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品店二楼。

    裴伊月从窗户往外看了一眼楼下停着的车。

    一阵缭绕的烟雾从车窗冒出,看来白洛庭那家伙是一个人无聊了。

    “伊月姐,你别看了,姐夫丢不了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从没见过裴雨菲这么着急。

    听说她回来了,就马上约她见面。

    白洛庭本来是跟着一起上来的,这小家伙却说有事要单独跟她说,硬是把人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洛庭磨牙了半天才肯下楼,这会儿肯定心情不爽才会抽烟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这急慌慌的把我叫来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严肃的小脸透着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这事她琢磨好几天了,越想也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伊月姐,我问你个事,你跟小妖姐认识多久了,她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,你了解她吗?”

    这几天裴伊月不在,裴雨菲都快被这件事给折磨疯了。

    钱多多的话说的那么逼真,而且她从来不会说谎。

    以她们的交情,她无疑是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但是相对蒙小妖,她却不敢太肯定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蒙小妖之前跟她通过气,所以对这个问题她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只是裴伊月没想到,这小丫头急三火四的要见她,为的居然会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裴雨菲一脸正色的看着裴伊月,认真的说:“小妖姐该不会是什么黑色会吧?之前我同学说看到过她带着一群人打人,你跟她是好朋友,我有点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垂了垂眸子。

    脸上除了一层浅笑,没有过多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打人?该不会是你同学看错了吧?”

    裴雨菲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那种乱说话的人,而且,她很肯定她见到的人就是小妖姐,她还说,那个被打的人伤得很严重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裴雨菲始终盯着裴伊月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知道,这个世上若论谁能把自己的心情控制的自如,那么这个人一定非裴伊月莫属。

    蒙小妖的体态特征这么好认,裴伊月这会儿基本已经确定她同学看到的热那就是她。

    可即便真的是她,她也不能在裴雨菲面前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同学见过小妖?”

    “嗯,就那天你让小妖姐去学校找我的时候见过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见过那么一次?”

    “嗯,就那么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就见过一次,她为什么肯定她见到打人的人就是小妖?她是正面跟那个打人的人撞见,还是仅仅只靠猜测?”

    裴伊月的话问的裴雨菲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不太确定的说:“应该,应该是看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她知道,钱多多根本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正脸。

    她能说那个人是蒙小妖,大概也只能说是看到了她的头发和身材。

    那么特殊的发色,就算想认错恐怕也难吧!

    一直以来,蒙小妖在北城都没有一个让人安心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虽然掩饰的很好,但时间久了难免会露馅。

    “雨菲,其实小妖她不姓蒙,她姓宋,是宋家的孙女,她身份的这件事是她拜托我不要说出去,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同学为什么会说她是混混,但是我知道她并不是,如果你的同学没有正面看到那个人是小妖,我希望你能跟她说说,不要到处去说这件事,毕竟有关一个人的名誉,就这样诋毁总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听说了蒙小妖姓宋,裴雨菲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这的确是个惊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她是宋家人,也不能代表她不是混混啊,她万一真的杀了人……或者打伤了人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裴雨菲这个小家伙是很好糊弄的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她俨然不相信裴伊月的话。

    “雨菲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裴雨菲看着裴伊月,半晌,她低下头,手里来回转着桌面上的玻璃杯。

    “伊月姐,上次你问我,打伤叶彦杰的人是谁,你为什么要问啊?”

    裴雨菲之所以这么着急的约裴伊月见面,为的不全是蒙小妖的事。

    她虽然年纪小,但人不笨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的的确确只是在怀疑蒙小妖,可是当她刚刚在二院看到张强之后,她的想法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曾经问过她张强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张强昏迷不醒的躺在医院。

    中间出现了蒙小妖打人的事。

    这几件事串联起来,裴雨菲想想都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她那纠结的小动作裴伊月全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现在知道,为什么裴雨菲会一进来就把白洛庭赶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抬起头,眼中全都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今天看到张强了,他受了很重的伤,现在昏迷不醒,医生说他也许这辈子都醒不了了,就算醒了,也是半身不遂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说这话的意义很明显。

    她是想告诉裴伊月,她在怀疑她,而且丝毫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裴伊月不躲避她的目光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那还真是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报应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呢?你该不会在想,我问了你这个人是谁,之后让小妖去打他,所以他现在才会躺在医院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把她的想法如实说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裴雨菲的神色瞬间变得惊恐。

    裴伊月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又没见过这个人是谁,就算你跟我说了他的名字,整个北城,叫张强的人这么多,我又怎么知道哪个人是他?而且你还说打人的人是小妖,我都没见过的人,她又怎么会知道是谁,难不成,她打残了北城所有叫张强的人?要真是那样的话,社会新闻恐怕早就播了。”

    仔细琢磨了一下裴伊月的话,似乎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张强这个名字这么普通,随便一抓恐怕就能找出一沓来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就算问她这个人长什么样,她都说不出来,她姐又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裴雨菲默默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握着玻璃杯的手也慢慢的松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动作,裴伊月若有似无的动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雨菲,你急忙把我找来,该不会就是为了怀疑我吧?你觉得我也是混混?”

    闻言,裴雨菲一怔,赶紧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有怀疑你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,说这样的假话,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?

    裴雨菲心里懊悔。

    她伊月姐是什么样的人,她应该最清楚,她也是疯了才会怀疑她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她真的做了什么,那也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她干嘛要来计较这些事。

    裴雨菲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伊月姐。”

    她的这声对不起,裴伊月还真的没办法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看着那低垂的小脑袋,她心里多出一丝歉疚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以后不要胡思乱想,有什么想不通的就直接问我。不过,你是怎么知道张强住院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雨菲一怔。

    低垂的脑袋半天都没有抬起来。

    完了,她刚才只顾着说,居然把这事也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要是实话实说,她姐会不会生气啊?

    可是,不说实话她还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感受着裴伊月盯着她的视线,裴雨菲默默的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姐,叶彦杰是为了我才受伤的,我有义务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许久,听不到回应,裴雨菲怯怯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对上裴伊月的视线,她蓦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他带你去见张强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着声音,好像没生气。

    裴雨菲悻悻抬头。

    “他一直在找张强,今天听说他在二院,所以就去了,我是自己要跟他去的,他也是被我闹的没办法才把我带上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也害怕,但这个时候还是把事情揽到她的身上比较好。

    叶彦杰的身上还有伤,万一她姐要是发威揍人,他那身子也受不住啊!

    这话几分真几分假裴伊月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什么叫物极必反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在乱动你的小心眼了,你去看叶彦杰我不拦你,但是你要知道分寸,不许跟他走的太近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  金融慈善家  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  夜市王  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