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'localhost' (11004)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
Warning: mysql_query() [function.mysql-query]: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:\web\www.ohsuzi.com\modules\article\class\package.php on line 470
A级盛婚:妻色撩人 224 齐安兄妹在哪 - U乐平台-U乐国际娱乐-U乐娱乐平台

224 齐安兄妹在哪

最近更新:
点击排行:
    裴伊月想回头,却被白洛庭重重垂下的头桎梏的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刚刚还没醉,一出来就醉了。

    能不能再假点?

    眼看着那个人走了出去,裴伊月却挣脱不了白洛庭的手。

    “好,我扶你,但你能不能好好的,这样我怎么扶你?”

    白洛庭抬眸看着隔壁包厢的那群人离开,深沉的眸淡淡缩起。

    她想发泄,他帮她出手就好了,用不着她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这第一小组的人各个都是针对她的,如果真的让她在这时候做出什么,他真的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老鬼结了账,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。

    嘴角一抽,使劲咋吧了几下咂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真是腻歪死了,在我们这一群单身汉面前,这样合适吗?”

    裴伊月脸一红,就听头顶传来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白洛庭下巴故意在她脑袋顶上蹭了蹭,说:“挺合适的,说不定还会促进我们国家的结婚率,让你们这些光棍早日脱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二少爷还真是社会主义好公民啊!

    老鬼咧了咧嘴,“脱单也得见着女的才行啊,我们这一天天对着的不是死人就是杀人犯,咋脱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好像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白洛庭点了两下头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也是。”

    出了门,老鬼抱着胳膊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真特么冷啊,我去开车,先把二少两口子送回酒店吧。”

    老鬼和小邹去开车,剩下的人全都站在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裴伊月始终在意着之前的那个人,见他还没有走,紧盯着的视线尽是寒意。

    突然,一辆面包车倏然停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从里面走出一帮人,看起来像是一家子,一家老小全都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让裴伊月意外的是,那些人下车后,全都朝着那个男人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手里的家伙什一下一下毫不留情的朝他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女人连哭带喊,男的叫骂声一声接着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白洛言皱眉。

    白洛庭拥着怀里的人,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“没听到吗,又是个**的家伙,逼良为娼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逼良为娼?

    这么巧?

    居然这时候被人打?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该不会连这事也要管吧?”

    白洛庭似笑非笑的勾着嘴角。

    他向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白洛言也懒得跟他说。

    他看向刑天柯。

    “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“欸别啊!”

    白洛庭阻止。

    “京都这地方吧,就是这样的人太多了,警察来一般就是把好人抓起来,坏人继续为所欲为,依我看,倒不如让他们把气出了,也算给他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说的冠冕堂皇,实际还不就是想看热闹?

    白洛言无语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,别管了,看这老的老小的小,想来也打不死人。”

    白洛庭若有似无的勾了下嘴角,搂着裴伊月的手再次紧了紧。

    让她亲眼看着那人被打,心里的气多少应该会出一点吧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能帮她把人弄死,但弄个半死他还是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酒店,白洛庭往沙发上一靠,伸手把裴伊月拽到身边。

    “白洛庭,刚刚那些人是你叫来的吗?”

    闻言,白洛庭微醺的眼泛起一抹笑。

    他否认道:“怎么会?我又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又不认识他,他们又没有任何过节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,只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承认,但裴伊月还是认定是他做的。

    白洛庭轻勾的嘴角僵持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有些认真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,不要让自己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虽然没有说的很明白,但是裴伊月却听出了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果然猜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难猜。

    白洛庭酒喝了不少,裴伊月陪了他一会,就靠在那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,收件人是速。

    收到杭子速的回信之后,她起身,拿起外套,悄悄的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总部。

    裴伊月的出现惊起了不少人的好奇。

    两年了,她已经有两年没回来过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身份是北城裴家的大小姐,这件事人人都知道,可是,她却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总部的大门是一栋商业大楼。

    只有专门的人和专门的钥匙,才能进入总部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看上去很普通,但用过通行卡之后,就能前门进,后门出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栋房子跟魔鬼训练场一样,没人知道它位于地图上的什么位子。

    但它就是这么真实的存在着。

    “黛?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惊讶的人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,那一身冷冽的人就这样目不斜视的从他面前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,人人都知道她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有多少人看不惯她,但却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得好,看不惯她又干不掉她,指的应该就是她这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在裴伊月的生活中,生离死别这样的事已经发生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曾经的她也有很多朋友。

    但是到最后,她却只能看着这些朋友一个个的在她眼前离开。

    而她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痛,她早在十岁之后就不想再经历了。

    所以从那时开始,她无视所有人。

    没有了感情,她就不会再有伤痛,尽管她身边的人还是一批一批的出现,一批一批的消失……

    院子里,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,崇拜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裴伊月。

    裴伊月脚步微微一顿,侧头看向她们。

    “齐安兄妹在哪?”

    女孩额角带着一块鲜红的伤疤,她半张着嘴,伸手指了一下面前的大楼。

    裴伊月正要走,女孩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裴伊月脚步不停,冷冷打断。

    看着那傲然的背影,女孩眼中出现一丝落寞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速可以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。

    像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谁知,已经走远的人却渐渐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想活着,而你们,是想出头。”……

    总部大楼,四通八达。

    裴伊月站在楼下,猎鹰般的目光在楼上大范围的扫视。

    蓦地,目光一顿。

    迅速的步伐带着一股慑人的戾气。

    二楼,齐心跟着k从会议室走出,看到裴伊月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k开口,语气并没有太多意外。

    清清淡淡的话问出口,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样。

    裴伊月凌厉的目光轻移,看向k。

    她恭恭敬敬的垂眸。

    “抱歉k,我今天来是来处理一些私事,还请您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这声好,并没有让裴伊月表露出多少感激。

    反而站在他身后的齐心,脸色倏然一僵。

    “k!”

    她惊叫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叫声却不及裴伊月出手的速度。

    她闪身上前,一把扣住她的吼。

    转身,顺着楼梯的栏杆把她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齐心腰卡在栏杆上,喉咙被她的手掐住,整个人只有脚尖勉强的沾着地面。

    她两手紧紧的抓着楼梯扶手,生怕裴伊月一狠心,真的会把她从楼上推下去。

    k就这么看着,不说话,也不阻止。

    裴伊月出手太快,齐心就是想挣扎都没有一点机会。

    求救的目光看向那向来冷漠的人。

    k淡淡回视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楼下已经聚满了人。

    没人敢说话,甚至连一声唏嘘都不曾有。

    黛是什么人?

    她是k第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帮她寻找家人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,在k的心里都抵不过一个黛。

    这样的她,在他们心里是一个比k还要值得尊敬的存在,没人敢质疑她,更没人敢阻止她。

    “给我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k开口,仍旧那般冷静。

    裴伊月从黑色的裤子口袋里掏出银魂,直接抵上齐心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理由?理由就是昨天我没死成,今天她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“黛!”

    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裴伊月隐隐动了下眉心。

    看着齐心惊恐的脸,她轻轻扯了一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来的正好。”

    齐安匆匆上前。

    裴伊月头不回,手里的银魂朝后……砰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