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依兰姐,我师父还是关心我的是吗?”

    红着眼傻笑的声音是那么的安心,蒙小妖在电话那头轻嗤。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直接打电话给他,也许是在生气。

    她打电话给依兰,是想让她帮忙教训他。

    但如果真的只是教训,她又怎么会关心他的胳膊?

    看来,他并没有被逐出师门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就你猴精,行了,别跟我废话了,记得照顾好自己,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杭子速再次揉了揉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裴伊月能知道他受伤,想必是看到白洛庭出手了。

    尽管依兰不相信他的话,但是,就凭白洛庭跟他对打毫不吃力,他就能肯定他一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想来,他师傅应该也会这么觉得吧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酒店。

    白洛言来敲门,是裴伊月出来开的门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么晚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刚刚的演唱会现场,已经有人发到了网上。

    而白洛言看到的,刚好是裴伊月上台的那一段。

    意外,不知道她还要给他多少意外。

    “小庭在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洗澡,你找他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想跟你们说一声,明天早上我们回北城,今晚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消息,她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们找不到凶手自然不会在这留太久,而这凶手找不找得到,还要看她愿不愿意让他们找到。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沉寂的一瞬,白洛言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裴伊月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先关门。

    “大哥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白洛言垂下眸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今天玩的还开心吗?”

    开心吗?

    裴伊月想了一下。

    除了被杭子速那小子气个半死之外,应该还算开心吧。

    她点头,“嗯,谢谢大哥送的门票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伸手,在她头顶轻轻摸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对她做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上一次是在看守所门前。

    最近被白洛庭摸惯了脑袋,可是,白洛言的动作给她的却是另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……带着温柔的宠溺。

    蓦地,裴伊月朝后躲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白洛言悬在空中的手,裴伊月笑的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很晚了,大哥早点回去睡吧,不是还要赶明天一早的飞机吗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收回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正准备走,脚步突然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唱歌很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咋知道?

    白洛言走了,裴伊月却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
    就连之前她听到白洛庭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她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看够?”

    突然,一股热气在她耳边呵出。

    裴伊月蓦地转身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说明天早上回北城。”

    所问非所答,而且还回答的这么利索。

    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?

    “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?”

    白洛庭盯着她,看似含笑的眼却带着一种隐藏的危险。

    裴伊月假装看不懂,佯装坦荡,一脸淡定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他每天说那么多废话,她哪记得住?

    见她装的这么好,白洛庭俯下身,伸手勾了一下她耳边的发。

    “离我大哥远点,你忘了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洛庭的担心自然是有他的考虑。

    毕竟白洛言是要抓她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裴伊月来说,白洛言是她走进白家最直接的目的,而且,她真的不懂白洛庭三番五次让她离白洛言远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白洛庭皱起眉。

    什么叫有口难言,他现在算是切身体会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以后除了我以外,任何男人你都要离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这算不算是蹬鼻子上脸?

    她踮起脚,像摸朱迪似的摸了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别再说胡话了,早点睡,嗯?”

    她走了,大幅度摆动双臂的动作像是在故意气他。

    白洛庭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她刚刚那由上至下摸头杀,不是专门用来摸狗的吗?

    死丫头,反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城,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统训提前结束这件事裴雨菲今天才知道。

    裴伊月不在,她就连想打听叶彦杰的消息都不知道能找谁。

    奔跑的脚步声回荡在医院走廊内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护士走出来把她拦住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现在已经过了探病时间,您这样跑会耽误病人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从楼下一路跑上来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身上没有外套,只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校服,唯一一件保暖的物品,恐怕只有那一条围巾。

    而那条围巾,也早已因为她的奔跑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护士姐姐,我就是来看个人,我就看一眼,他要是睡了我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小脸冻的通红,眼底满满都是急切。

    护士不忍心,又不敢轻易打破规矩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快到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这么晚了,病人一定睡了,小姑娘,你要是探病,还是明天一早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使劲摇头,眼底的泪花都被她甩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现在去看,你要是不让我进去,我就站在这等到天亮。”

    “v3206的病人还没睡,让她去吧。”

    闻声,护士朝着说话的人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傅医生。”

    裴雨菲蓦地转身,看着傅里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上一次见到他,是在她姐的婚礼上,那次他穿着西装,这次却是白大褂……

    她看了他半晌,突然说:“我认得你,你是我姐夫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傅里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叫傅里,裴小姐是来看阿杰的?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本不应该是傅里当班,但是就在刚才,他接到白洛庭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说这个小家伙可能会跑到医院去,让他照顾一下。

    她从楼上下来,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来看叶彦杰的,我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对于裴雨菲和叶彦杰的关系,傅里还一直停留在抢捧花那件事上。

    不过看她现在急成这样,看来之后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傅里点了点头,“去吧,他的病房就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声谢谢是在她跑开之后遗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真的很着急。

    看着小姑娘直接奔着vip病房去了,护士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那病房里住的什么人她不是不知道,只不过她没想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居然会是看他的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病房里的人知道她拦了探病的人,那她……

    “傅医生,我不知道这个小孩是去看v3206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里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去做事吧。”

    叶彦杰这几天的脾气可谓是差到整个医院都出了名。

    连傅里都不知道这家伙莫名其妙的抽什么风。

    这小护士害怕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病房门口,裴雨菲倏然挺住脚步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几口气,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从病房门上的窗户往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人,但是却能看到里面的灯昏昏暗暗的亮着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想敲门。

    手却在碰到门板的那一刻顿住。

    万一,他睡了怎么办?

    想了想,抬起的手慢慢的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轻轻扭动门把,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叶彦杰在这住了几天,除了睡就是睡,这会儿早就没了困意。

    裴雨菲进门的动作很轻,但他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一双眼直盯着门前,似乎还带着一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看到探头进来的人是谁后,眉梢一折,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叶彦杰突然出声,裴雨菲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身病服坐在床上的人,裴雨菲小嘴一弩,眼眶瞬间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不接我电话?”

    她是来探病的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来探病的。

    可是话一出口,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埋怨。

    见她眼泪噼里啪啦的顺着小脸往下砸,叶彦杰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啊,我又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是故意不接她电话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他这会儿怎么敢说?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是故意?”

    裴雨菲不依不饶,哭声更大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  金融慈善家  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  夜市王  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