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整个上午,裴雨菲忙进忙出的。

    叶彦杰也不知道她都在忙活些什么,总之就没见她停过。

    终于闲下来了,她又开始研究中午吃什么。

    沙发上,她捧着手机认真的翻着外卖。

    突然,两个男人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杰少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要出口,两个男人看到坐在那的裴雨菲,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住院的这些天,连夫人和小姐都打发了不让她们来,这个……女人是谁?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叶彦杰声音一如既往的悠然,但是他的脸上却莫名的多出一抹严谨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收回视线,看着叶彦杰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二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彦杰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二院?”

    “是二院,他伤得很重,现在昏迷不醒,杰少,怎么办,还动不动他?”

    不知道这几个人在说什么,裴雨菲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听着。

    这时,叶彦杰突然起身下床。

    “去开车,我倒要看看他搞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看他拿起衣服要走,裴雨菲眼睛倏的瞪了溜圆。

    她蓦地起身,张开双手拦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见她这样,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吓傻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哪来的姑娘啊?

    胆子也忒大了吧!

    叶彦杰看了她半晌,问:“你是回家还是跟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想摆脱她,叶彦杰没这个信心。

    他只能让她自己选择。

    “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想都没想,开口没有一点犹豫。

    叶彦杰轻轻弯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换衣服,跟他们去楼下等我。”……

    裴雨菲坐在车里,探着头一个劲的看着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坐在前面的两个人,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去偷看裴雨菲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既能坐在他们杰少的病房坦然自若,又能被杰少带去办事,虽然年纪看起来不怎么大,但一定不简单!

    突然,裴雨菲伸手在其中一个人的肩膀上一拍。

    那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叶彦杰这是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叶彦杰?

    那人怯怯回头,看了裴雨菲一眼。

    这胆子……。

    一个小姑娘,居然敢直接叫杰少的大名?

    男人讪讪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去,去二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去二院,我听到你们说了,刚刚你们说什么伤得很重,昏迷不醒,说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说话时,裴雨菲的身子几乎已经倾到了前座的椅背上。

    小丫头不懂事,他们可得警醒着点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小姑娘是谁,但看她这天不怕地不恐的样子,想必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位的男人,稍稍朝前坐了坐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打伤杰少的人,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找他。”

    打伤叶彦杰的人?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张强?”

    闻言,两个男人更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张强?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看了看,心想,这姑娘跟他们老大果然不是一般关系。

    突然,后座的车门被人从外拉开。

    叶彦杰看了一眼裴雨菲的姿势,无意识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裴雨菲扬头看了出去,小身子往里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等你呢呗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坐紧车里,看了一眼副驾驶位上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没说话,但那人还是感觉一阵阴凉从背脊上爬过。

    “叶彦杰,我们现在是要去找张强是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叶彦杰看向那两个人怒道:“谁让你们多嘴的?”

    自己都要带人家去了,这会儿却嫌他们多嘴?

    这火发的会不会有点太刻意了?

    “杰少,不是我说的,我直说我们要去找打伤你的人,她自己猜到是张强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转头看向裴雨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是张强?”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?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她又没聋!

    裴雨菲绘声绘色的把那天晚上他的怒吼重现,张牙舞爪的及其夸张。

    叶彦杰眼角一抽,一把按住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学了,我才没你这么吓人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过于夸张的表演,逗的前座的两个人想笑又不敢笑,只能硬憋着。

    裴雨菲收了声,滚圆的眼睛朝叶彦杰看了看。

    她敛起的之前豪迈的嗓音,小声说:“你比我吓人多了。”

    那天晚上的叶彦杰的确震惊到她了。

    即便他是在挨打,但她仍是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护着她的手是那么的温柔,但是他整个人却在愤怒的边缘徘徊。

    车开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裴雨菲莫名的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彦杰几次看她,她都在看着窗外,神游的思绪早已飘的不知道去哪了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不知道走神的她会不会回应,叶彦杰问的很贸然。

    裴雨菲轻轻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,看向叶彦杰。

    “一会看到张强,你会报复吗?”

    她的眼中除了好奇,还有一种叶彦杰看不懂的情绪。

    叶彦杰看不懂那样的眼神代表什么,但他却不想瞒她。

    他点头,“会。”

    他的回答让裴雨菲第一次正视他们之间的区别。

    对叶彦杰来说,以牙还牙是他生存的根本。

    然而对她来说,她的生活中重来不存在杀戮和报复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这样的事并不是只存在在小说和电视当中,但是当她身边真的出现这样的人时,她还是会觉得有些小小的不适。

    “怎么,怕了?”

    叶彦杰见识过她的大胆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带她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如果她这时候说害怕,他想,他们果然只适合停留在这一步。

    小姑娘深深一叹,像个多愁善感的老人。

    她摇头,“不是怕,就是觉得新鲜,别人遇到这样的事,一般都是报警,而你却忍了这么久,就为了找到他自己报仇,挺新鲜的。”

    新鲜?

    她自己在那琢磨那么久,想到的就只有这两个字?

    “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?万一一会打起来,血可是会满天飞的。”

    手下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血满天飞?

    那是打架还是丢血包啊?

    裴雨菲咯咯咯的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你少吓唬我,我才不信你呢,再说了,我们现在去的是医院,就算打死打残了,还能马上急救呢!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车在二院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从车里走出,裴雨菲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一排穿着同款黑色外套的人,整齐的站在那。

    看到叶彦杰,他们又齐齐的叫了一声“杰少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整齐不同于她们上课时那声慵懒的“老师好”,而是一种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叶彦杰没说话,只是扬了一下下巴。

    那群人心领神会,逐一转身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一群人,在医院大堂形成了一道不可多得的景色。

    裴雨菲没见过这架势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觉得害怕,但作为这群人里唯一的女人,接受的打量更是比别人多了几倍。

    她跟在叶彦杰身后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突然,叶彦杰脚步一顿,身后的小家伙直接撞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看过来的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裴雨菲捂着脑门,皱着小脸看了叶彦杰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撞我?”

    叶彦杰也是注意到那些目光才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个高中生,对于这样的事,多少会有些不适应吧。

    他伸手在她肩头一勾。

    由于身高的差距,他的手基本是搭在她肩膀上的。

    裴雨菲一时没回过神,却被他拖走。

    半晌,她看了一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心里一阵羞涩。

    “杰少,就是这。”

    “特护病房?”

    裴雨菲看着门牌,奇怪道。

    推开门,叶彦杰提步走进。

    裴雨菲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些人,见他们似乎没有进来的意思,她自己怯怯的跟着叶彦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病床上,张强戴着氧气罩,头上缠着纱布,脸肿的像个猪头。

    他身上虽然盖着被子,但肩膀的位子似乎也能看出包扎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是谁啊?”

    病床边,一对中年夫妇见到门前那一群人,顿时惊骇。

    叶彦杰没搭理他们,走过去,拿齐床头的病例翻了翻。

    脑震荡,昏迷不醒,脊椎断裂,下半身瘫痪……

    果然伤的不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娱乐怪才  叫兽来袭:撩宠萌妻  重生闪耀香江  绝色玄灵师:邪君的腹黑妃 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  神级修理术  创业谜底  天下无妞不识君 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