堆在脸上,裴伊月却隐忍着不去拆穿。

    “月丫头,这件事你也别太放在心上,既然警察都介入了,一定不会让你再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,建立信任可能需要花上一天、一个月、甚至一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但让这种信任消失,却只需要短短的一秒。

    心寒这样的事,在她身上发生的已经不止一次了。

    这种被背叛的感觉,她已经熟悉到麻木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老爷子对她的好让她心生愧疚,可是从这一刻起,这样的感觉恐怕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前几天一直在忙,好像说是京都来了什么人,那些人现在走了吗?”

    听着裴伊月转变了话题,老爷子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知道,她的转变,并不是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走了,说起这些人啊,也真是的,急匆匆的也不让人安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是什么人啊,他们怎么会这时候来北城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些普通官员,说是来找人的,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虽说是闲聊,但老爷子也不是个没分寸的。

    什么话能说多少,他也是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裴伊月垂了垂眸子。

    普通官员?

    找人?

    这些事果然跟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在继续往下说,裴伊月也不再继续问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人的目的应该也不是k想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别墅,刚进门,陈珏琴就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才回来?你大哥都回来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陈珏琴的笑脸,裴伊月觉得有点心酸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刚刚去了趟爷爷那,把我的东西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看了眼她手里的行李,陈珏琴笑着点了点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拉着白洛庭想要往里走,而白洛庭却抽出自己的手,转而勾上了裴伊月的腰。

    白洛言一直都在客厅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,却听到裴伊月的话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了大院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白洛言皱眉的动作明显,裴伊月刚巧在那一刻捕捉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们去京都,碰到爸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突然提到白立成,陈珏琴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裴伊月抽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心想,这人怎么就这么不懂事?

    陈珏琴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失风雅。

    “是吗,你爸忙,应该回不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她这样虚假的笑,白洛庭并不打算给予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他冷冰冰的看着陈珏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不回来了,不过他不忙,他只是忙着陪曹珍,嘶~”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在他后腰上用力一拧。

    白洛庭疼的呲牙,愕然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刚要说什么,裴伊月眼一瞪,转而端出一张笑脸看向陈珏琴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先上去整理一下东西,一会在下来陪您聊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裴伊月扯着他的胳膊就往楼上走,一边走还一边瞪他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裴伊月砰地一声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转身看着白洛庭郁闷道:“白洛庭,你是不是缺心眼啊,你那么说,你妈心里得多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曹珍的事在这个家里并不是秘密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这件事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,白洛庭忍不住失笑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?”

    白洛庭伸手把她往面前一扯,两手环着她细弱的腰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我怎么就不见你对我这么上心呢?”

    裴伊月皱眉,推了一下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我跟你说正事呢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手不松,反而勒紧了些。

    正视的眼不在有之前的轻挑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家里,除了你我的事,其他你都不要管,他们的事他们自己会解决,你帮不上忙,懂吗?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裴伊月觉得自己懂的人情世故已经很少了,可是没想到,最不懂事的人居然在这呢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妈心里会难过,难道你就不担心吗?”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