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26 一直喜欢的人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26 一直喜欢的人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白洛庭手一紧。

    心头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那丫头趁她睡着了跑出去,现在那个人却死了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是她做的?

    他找了人,打了他,最终还是没有解她心头只恨是吗?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杀手做的吗?”

    白洛庭忍着内心的惊恐,仍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,白洛言却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听老鬼说他是被人活活打死的,安常理来说,‘他’不会用这样的手法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疑惑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活活打死的?

    她的确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法,但是这也不能肯定不是她做的。

    毕竟,她是想要给天狼报仇。

    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他打死了天狼,她再去打死他,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的短枪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既然带了枪,有为什么会用这么复杂的手法?

    见白洛庭略有所思,白洛言奇怪的问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白洛庭回神,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疲惫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知道危险就不要乱跑,对了,怎么就你一个人,小月呢?”

    “她累了,还在房间睡着呢。”

    如果现在跟他说裴伊月不见了,白洛庭没有把握让白洛言不怀疑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她有事。

    白洛言轻轻点了点头,“照顾好她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白洛言离开,白洛庭闭眸一叹。

    紧蹙的眉带着一股忧心。

    京都这么大,他到底要去哪才能找到她?

    突然,电梯叮的一声响了。

    白洛庭猛地抬头,就见裴伊月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,周身的寒气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乌黑的发轻垂,遮挡住半张清隽的脸。

    她的落寞是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即便远远的看着,都会让白洛庭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那一刻,白洛庭突然觉得她离自己好远。

    仿佛整个世界都无法融入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那种让人心疼的孤独和窘迫,他真的好想帮她全部驱离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裴伊月慢慢停下脚步,低垂的头抬起,看着走廊上一瞬不瞬盯着她的人

    沉默的对视不知道持续了多久。

    白洛庭伸出手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轻柔的语调带着一种神奇的召唤魔力。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拒绝,缓慢而沉重的脚步再次提起。

    走的每一步,仿佛都觉得自己是在刀绞中挣扎。

    为了他的安全,她应该远离他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仍是自私的想要走近。

    她渴望他的臂膀,渴望他的温度,更渴望他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艰难的步伐最终还是走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她低头,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白洛庭张开的手倏然收紧,搂着她,仿佛想要阻止她再次离开。

    她的铁石心肠,一遇到他就会化成一滩水。

    她的冷硬和坚强,总是会在他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崩溃。

    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她的哽咽让白洛庭心疼。

    他搂紧了她,在她头顶轻吻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命案现场。

    看着那惨死的人,白洛言微微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老大,新政府接连两天死了两个人,会不会有什么关联?”

    白洛言沉思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刑天柯站在他身旁,看着他俊逸的侧脸,也没再继续往下问。

    半晌。

    “白天的那些人调查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查过了,就是一家普通的人,女儿为了家计在一家夜总会做公主,却被他给强买强卖了。那些人来报仇,但也没有把他打死。”

    这事说起来的确是巧。

    白洛言狐疑的凝着眉心。

    “验尸结果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就见昨天误断的验尸官和女随笔从警戒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验尸官叫李耀,是个长相清爽的男孩,看上去也就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摘掉一次性手套,却看到站在那的白洛言。

    脚步微微一顿,随后直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白警官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今天不会再断错了吧?”

    李耀动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并不觉得这句话是善意的。

    他拿过随笔手中的记录本,递给白洛言。

    “死亡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之前,死亡原因,是被钝器击打致死,他身上伤口颇多,不像是同一时间造成的,手踝和脚踝都被割断,像是报复性杀害。”

    远远看去,那人已经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白洛言对验尸没有太大的了解,他只针对“黛”的手法熟悉。

    他合上手里的记录本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发现一些跟昨天相似的地方?”

    闻言,李耀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白洛言的目光似乎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“白长官,这两次凶杀案,不论是从手法还是伤口上来看,应该都不像是同一个人做的吧?”

    李耀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不论怎么看,都不像是同一个人做的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白洛言就是觉得这件事有什么蹊跷。

    看着白洛言离开,李耀久久没有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“小李,你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耀回过神,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晓雯姐,你先回去吧,我还有点事,晚一点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毛晓雯点了点头,“好,资料我先带回去,这件事上面盯得紧,你得赶紧回来做尸解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就尽快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车里,刑天柯始终看着一言不发的白洛言。

    白洛言开着车,一脸沉寂的样子刑天柯早已习惯。

    他只有在面对“黛”这件事上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白洛言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。

    刑天柯敛回视线,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今天在酒楼的时候,裴小姐的反应……”

    唦——

    一个急刹,刑天柯愕然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白洛言,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一丝警告。

    “阿珂,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刑天柯搭在腿上的手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四年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看着她,眼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四年,警校还没毕业我就把你带了出来,现在看来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闻言,刑天柯拧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您是想说我不分是非是吗?”

    白洛言敛回视线,没做声。

    刑天柯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,最了解他的脾气。

    但是,她本身也是个犯拗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在追查“黛”的这件事上,除了白洛言,就属她最执着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接连出现在凶杀现场两次,难道这还不能构成对她的怀疑吗?今天吃饭的时候你也看到她不对劲了,你为什么要包庇她,难道就因为她是你这么多年一直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骤然低沉的温度,仿佛要将车厢里的空气全部抽光。

    白洛言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白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些事,一旦说出来,就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在他身边的这些年不是白待的。

    她了解他的一切,包括这近两年来他对北城的关注。

    他突然决定回北城,固然跟“黛”有关,但更多的,他却是为了那个失踪了多年又重新回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在说事实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酒店。

    “妞,你还在京都啊?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我这边出了点问题,你妹妹好像有点怀疑我。”

    “怀疑你?”

    裴伊月听着电话,轻轻蹙眉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就是那天你让我去学校接她,她有个同学非说见过我,我也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,反正我就觉得你妹看我的眼神变了,我倒是不怕她知道什么,我就是怕吓着她,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跟你通个气,别到时候她真的问你,你没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心理准备?

    裴伊月无奈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经历的突发事件还少吗?

    什么时候需要心理准备这种东西了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妞,你怎么在那边待这么久啊,不是说好今天回来的吗?你没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突然,房间门开了。

    裴伊月回头,就见白洛庭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过两天我会跟白洛庭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给电话那头的人一个提醒。

    然而,蒙小妖还是愣了一下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