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伊月再次打量了一下曹珍。..

    话说,这找小三不是都找年轻的吗?

    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小,明明就是个良家妇女啊。

    而且跟陈珏琴比,她看起来好像还老点……

    “白洛言,谁教你这么跟我说话的?”

    见白立成恼了,曹珍另一只手抓向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算了,别跟孩子动气。”

    好一句温柔的劝阻。

    可是白洛言却不买她的账。

    他起身,无视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爸,马上就过年了,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回去陪陪妈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就算再温柔,也没人会愿意跟别人共同享用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曹珍的脸色是僵持的。

    她紧了一下抓在白立成手臂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言说得对,你是该回去看看了,毕竟那才是你的家。”

    曹珍的楚楚可怜终究还是让白立成不舍得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她的手,转而看向白洛言。

    “我回不回去有什么重要吗?每年我都不回去,又不差这次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常听人说,温柔有的时候也是一把刀。

    以前她不懂,但是现在,她好像明白了一点。

    只不过,白洛庭和白洛言两个人的反应,会不会太极端了?

    裴伊月轻轻动了一下被白洛庭握着的手,示意让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白洛庭却是轻声一笑,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一口菜。

    “爸和珍姨要不要一起吃?”

    裴伊月额角一黑……

    他是疯了吗?

    白洛言倒是没在意他的话,也不气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他就是这个德行,不气不恼的,但却能把气氛弄到最尴尬。

    白洛庭把裴伊月面前的小碗装满,任由着尴尬的气氛持续到最极端。

    他抬头,看了白洛言一眼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到底在气什么?珍姨跟着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咱家这点笑话就别再丫头面前显摆了,多丢人。”

    笑话?

    是在说曹珍?

    曹珍的脸色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她跟白洛庭见面的次数不多,但大多时候他都是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接受她了,但殊不知,他只是懒得去理会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在他无害的外表下,有着多么黑的一颗心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在意一件事,但若是在意,他绝对会让对方变得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曹珍不了解他,但是白立成了解。

    他没有像对白洛言一样动怒,而是拉紧了曹珍的手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开,白洛庭仍是淡漠的笑着。

    然而,没等他们走的太远,白洛庭再次开口道:“对了爸,明天有时间我会带小月去外婆那看看,有时间您也一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立成脚步稍稍顿了顿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头,也没有回应,而是带着曹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洛言愤怒的看着那两个离去的人,紧锁的眉心异常骇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哥,公众场合你能不能别摆出这张脸,多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敛回视线。

    “那就任由那个女人骑在妈的头上?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就骑咱妈头上了,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子,她不是也不敢去北城吗?”

    这场闹剧裴伊月也看个**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算是知道刘潇潇那是后说的“她不了解白家”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么一看,她还当真是一点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好奇心作祟,裴伊月睁着一双乌黑求知的眼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她真是你爸小三啊?”

    两道视线不约而同的落向那一脸好奇的人。

    这丫头的求知欲果然跟当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就连对好奇事物坦诚的程度都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惊讶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好笑的问。

    半晌,裴伊月抿着嘴,认真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的诚实逗笑了白洛庭。

    就连白洛言,也微微露出了一点自嘲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吓到你了吧?”

    裴伊月摇头。

    吓到到不至于,她就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军婚不是最注重名声,白立成就这么在外面养小三,难道就没人管管?

    “说起来,她也不算是小三,她跟我爸青梅竹马,反而是我妈,横插了一脚在他们之间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说这话的时候,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心疼自己的母亲,但同时又带着一种苦涩。

    裴伊月自己消化了一会白洛言的话,莫名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白家的人居然也要经过联姻稳固地位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突然想到白曼冬之前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白洛庭的未婚妻……

    还有她离开北城之前,陈珏琴找她时的落寞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知道是该同情自己,还是该同情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里冒出的感慨,她兀自摇了摇头,嘟囔道:“男人啊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抬眸,撞上那两道注视。

    裴伊月口中的话一顿。

    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    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白洛庭一眼。

    “又在心里算计我什么呢?”

    白洛庭似乎看出了她的小心思,不满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裴伊月视线一撇,做出一脸无辜状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话别说是白洛庭,就连白洛言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小庭,你刚刚说要去外婆那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白洛言看了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也不会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,体育场。

    演唱会进入了开场阶段,杭子速在后台不急不忙的准备,时不时拿起手机摆弄几下。

    突然,手机收到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经纪人从外面跑了进来,看他还有心情玩手机,急道:“我的小祖宗,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玩手机,演唱会马上就开始了,你准备好……欸,你去哪?”

    看着那一闪就在眼前消失的人,经纪人郁闷的锤头。

    这小子平时也没见他怎么锻炼,怎么腿脚就这么好?

    他转身跟出去,就见杭子速躲在一旁的幕帘后,一个劲的朝观众席看。

    经纪人跟过来,探头跟他一起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观众席前区,一个身影也在四处窥探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,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回复,直接塞进了口袋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白脸的演唱会居然来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唏嘘的声音几乎被人潮人掩盖,但裴伊月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京都最大的体育馆,最少也能容纳上万人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了,这里拥挤的人群,明显不止万人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就连裴伊月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以前她就知道杭子速很受欢迎,但不知道他居然这么受欢迎。

    身后的这些人争先恐后的嚷嚷着。

    人还没出来呢,那整齐的口号就喊的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后台。

    杭子速收到裴伊月的信息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前排坐着的人真的是她,惊讶之余,又莫名的兴奋。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身后的经纪人。

    “跟后面的人说,中场的时候给我换钢琴,谢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说完就走了出去,经纪人伸手一抓,扑了个空……

    “熊孩子,还没开始呢!”

    台上,杭子速突然出现,灯光师全都慌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人都是专业的,在他脚步落定的时候,灯光也都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hello,亲爱的歌迷们,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杭子速,杭子速……”

    叫声震穿耳膜,裴伊月不适的皱眉。

    台上的人目光并没有看向这里,杭子速跟她的歌迷们热络的闲聊。

    台下的人一阵疯狂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完全超过裴伊月的预期。

    白洛庭从没见识过这样的场面。

    他对身后那群疯了似的人,表示完全不理解。

    嘟嘟囔囔的话被叫喊声淹没。

    裴伊月知道他在说话,但却没理他。

    想必他说的也净是一些酸溜溜的话,例如,小白脸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废话就不多说了,让我们用一首《折爱》来开启今晚的高氵朝。”

    杭子速话音落下的那一瞬,一个无意的眼神看向裴伊月。

    平静的目光没有过多的流连,转瞬离开。

    裴伊月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看来他是看到她发的信息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嫌弃的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看了你一眼,你至于这么高兴吗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二爷是醋坛子有木有~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娱乐怪才  叫兽来袭:撩宠萌妻  重生闪耀香江  绝色玄灵师:邪君的腹黑妃 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  神级修理术  创业谜底  天下无妞不识君 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