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子速起身,再次弯起眉眼。..

    深邃的笑脸看不出一丁点的破绽。

    但是李耀知道,他的笑容下是一把一把的利刀。

    是那种带着恨,恨不得剜了他骨血,让他自己重生的怨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哥哥,你误会我了,我怎么会记恨你呢,是你教会我什么是命运,也是你教会我,即便是血脉至亲,也抵不过一个活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阿速……”

    李耀伸出手。

    杭子速却利落的侧身躲开。

    这些年,在黛的调教下,已经很少有人再是他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只是一个药剂师的徒弟。

    尴尬的手停留在半空。

    垂下时,握的倏紧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,不过调查这个案子的人是第一小组的人,他们一直都在调查你和你师父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总部医疗室。

    齐心腿上的子弹已经被取了出来,脸上的鞭伤也得到了处理。

    她呆怔的看着天花板,目无焦距。

    齐安陪在她身边,同样思绪渐远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跟黛的关系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只是想陪在她身边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突然,医疗室的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齐安站起身,看向走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蓝先生。”

    齐心快速的看去,然而当她看到来的人只有蓝先生一个人时,眼中的失望却是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果然,他是不会来看她的。

    蓝佑穿着白大褂,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齐心。

    语气说不上重,但却透着严谨。

    “你太任性了。”

    齐心和李耀都是蓝佑的徒弟。

    李耀做什么事都认真,而齐心,却只对一些下三滥的媚,药感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之间各有各的优点。

    即便齐心不学无术,但仅凭着她一身狐媚功夫,仍是可以做出一些事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蓝佑不想拘泥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来,显然是他太过放纵了。

    “您也觉得是我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齐心空洞的看着屋顶,说出的话无力轻飘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不明显吗?”

    一阵沉寂。

    齐心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是啊,难道还不明显吗?

    k为了黛,亲手用银魂废了她的腿,只因不想坏了她的规矩。

    蓝佑拿出一个药瓶,放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k就是k,不要妄想改变他什么,对我们来说,他只能是主子,而且永远都不能违背。”

    见蓝佑要走,齐安急切开口。

    “蓝先生,齐心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齐安的话没说完,蓝佑微微侧首。

    “k出手,没要她的命已经是万幸,她的腿我无能为力。这药是涂在脸上的,你一向重视你的脸,这也是我唯一能帮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齐心闭上眼,两簌泪顺着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齐安转身,看着她。

    有些无奈,又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从始至终你我都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,黛又何尝不是?他需要一个与黛为敌的人来牵制她,这一点,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?”

    齐安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她即便爬上了他的床,但是在他的眼中,她仍旧是那么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他可以杀了她,但他却三番两次的救她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为了激发黛的紧迫感,仅此而已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。

    一家私房菜餐厅。

    这里是白洛言刻意打听之后才带白洛庭和裴伊月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的案子还要办多久?眼看着就过年了,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在这待的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而且,在这留的时间越久,他越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“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不疾不徐的吃着菜,抬头看了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他来都来了,而且裴伊月也在这,白洛言不懂他这次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去。

    他不让他们提前走,一是怕他们路上遇到危险,二是因为白洛莹的事。

    他不在家,万一白洛莹没有听他的话搬去大院,她们碰上了总归是难办。

    白洛言拿出两张门票递给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今晚杭子速演唱会的门票,你可以带小月去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一怔,看向那两张高大上的门票。

    内场,前区……

    她叼着筷子愣了半天,而后看向白洛言。

    “大哥是从哪弄的票?这门票不是在两个月前就卖光了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视线从门票上移开,看向白洛言,似乎也在等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昨天办案的时候抓到两个黄牛贩子,从他们手里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愣了半天,噗呲一笑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该不会是从黄牛手里买来的吧?”

    杭子速演唱会的门票,原价都黑心的要死,他居然从黄牛手里买,那得花多少钱啊!

    白洛言手里的筷子在盘子里点了点,看起来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哦,是买的。”

    轻快的笑声显得裴伊月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白洛言弯了弯嘴角,觉得这钱没白花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裴伊月却是在笑他傻。

    这门票她要是想要,十张都不是问题,哪里用得着买?

    “大哥是怎么知道她喜欢那小白脸的?”

    裴伊月笑声一敛,看向身旁兴致不太高的白洛庭。

    小白脸,小白脸,杭子速那里是小白脸了?

    她亲手调教出来的人,居然被他三番五次的说成是小白脸,真是过分!

    白洛言因为他那句“小白脸”诧异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小月上次提过杭子速,所以就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对小月说过的话还真是上心。”

    这酸溜溜的话一出,白洛言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裴伊月伸手在桌下捅了他两下。

    白洛庭反手握住她的手,却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“这票我们收下了,不过你不是不让我们单独行动吗,我们去看演唱会,你放心?”

    “不放心,所以我已经安排了人跟着你们,看完演唱会就回酒店,不要乱跑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还以为他会跟他们一起去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白洛庭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谢了。”

    吃饭还在继续,裴伊月眼睛却盯着那两张演唱会的门票。

    以前杭子速好几次让她去,她都没去。

    现在,她真的要去现场看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吃饭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声严厉。

    裴伊月视线一敛,看向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我在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脸色一变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餐厅进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白洛庭不满的呲了呲牙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又发什么愣呢?”

    转头看去,白洛庭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洛言奇怪的回头。

    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伸出手,却被白洛庭反手按下。

    “爸,珍姨,好巧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眨着眼,有点懵。

    白洛庭叫他爸,那就是说明她没认错了?

    可是,他身边挽着他胳膊的女人是谁?

    白洛言脸色不善的将脸转向一边,没有像白洛庭一样去打招呼,甚至假装看不见他们。

    被白洛庭叫做珍姨的女人,看起来四十多岁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妩媚,反而朴素的很。

    她跟着白立成一起走来,温柔的笑脸让人毫无戒备。

    “小庭,小言,你们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白洛言不做声,俨然是在无视她。

    裴伊月虽然有点搞不清状况,但好像也能理解他的反应,

    但是白洛庭,他却仍是在无伤大雅的浅笑。

    这,能说明他的教养比较好吗?

    “来了几天了,过两天就走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曹珍的手没有从白立成的手臂上抽走,而白立成也是那般淡定的任她挽着。

    曹珍看了一眼坐在白洛庭身边的人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裴小姐吧,之前听立成说过,果然是个漂亮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的笑意有些僵。

    好吧,她承认她这方面的见识比较少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她当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一直不说话,甚至连看都没看过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白立成严谨的视线落向他。

    “洛言,怎么不打招呼?”

    白洛言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爸现在是一点脸面都不顾了是吗,居然明目张胆的把小三带出门,您就不怕招人议论?”

    裴伊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小三啊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快穿之救赎男配  重生军嫂在七零  六零小娇妻  神级美食主播  建设盛唐  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