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35 你快点回来吧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35 你快点回来吧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叶彦杰看完了病例,随手往床上一丢,也不管是不是砸在张强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转身朝着门外的人招了下手。

    刚刚接他们的那两个人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带走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强父母突然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,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儿子带走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问的还真是蠢。

    不等叶彦杰开口,手下的一个人瞪了他们一眼说:“为什么?这就要问问你们的儿子干了什么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老两口知道自己的儿子平时不务正业,也知道他总是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躺在这了。

    老两口穿着普通,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有钱人,更没见过这样的阵势。

    见叶彦杰不像是个好说话的,老两口直接把注意力放到了裴雨菲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母上前,直接奔向裴雨菲。

    叶彦杰眉心一紧,一把把她拽到身后。

    张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求求你行行好,我知道你是好人,你能不能帮我求求这位大爷,不要把我儿子带走,他已经这样了,医生说他也许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,即便醒了也是废人一个,小姑娘,我求求你了,放过他吧。”

    哀求的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没等裴雨菲开口,挡在身前的人突然发出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那种满含轻蔑的笑声,就连裴雨菲都觉得让人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会找软柿子,可是你知不知道,你儿子当初就是带人去找这小丫头的麻烦,要不是她命大,这会儿也轮不到你跪在这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母一惊,看向裴雨菲。

    张父见求情不行,索性一把拉起张母。

    “别求他,我还不信这世上没有王法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软磨硬泡耍无赖的人叶彦杰见多了,软的不行就来硬的。

    不愧是张强的爸妈,玩的一手好计谋。

    叶彦杰冷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王法?好啊,如果你想走正当途径的话,那我们就把警察叫来好了,我倒要看看着王法这两个字,是不是偏帮着蓄意行凶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老两口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张强惹事进局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    警察早就把它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现在要是再把警察找来,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,对他来说都是不利的。

    张家这老两口就跟事先商量好了似的,软硬兼施。

    张母再次哀求。

    “求你们行行好,我儿子已经很惨了,你们就饶了他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饶他?”

    叶彦杰冷冷的声音就连嘲讽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天晚上,要不是他刚巧在,现在躺在这的人就该是那小不点了。

    捏再裴雨菲手腕上的手倏然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饶了他,我要怎么跟我的小丫头交代?你们家张强上次可是冲着她的命去的,不要了他的这条命,我怕,我连觉都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从他的受伤感受到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然而,在她听到叶彦杰说出那句“我的小丫头”的时候,心里似乎被一只活跃的兔子使劲的踩了几脚。

    小脸绯红,她满心欢喜,紧抿的小嘴完出一道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一定要带一个人走的,如果你们不让我带走张强,那么你们老两口就主动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的报复从来都不是针对性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一个发泄的途径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人是谁,只要是他张家的人,他就无所谓。

    闻言,老两口更慌了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经历过这种事?

    他们更不知道,如果真的被带走,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这次,跪下的人不再是张母一个,就连刚刚还一身傲气的张父,这会儿也怯懦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,决定好了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身后,裴雨菲突然动了一下被抓着的手。

    “叶彦杰,要不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两口的哀求声一敛,看向她。

    然而一听这话,还不等叶彦杰说什么,一旁的手下顿时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,杰少可是因为他受了伤的,不能这么轻易算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这个小姑娘有什么不一样,结果还是这么妇人之仁。

    手下义愤填膺,不允许这样坏规矩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叶彦杰看了他一眼,那人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住了声。

    他回头,看向裴雨菲。

    “你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有点冷,裴雨菲有些看不懂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她硬着头皮,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帮你报仇,可是他现在已经这样了,你就算杀了他也没多大意义,罪不及父母,祸不及妻儿,如果让他爸妈来顶替他的罪,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似乎从叶彦杰的眼中找不到情绪。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,裴雨菲突然又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话惹他不高兴了怎么办?

    他以后会不会都不在理她了?

    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等着叶彦杰的回应,然而,叶彦杰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他拉着裴雨菲,转身离开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就连裴雨菲都有点弄不清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走出病房,裴雨菲被拖着一路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心想:这下完了,他肯定是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她悄悄抬头,看了他一眼问:“你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帮他们求情了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始终看着他,她的话坦坦荡荡,她正视自己的错误,一点都不怯懦。

    叶彦杰脚步不停,语气仍旧清淡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生气你还帮他们求情?”

    裴雨菲顿了顿,一时找不到话来解释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了,叶彦杰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停下脚步的动作突然,裴雨菲心头一跳,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帮你出气?”

    裴雨菲咬着唇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啊。

    可是对一个昏迷不醒,甚至会随时死掉的人出气,也没什么成就感啊!

    若是换做别人,叶彦杰一定不会理会她的话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张强是装的,以后他再来找你麻烦怎么办?”

    裴雨菲摇了下头,表示自己没想过这样的事,随后,她又马上抬头反驳,“他不像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你是医生?你还懂看病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懂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被她气得头疼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还是第一次无功而返,为的居然会是这小不点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伸手揉了揉额角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这么看着我,被你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嘴里说气,可是看他的样子,倒也不像怎么生气。

    裴雨菲讨好的笑了一下,两手在他胳膊上一缠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陪你回医院吧,你头疼不是被我气的,是你的伤还没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倒是会强词夺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裴雨菲一直摆动手机,几乎没有理过叶彦杰。

    叶彦杰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打算在医院陪我?”

    裴雨菲忙着发信息,没注意听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随意的嗯了一声,很是敷衍。

    叶彦杰好奇,探头想要看看她在跟谁发信息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看看清收件人是谁,裴雨菲手机一收,欠起身子拍了一下开车那人的后座。

    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,在这下车就行了,你回医院吧,我晚点再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你能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车停在了路边,叶彦杰的话还没说完,裴雨菲直接推开车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她急忙招手去拦出租车,叶彦杰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她刚刚还说要陪他,现在居然就走了?

    有没有点恒心啊!

    小孩啊小孩,就是这么他妈的不靠谱!

    “杰少,开车吗?”

    叶彦杰视线一敛,怒瞪驾驶室的人,“问个屁,刚刚我让你停车了吗?”

    手下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让停,那是那个小姑娘让了啊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因为人家小姑娘走了,所以拿他出气?

    “开车!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叶彦杰爆吼一声。

    手下委屈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知道,老大这几天心情不好是什么原因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……你快点回来吧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