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声枪响,楼下抽气声瞬间响起。

    裴伊月的枪没有打中齐安,只是从他脚边擦过。

    不是她打的不准,而是她今天的目的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齐安脚步一顿,一脸惊恐……

    她,居然真的朝他开枪了……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齐心看不见眼前的情况,挣扎了一下,却再次被裴伊月的银魂抵住了头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今天必须死的份上,我留他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k的开口,让裴伊月隐隐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她没回头,也没有收敛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“黛,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闻言,裴伊月心头一窒,提了一口气,却感觉整个胸腔都在疼。

    已经是第二次了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放呢?”

    她开口,声音阴鸷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,因为您我放了她,这次,您没有理由再逼我。”

    周遭的气氛似乎在她这句话之后陷入了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许久,身后一个轻微的脚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上次是命令,这次,给我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若是换做一个月之前,裴伊月听到这句话,说不定会怎样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只觉得讽刺。

    “黛。”

    k上前,伸手轻搭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裴伊月眉心一蹙,倏然转身。

    捏着齐心脖子的手猛地一甩,直接把她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直视眼前高高在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以往眼中的恭敬,全都变成了冷漠与戾色。

    她开口,声音冷隽高亢,“您的面子大过天,您居然动用您的面子,我当然无话好说,但是您知道,我的银魂一出,不见血,不回枪。您教了我规矩,却没教我怎么破坏规矩,要么,您今儿再教我一次?”

    她说,他的面子大过天。

    可是,她现在却把他的面子完全踩在了脚底下。

    她的傲然他一直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欣赏她的手段,欣赏她的凌厉,欣赏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却在用自己的手,想要一点一点的磨平她的棱角,磨平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来人,请鞭罚。”

    齐心在做出昨天那件事之后,就已经想到自己会是什么下场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求情,也没脸求情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k身边的蓝先生,在听到k的话之后,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齐心。

    微蹙的眉似乎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说,走去鞭室,出来时,手里多了一只紧致的短鞭。

    “k。”

    k看了裴伊月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来。”

    这只短鞭,抽打过无数的人,就连她曾经也因为第一次出使任务失败而遭受过刑罚。

    现在,他让她用这只短鞭来惩罚齐心,她并不觉得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她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冷冷的看着那乌黑的短鞭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昨天真的死在齐心手里,您对她的刑罚也只会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这一刻,裴伊月的心很平静。

    没有埋怨,也没有一丝情感。

    原来,感情这种东西是可以抽离的。

    她很庆幸自己的心现在已经易了主,如果是以前,她该有多心痛?

    手中的银魂轻垂在身侧。

    凄冷的眸中平淡如水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教会了我什么叫破坏规矩,对我来说,这一辈子您教我的东西,只有这件最值得让我感激。”

    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她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只有k。

    这个最了解她的人听懂了。

    他眉心一紧,倏然转身,一把扯过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顺着她的手臂,握住她的手,提起她手中的银魂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第一次握着她的手举枪,但,这却是在她成年之后,他们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。

    因为拿枪的姿势,裴伊月几乎是被他拥在怀里的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齐心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大腿处,鲜红的血在白色的裤子逐渐蔓延开来……

    “记住,我教给你的规矩,永远都不能破。”

    话从耳边传来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气息,是那般的暧昧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距离她早就已经习惯交给另一个人,对于他,裴伊月只会觉得难堪。

    她转身,躲开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低垂的眸仍旧不带任何感激。

    “k,你现在是觉得我还小,在跟我玩过家家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满意?”

    k拧眉,就连气息都加重了一分。

    从以前到现在,很少有人可以撼动他的情绪,现在,她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满意?

    她应该满意吗?

    裴伊月没有回答,嘴角轻轻一撩。

    邪肆且阴冷。

    她转身,倏然抽出蓝先生手中的短鞭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!

    齐心的右脸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裴伊月手里的鞭子垂落,冷冷的看着齐心。

    “这一鞭是警告你,离白洛庭远一点,我的男人,轮不到你碰!”

    回手,又是一声响亮的鞭策。

    齐心身子一栽,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的鞭痕已经使她的脸麻木。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,耳边只能听见裴伊月阴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一鞭是告诉你,想杀我,我随时奉陪,但你最好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!”

    说完,手中的短鞭一甩。

    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的两声警告,说的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白洛庭……她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k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握成拳。

    他一手养大的小猎豹,最终还是要变成别人的了吗?

    看着裴伊月的身影离开大楼,他侧眸,看向齐心。

    “把她带走。”

    薄凉的话就好像眼前的是一具毫无用处的死尸。

    齐心呆滞的眼中泪水不断。

    眼泪滑落到脸上的伤口,一阵灼心的疼痛,但却比不上她实实在在的心疼。

    齐安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这样的裴伊月。

    他吓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知道,这一切都是齐心的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昨天他带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躲在这,就会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可是他错了。

    他太不了解她了。

    也许,他真的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她……

    齐心被齐安抱走,留下一地的血迹。

    楼下的人在裴伊月离开后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k闭眸一叹。

    “您还好吧?”

    蓝佑的不过四十岁的年纪,却是一头银发。

    他站在k的身边,忧心的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是真的留不住她了。”

    k的声音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萎靡,他看着裴伊月离开的方向,眼中似乎带着一种不舍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试试其他方法?”

    半晌,k轻轻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该用的方法都已经用过了,药物对她来说,已经不能再控制她了,也许,送她回家是我做的最错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闻言,k看了蓝先生一眼。

    “您难道就没感觉到,黛对您的态度是在什么时候改变的吗?”

    什么时候?

    k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她,可是自从她离开,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疏远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也许k没有及时察觉,但是一直在他身边的蓝佑,却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她一直封闭自己的感情,除了速和依兰,她拒绝接近任何人,但是对您,她从没抗拒过,可是现在,您的位子被人顶替了,只要除掉这个顶替者,她早晚会回到您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除掉白洛庭,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刚刚裴伊月的话还清楚的在耳边回响。

    除掉他,只能让她反叛的心理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蓝先生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。

    “再不然,就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酒店。

    白洛庭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睁开眼,却不见了原本应该在房间里的人。

    他一惊,猛然坐起。

    “小月?”

    从房间到浴室,他找遍了各个角落,都没有找到裴伊月的身影。

    心中腾升一抹不安。

    他从柜子里找到昨天那个手包。

    打开。

    果然,里面的短枪不见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去找人,刚一开门,就见白洛言从隔壁房间出来,手里外套来不及穿,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白洛言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出了点事,我要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出事?

    白洛庭心里的不安更重了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白洛言看着他沉默一瞬,说:“刚刚我们在酒楼看到的那个被打的人,是新政府的人,刚刚接到老鬼的电话,说他死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贴身兵王  都市之时间主宰  1984之狂潮  极品巫医闯花都  金融慈善家  萌妻出没,闷骚老公求抱抱  夜市王  你好一顾先生  重生之素手鬼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