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彦杰编不下去,看她这样又不知道该怎么办。..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错了,你别哭了行吗,要是让你姐知道我把你弄哭,我还在这住什么院,直接去火葬场得了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眼泪停不下来,她走过去,往床边的凳子上一坐。

    低着头,抽搭着可劲哭。

    叶彦杰郁闷了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一个小姑娘坐在他床边哭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哽咽中,微弱的一声仿佛让世界静止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瞬不瞬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内心的波动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强烈。

    半晌,他伸出两根手指,抵在她低垂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稍稍用力,把她的脑袋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哪有人担心还用吼的?”

    裴雨菲抿着小嘴,鼻尖哭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训练提前结束了?”

    叶彦杰若有似无的动了下眉心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裴雨菲吸了下鼻子。

    “我姐夫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洛庭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他上次不还在警告他离这小不点远点,他为什么又去告诉她这些?

    见他皱眉,裴雨菲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朝前拉了拉凳子,坐近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叶彦杰回神,看着她满是担忧的脸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倒是你,这么晚跑过来,明天不上学了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哭了,她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“元旦放假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今天话很少,裴雨菲感觉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点了吗?伤的严不严重?医生怎么说呀?”

    肩胛骨出现裂痕,不过这对叶彦杰来说并不算严重。

    “没事,医生说我体质好,抗打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盯着他看了一会。

    单纯的小眼神看上去像是真的相信他的话了。

    半晌,她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骗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,不信你看我,现在像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你干嘛住在医院里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满的抬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是想安慰她,可是她不需要他骗她。

    叶彦杰被小丫头顶的没话说。

    “我,我闲得无聊呗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无聊,那我就在这陪你,直到你出院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裴雨菲很强势。

    她说陪他,但语气却丝毫不给他一点反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严谨的小脸还带着未干的泪痕,气鼓鼓的表情好像只要他敢说个不字,她就会继续哭。

    叶彦杰看了她半晌。

    “那你上学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元旦放假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又想吼,可是一想到这是医院,他又是病人,就忍了。

    叶彦杰斜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高中元旦只放一天假,别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谎话被戳穿,裴雨菲脸色仍旧不露尴尬。

    “放一天和放几天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,你的伤是因为我,我有义务在这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一声长叹,听起来有点故意。

    他身后往后一仰,靠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那行吧,你就在这待着吧,等你爸发现你不在家,然后告诉你姐,你姐跑来对我抽筋扒骨的时候,你记得替我收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来这么一会,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拿她姐吓唬她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挺害怕她的,但是她姐也不会乱打人吧,况且还是个受了伤的病人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怕我姐?”

    叶彦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止怕你姐,我还怕你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我姐夫不会的,他答应过我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的话接的很快,像是急着打消他的顾虑。

    然而,当她这话说出口之后,叶彦杰却狐疑的眯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“他答应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一怔。

    答应什么了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跟他说,他答应不阻止她喜欢他?

    裴雨菲摇了摇头,突然站起。

    “那个,今天好像是有点晚了,你休息吧,明天早上我给你带早餐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急慌慌的转身,却不小心被身后的凳子绊了一下。

    脚下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叶彦杰倏然起身,一把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不点,怎么走路也不会?”

    一着急,叶彦杰声音几乎变成了吼。

    裴雨菲愕然的看向他,似乎被他的吼声吓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委屈的小脸,叶彦杰嘴角横抽几下。

    他松开手,“在这等着,我叫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喏喏一声,声音软的跟猫儿似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用?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,一个小女孩大半夜的到处走,被人拐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裴雨菲话没说出口,叶彦杰的电话已经拨通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一个男人从外走进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裴雨菲,似乎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杰少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朝着裴雨菲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“把这小家伙送回家,要亲眼看她进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走了,叶彦杰失眠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他心情异常的差,就连刚才裴雨菲来之前,他心里也是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烦闷的心情突然没了,他甚至有些期待明天的到来。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裴雨菲果然来了。

    手里零零碎碎的拎了好多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看到她的那一瞬,叶彦杰的嘴角是上扬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等暂放到极致,又收敛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,“你真的逃课?”

    裴雨菲嫌弃的瞥了他一眼,走近,放下手里的各种早餐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,我们元旦放假,今天是元旦,明天是周六周日,这几天我都不用上课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彦杰安心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不是逃课就好,最起码他的罪责还能轻点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她摆满桌的早餐,叶彦杰无语的说:“你养猪啊?”

    vip病房的床比一般病房的大,上面立起的餐桌自然而然也比较大。

    但是,餐桌有多大,她摆的就有多满。

    很夸张!

    裴雨菲把桌子往他面前推了推,自己不客气的坐在餐桌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一次性的餐筷被她啪的一声掰开,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而后又拿起一双。

    “你吃不完不是还有我吗,我也没吃呢,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这些是我这么多年来总结出最好吃的早点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看着那一脸兴奋的小家伙,半晌,他问:“你昨晚睡觉了吗?”

    裴雨菲伸手挠了挠眉心,像是在遮掩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她挠多久,那两个黑眼圈还是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唔,睡了,睡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叶彦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吃完你就回家睡觉,我在这不需要你陪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低着头,手里的筷子在肉包上轻轻的戳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

    “还想不想要生日礼物了?”

    真是治不了她了。

    居然敢说不!

    裴雨菲沉默半晌,点了下头,又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她今天没穿校服,蓝色的毛衣外套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。

    披散的头发在头顶扎起一缕,因为她此刻低着头,那缕不听话的头发歪歪斜斜的垂在她的小脸上,就如她这个人一样,都这么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叩叩!

    傅里敲了两下门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大早的,他似乎没想到会有人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一个垂着头的女人和一桌子早饭时,他先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后随着裴雨菲的回头,他才看清了她是谁。

    傅里看向叶彦杰,突然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杰少生活不错,一大早的吃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狠狠的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查房啊!”

    傅里嘴角藏着一抹笑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在叶彦杰的后肩膀上按了按。

    “嗯,才不过一晚上,果然好多了,不过依我看,杰少心情好像也好了,不发脾气了?”

    叶彦杰嘴角狠抽两下,使劲瞪他。

    傅里忍俊不禁,倒也没当着裴雨菲的面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他的伤严重吗?”

    听到裴雨菲开口,傅里敛起坏笑,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伤的挺严重的,但这几天休养的不错,在养两天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,不过最好有人在他身边照顾,这几天他非常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没听出其中的不对劲,她认真的点了点头,留下的心更加坚定了。

    叶彦杰一看她这表情,就知道想赶她走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傅里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娱乐怪才  叫兽来袭:撩宠萌妻  重生闪耀香江  绝色玄灵师:邪君的腹黑妃 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  神级修理术  创业谜底  天下无妞不识君 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