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27 你大哥会吃人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27 你大哥会吃人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“白洛庭也去了京都?那你的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只是在这边待几天,回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挂断电话,白洛庭一手搂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轻轻勾了一下她耳边的发。

    “还好她不是男的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洛庭撇了撇嘴,有点不满。

    “她那么黏你,她要是男的,我怕我抢不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男人,是在醋坛子里面泡大的吗?

    “堂堂白二爷,连女人的醋都吃,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?”

    白洛庭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。

    “谁敢?”

    裴伊月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对,没人敢笑话我们白二爷,现在可以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走出房间,酒店服务送来的晚饭已经摆在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一直都这么谨慎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知道她是想问他们不能出门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嗯,他一直这样。”

    一直都这样?

    会不会太夸张了点?

    就算是死了人,可白洛庭也不是小孩了,至于这么小心翼翼吗?

    她走到沙发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还真是疼你,把你当国宝一样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动了动嘴角,没说话。

    裴伊月在嘴里塞了一颗肉丸,她抬起头,饶有兴味的看着白洛庭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刑小姐,她喜欢你大哥对吗?”

    漆黑的眸清澈如水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她,甚至会让人忘记她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伸手在她头顶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这么八卦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是八卦呢?你就一点都不关心你大哥的事?”

    关心?

    白洛庭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他都不想让她跟他大哥走的太近。

    现在,他更不希望他们之间有过多的接触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白洛言发现她就是他一直在找的杀手。

    他不敢保证,他会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裴伊月嘴里的咀嚼不停,托着下巴琢磨着。

    “看你大哥的样子,好像对她没什么意思,真是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惋惜。

    实际上,裴伊月却是在想以前刑天柯跟她正面交手的那次。

    那次是因为白洛言在行动中受了伤,她是为了护送他,所以才独自一人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当时她还觉得这个女人挺傻的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她恐怕早在那时候就已经倾心白洛言了吧!

    突然,下巴一紧。

    白洛庭捏着她的下巴,把她的脸转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的事不用你操心,记得我说过的话,离他远点。”

    这句“离他远点”听起来似乎比上一次还要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裴伊月狐疑的挑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大哥会吃人?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懵懂。

    白洛庭深陷其中,他甚至开始怀疑,她到底知不知道他大哥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仔细一想。

    白洛言为了追查杀手多次在她面前提起。

    除非她不是这个杀手,否则,她怎么会不知道?

    指尖在她尖细的下巴上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他也希望自己猜想的一切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,他真的会吃人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伊月啊,你很久没回家了,眼看着就新年了,抽空你们回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丁芳华的话,裴伊月暗自垂眸。

    家吗?

    她真的分不清,到底那里才算是她的家了。

    “心语那丫头自从嫁去了古家就一直没回来过,妈想趁着新年,让你们都回来热闹热闹,你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丁芳华的话问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裴心语那边她倒是可以有什么说什么,但是裴伊月,她隐约觉得她好像在对这个家疏远。

    半晌,裴伊月轻声开口,“我知道了,过几天我会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丁芳华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什么时候回来记得提前跟妈说,妈让周嫂准备些你喜欢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挂点电话,裴伊月静默的坐在角落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分不清裴家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她丢失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裴俊海不知道。

    听丁芳华的语气,显然也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是,裴森明为什么要这么对她?

    他真的是她的父亲吗?

    白洛庭洗了澡,却没有从浴室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是哪里打来的,光是听裴伊月的语气,他也能猜的**不离十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的希望她不要再回到那个家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知道,这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。

    对于裴伊月来说,家对她的意义异于常人,即便让她心寒,她还是会充满憧憬。

    推开浴室的门,看着坐在窗台上的人。

    落寞的身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竟是频频出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闻声,裴伊月回头,挤出一丝笑脸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爸不是在京都吗,怎么不见你说去看看他?”

    白洛庭轻勾了一下嘴角,手里的毛巾放在头发上搓了搓。

    “他忙。”

    忙?

    一年到头都在忙?

    看着她狐疑的小眼神,白洛庭无奈嗤笑。

    “别瞎琢磨,虽然到了年底,但是就算你见到他,他也不会给你新年红包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伊月嘴角微抽。

    她堂堂裴氏总裁,稀罕那点小钱?

    她转身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妈打电话,让我过几天回去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嘴角的笑意微敛。

    果然是那边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裴伊月低下头,声音不高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她答应了,但却并不情愿。

    白洛庭轻轻扯过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想好怎么面对你爸了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看着他,眼中似乎还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白洛庭叹了口气,伸手在她头顶轻揉。

    “别想太多了,有我在。”……

    公寓。

    杭子速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有关今天凶杀案的新闻。

    突然,电梯叮的一声。

    他回头,看着走出来的人,嘴角一扯。

    帅气的脸上横生一抹鬼魅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半转着身子,朝着进来的人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嗨,我亲爱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李耀大步走进,拧着眉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杭子速,你是不是疯了?”

    杭子速眉眼弯弯,仿佛没看见他脸上的怒气。

    桌上的两杯咖啡还在冒着热气,俨然是为他准备的。

    他料想到了他会来。

    杭子速敛回视线,脸上淡淡的笑意不减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嘛,坐下来喝杯咖啡,外面天这么冷,先暖暖。”

    恼怒的喘息声明显。

    李耀始终站在那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,你难道不知道他是新政的人吗?”

    杭子速眨巴着眼睛,一脸无辜的说:“亲爱的哥哥,你在说什么呀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蓦地,李耀俯身扯住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磨牙声响起,却又透着一股无奈。

    “别在我面前装蒜,挑断人手脚筋是你的习惯,别人不了解你,我了解。你难道就不怕被他知道?”

    清澈的眼直视着眼前愤怒的人。

    杭子速轻轻推开他的手,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在处理个人恩怨,就算被k知道又能怎样?再说了,只要你不去多嘴,又有谁会知道是我做的?”

    李耀是名法医,但实际他却是蓝先生的徒弟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在外界要有自己的身份和生活。

    为了掩人耳目,也为了让自己不完全脱离正常人的轨道。

    听着杭子速满不在乎的话,李耀气的磨牙。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我一定会帮你?”

    这话等于是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他人都来了,难道是为了来揭发他?

    杭子速抬起头,含笑的眼不知何时换上了一层冷意。

    他并不怕他揭发,甚至不怕他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从没想过你会帮我,毕竟当年扔下我自己求生的人是你,要不是我师父,我恐怕早就死了,所以,杭子耀,好好活着,毕竟你这条命是用我的命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耀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他真正的身份在总部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他不是想要忘掉过去,他只是不想在面对。

    李耀从没想过多年之后会跟杭子速再见面。

    就如他说的,他真的以为他早在那场动乱中死了。

    “杭子速,你到底要记恨我到什么时候?”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