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他好?

    白洛庭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能从她嘴里听到这样的话,太难了!

    看着他偷笑,裴伊月轻轻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往醋坛子里加点糖,最起码不会那么倒牙吧。

    裴伊月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男人哪里都大方,就唯独这件事小气。

    台上,看着下面有说有笑的两个人,杭子速慢慢的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这个男人对她来说,已经不再是任务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可是在他心里,这个世上没有人是能配得上她的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这个白家二少,到底有什么能耐。……

    演唱会结束,裴伊月收到杭子速发来的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人群正在退散,裴伊月和白洛庭正准备往外走,突然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您好,您是刚刚上台演唱的小姐吧?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这话也就是随口一问,刚刚的表演他们都看着,又怎么会认不出来她。

    “两位走我们这边的员工通道吧,工作人员还没有离开,走这边会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给她上台表演之后的特殊待遇?

    白洛庭看了看前面密密麻麻的人群,他的确是有些等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没觉得什么不对,但裴伊月却不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她跟白洛庭一起走去员工通道,确认这里安全之后,顿了一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去下洗手间,你在外面等我一下。”……

    后台。

    裴伊月突然闯了进来,让所有工作人员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尤其是杭子速的经纪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杭子速人呢?”

    杭子速出道这么久,歌迷他们见多了,但这么大胆直接进后台找人的,她还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经纪人愣愣的伸手指向外面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有事,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出去?

    他不是让她来这找他吗?

    裴伊月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经纪人走过来,上下打量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条件不错,而且歌唱的也好。

    身为经纪人,他似乎能看到前途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刚刚听你歌唱的不错,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裴伊月倏然转身,迅速的程度似乎比杭子速还要吓人。

    经纪人追出一步,愣怔的看着空荡的后台。

    “我滴个乖乖,现在的人难道都是飞毛腿吗?”

    员工通道,这里是完全密封的一条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路比较长,但相比正门的拥挤,这里还是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突然,白洛庭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眼前,空荡的通道上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人。

    头上的帽子压的很低,还带了一个黑色的口罩,完全看不出那张脸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稍稍抬头,鹰般的眸子直射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白洛庭深眸眯了眯,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不善。

    下一瞬,黑衣人脚下一点,快速的朝他跑来。

    倏然而出的拳,丝毫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他想要做黛身边的人,就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,更要看他有没有这个命……

    白洛庭脚步朝后稳稳一扎,侧身,轻巧的躲过他的拳。

    杭子速眉心一皱,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,白洛庭却不打算在让他。

    他闪身的同时,手臂截下他的拳,借着他的力气回手,直接一拳打向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杭子速后退数步,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白洛庭平缓的语气没有多少惊慌,反而是好奇比较多一些。

    这人杀意不大,看起来只是想跟他交手,或者说,想要教训他。

    可是在白洛庭的印象中,他身边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杭子速不出声,一个纵跃,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招招落败,每次都能被白洛庭不轻不重的回击。

    他愕然。

    他的这身功夫是黛手把手教出来的,就算他学艺不精,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败给一个二世主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我小看你了。”杭子速终于磨牙开口。

    看他仍是不死心再次出手,白洛庭终于没了耐心。

    身侧的拳紧紧一握,另一只手忽然扼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灵活的手如盘蛇一样,没等杭子速看清,就已经由下至上将他整条胳膊缠住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“白洛庭!”

    裴伊月从后跑来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认出了杭子速,但她没想到的是,杭子速居然会败在白洛庭的手里。

    看他的手法,只要用力,杭子速的这条胳膊怕是要废了。

    听到裴伊月的惊叫声,白洛庭手上的力道一敛,猛的推开杭子速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就滚。”

    杭子速稳住身形,捂着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不敢抬头去看裴伊月,但是他知道,她一定认出他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眉心紧锁,眼中带着一股恼意。

    脚步一提,杭子速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裴伊月走向白洛庭,平静的目光终究还是多了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他刚刚的手法,实在是令她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白洛庭揉了一下她的头,轻笑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有事?”

    裴伊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日防夜防,居然被那臭小子坑了,真是嫌她的麻烦不够多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公寓。

    打发了经纪人,杭子速终于可以放心处理自己的伤。

    刚才挨那几拳他倒是能承受的住,但是他的手臂,真的是有些疼。

    突然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杭子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发现不是裴伊月打来的,他这才安心的接起。

    “杭子速,你脑子抽风了是不?你居然敢去找白洛庭的麻烦,你知不知道你师父有多生气?”

    蒙小妖开口就是劈头盖脸。

    杭子速抽搐着眼角,默默的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依兰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,臭小子,谁教你做事这么没轻没重的?你今天要是暴露了,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?”

    后果他的确没想。

    因为他压根就没料到自己会败在白洛庭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依兰姐,那个白洛庭不简单,我师父肯定是被他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师父是你?”

    蒙小妖真是被他气的快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那白洛庭好歹也是军区长大的,你怎么就会认为他连一点基本的防身都不会?我告诉你,这次你是把你师父惹着了,你就等着被逐出师门吧!”

    闻言,杭子速脸色一僵,瞳孔倏然放大。

    “依兰姐,你,你逗我呢吧?我师父不会不要我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蒙小妖承认这话是她自己拿来吓唬他的。

    但她说的也没错啊,裴伊月是生了大气,会不会把他逐出师门,这也是不一定的。

    “依兰姐,那白洛庭会的根本不是什么基本防身术这么简单,我跟他过了几招,招招都输给他,你觉得这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你学艺不精,有什么不正常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斗嘴他是斗不过这位大姐了,杭子速语气一软,撒娇似的哼哼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依兰姐,你最好了,你帮我在我师傅面前说说好话吧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蒙小妖最怕有人对着她撒娇,尤其是杭子速。

    这小子脸长得好看,一撒起娇来简直腻死人。

    虽然隔着电话,但是听着他哼哼唧唧的声音,蒙小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像个小姑娘似的,你要是真知道错了,这段时间就老实一点,别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你师父生气已经是事实了,这段时间你最好别在惹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那,那我师傅还会不会不要我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蒙小妖忍着笑,清了下吼。

    “咳,这个不好说啊,等她回来,我帮你说说好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谢谢依兰姐,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对杭子速来说,裴伊月就是天,是地,是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自从她从死人堆里把他拉出来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要被他当做最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别人都只能看到她冷血无情的一面,但是只有她身边的人知道,她的温柔是任何人都遥不可及的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你的胳膊怎么样了,记得找人看看,你师父说了,废了胳膊别回来找她哭。”

    沉默半晌,杭子速突然笑了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快穿之救赎男配  重生军嫂在七零  六零小娇妻  神级美食主播  建设盛唐  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